觀點投書:NCC真的超然獨立?從新聞自由看中天換照案

2020-11-25 06:10

? 人氣

中天新聞換照案鬧得滿城風雨,最終NCC七名委員痛下殺手,原因其一是「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介入中天新聞台運作」。(盧逸峰攝)

中天新聞換照案鬧得滿城風雨,最終NCC七名委員痛下殺手,原因其一是「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介入中天新聞台運作」。(盧逸峰攝)

「只要我當總統一天,我會努力,沒有人需要為他的認同而道歉。」

──蔡英文 2016年1月26日

中天新聞換照案鬧得滿城風雨,最終NCC七名委員痛下殺手,原因其一是「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介入中天新聞台運作」。這讓藍營人士群情激憤,痛批民進黨摧毀台灣「新聞自由」;反紅媒陣營則普天同慶,認為微信對話截圖鐵證如山,蔡衍明指揮新聞報導走向,根本罪證確鑿,又長期拿「新聞自由」當擋箭牌,換照失敗是罪有應得。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真理沒有愈辯愈明,定義反而愈來愈模糊,「新聞自由」到底是什麼?蔡衍明的「介入」,真的能成為換照失敗的理由嗎?為什麼在藍綠之外,連前總統陳水扁都質疑NCC的獨立性、《蘋果》創辦人黎智英更提出激問:「為了懲罰中天,卻毀了台灣的新聞自由,值得嗎?」

20201122-2020秋鬥遊行於22日登場,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出席。(盧逸峰攝)
2020秋鬥遊行於22日登場,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出席。(盧逸峰攝)

站著把錢給掙了?外部新聞自由V.S.內部新聞自由

政府以法律保障公民言論、新聞採訪、報導等自由權利,被稱為新聞自由。媒體之間保持相互競爭,市場經濟的優勝劣汰,讓社會保持多元觀點,同時執政黨也容忍相左的意見存在,這是「外部新聞自由」,更是公民「對抗國家機器」的手段。

想當然,國家不能干預外部新聞自由,但如果報社/電視台老闆與自家記者衝突時該怎麼辦?老闆出錢經營品牌、養活員工,總能決定立場與方向吧?記者又只能唯唯諾諾、聽命行事嗎?當記者能捍衛自己的觀點與想法、振筆疾書,這就是「內部新聞自由」。

簡單來說,就是記者能「站著把錢給掙了」,可惜理想豐腴、現實骨感,先別談台灣悽慘的媒體生態,德國自1960年代就開始熱烈討論立法保護內部新聞自由,最後也只能確保以下三點:

1.一年公開一次勞動契約與出版原則。

2.記者/編輯有權拒絕發表不認同的意見,也不會因此蒙受不利益。

3.稿件更正需經過原作者同意。

原因很簡單:內部新聞自由討論到最後,本質就是勞資雙方的契約,人事權就是在老闆手裡。只有領納稅金的公視有責保持超然中立,否則媒體營利是天經地義,只要沒有假新聞、沒有國安問題,國家就不得任意介入品牌經營。而理想主義的左派們也別急著崩潰,老闆決定的品牌方向,正是為了與其他媒體競爭,而這正好實現了外部新聞自由,保障民主社會具備多元觀點。

2020.11.18-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18日決議不予中天新聞台換照。(柯承惠攝)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18日決議不予中天新聞台換照。(柯承惠攝)

中天與三民自的距離 即是台灣價值不足

當然,媒體間未必是良性競爭,市場經濟也常常失靈。例如2015年《自由時報》報導「神奇的一刻…牧師聯手為小英祝禱 天空灑下聖光」、2016年《三立新聞網》報導「祥龍真子?賴清德接閣揆當晚 天空『巨龍紅光』傳成異象」,這種追捧特定政黨、官員,以封建迷信語言造神的行徑,中天與三民自的差異,其實只有「台灣價值」。

細究新聞自由定義、脈絡,以及現今台灣新聞界的糟糕品質,可說中天換照案難以排除政治考量。即使蔡衍明指揮報導走向,只要沒有逼迫記者與編輯人員報導的明確事證,即不存在內部新聞自由的問題,更何況台灣根本無法可管。國安問題更是不在討論範圍內,因為國安局從未介入此案。

回過頭看,NCC美其名稱「頻道資源有限,必須給最適合的人經營」,也的確未侵害新聞自由,卻無疑是百分之百的主觀判決。缺乏明確且統一的標準與法令依據,也難怪遭批評是「政治審判」。在中天換照案當中,或許沒有人必須得為自己的認同而道歉,但卻證明了黨同伐異、政治掛帥,永遠都在台灣上映,所謂真正新聞自由,永遠都是天方夜譚。

*作者為媒體從業人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