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國無法複製阿拉伯之春?中研院士朱敬一專文登上愛爾蘭網媒

2020-09-16 16:41

? 人氣

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敬一專文分析中國共產黨如何結合網路管制,進行思想控制。示意圖。(資料照,新北市文化局提供)

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敬一專文分析中國共產黨如何結合網路管制,進行思想控制。示意圖。(資料照,新北市文化局提供)

愛爾蘭重要新興網路媒體Gript 16日刊登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敬一專文,分析中國共產黨如何結合網路管制,進行思想控制,並創造出一個獨特的數位極權體制。

朱敬一在標題為「中國14億人被關在虛擬牢籠」(In China 1.4 billion people have been put into virtual cages)的專文中指出,中國的網路高牆長城已建構完成,封鎖的不只是人權、政治,也擴及經濟與國際貿易。

他在文中指出,自由暢通的網路便於人民動員,對獨裁極權體制造成很大壓力。例如2010年,不識彼此的阿拉伯民眾透過手機訊息成功串連,發動大規模示威,寫下「阿拉伯之春」歷史;2019年,香港「反送中」也靠網路號召200萬人上街頭。但這樣的時代現象,卻似乎無法在中國複製。

朱敬一:中國用關鍵字過濾、封鎖敏感網站建立牢籠

朱敬一表示,原因出自中國政府利用關鍵字過濾、封鎖國外敏感網站、降低單向網路流速,乃至於公安檢查等關卡,建立了層層交織的牢籠。

朱敬一以具體數據列表指出,「籠外人」要進入籠內網站購物很便利,「籠內人」想接觸外面世界卻很難。

例如在北京要上德國Otto購物平台,點擊需超過21.3秒才會有回應,上日本「樂天」(Rakuten)點擊需31秒,法國CDiscount網站甚至需61秒。

「單向速限就是外人不易覺察虛擬牢籠的一部分」

完成一筆交易需要選擇商品、結帳、選擇郵遞方式、填寫地址等。若有10次點選動作,在Otto購物平台就要多花213秒,更不用說其他網站。在快速的現代社會,慢速自然會降低消費者的購物意願,這種單向速限就是外人不易覺察虛擬牢籠的一部分。

朱敬一表示,虛擬牢籠限制了中國人的選擇,而服從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獨占網路企業則靠國家力量趕走國外競爭者,享受分配而來的巨大利潤,正是配合獨裁管制的獎勵。這些,都是自由世界人們應該認清的事實。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