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得失,而以「身為人」做得對不對來判斷:《心。人生皆為自心映照》選摘(3)

2020-08-04 04:10

? 人氣

作者在擔任日本航空會長時,曾面臨航空公司要不要跳槽去更大聯盟的問題,但他的一番話讓許多員工都回心轉意,決定不跳槽。(示意圖,陳威臣攝)

作者在擔任日本航空會長時,曾面臨航空公司要不要跳槽去更大聯盟的問題,但他的一番話讓許多員工都回心轉意,決定不跳槽。(示意圖,陳威臣攝)

行動的規範,不在於是得是失,而在於身為人做得「對不對」─我受命重建日本航空,擔下管理重責時,馬上面臨到一件事,讓我再次體會這個觀念的重要。

世界上大部分的航空公司,都會透過所謂的「聯盟」締結業務合作關係,而國際上主要分成三大航空聯盟。

日本航空加盟的是其中規模最小的「寰宇一家」聯盟,但面臨經營重整時,相關人員之間,卻出現何不加入另一個規模更大、利益更多的聯盟的聲浪。

該聯盟也送來愛的呼喚,希望我們加入他們的懷抱,提出優渥的條件,透過「我們雙手歡迎日本航空」等話語,對我們頻送秋波。一時之間,「應該搬家」的意見成為公司裡的多數。

一開始聽聞這件事時,我心裡有點疙瘩,但我決定先與來訪的雙方聯盟會面,默默傾聽他們要說的話,然後我對相關幹部說了下面這段話,

「我是航空業界的門外漢,很多事都不懂,但不管遇到什麼問題,最重要的是要用『身為人該做什麼才對』的基準來下判斷。航空聯盟中,有與我們成為夥伴的航空公司,也有接受我們服務的客戶。做決斷時,不能單純以我們的得失作考量,也應該把這些人的立場與感覺考慮進去吧。」

我把這樣的想法說出來,希望大家再好好考慮一下。不管最後大家考慮出來的結論是什麼,我都會接受,我也都會負起責任。

之後的幾天,相關人員不停針對這件事進行義正詞嚴的辯論,我聽到下列這些意見,

─如果著眼於眼前的利害得失,的確轉投其他聯盟懷抱是聰明的選擇,但這麼一來,過去的合作夥伴「寰宇一家」,會像頓失一隻翅膀一樣,蒙受損失;過去一直陪伴我們走到今天的夥伴,沒犯任何錯,卻被我們拋棄,究竟這樣的行為,是「身為人」該做的事情嗎?

─而且,曾經受過我們服務的消費者,就享受不到之前聯盟提供的優惠了。在我們經營危急的情況下,還要讓願意搭乘我們飛機的顧客蒙受損失,這麼做好嗎?

結果,經過好幾天的議論,大家決定「今後繼續待在『寰宇一家』聯盟」。

我從不曾主張我反對搬家,只是提醒大家再好好思考一下,不要只重視獲利損失的經濟原理,也要把道義上對錯的基準考慮進去。

相關人員真摯地接受了我的意見,重新討論,然後得出這樣的結論。

正確的判斷是從「靈魂」而來

不以得失、而以「善惡」做判斷,以良善的心做為下決定的指標,想做到這些,平常不時時嚴加提醒自己,是做不到的。

開始接觸經營的年輕時的我,常常抓著部下說出下列這段話,

「出現某個問題,去尋找方法解決時,這時,腦中馬上浮現的解決方法,幾乎可以說,都是基於自私、欲望與感情所產生的。如果不是道行夠深的聖人君子,很難馬上直觀地以善惡下判斷。所以,凡夫俗子的我們,不要把一開始想到的方法當成結論,先叫自己『等一下』,暫時把這個判斷放一旁,仔細用善惡的標準檢視,再重新好好思考一遍。為了不做出荒謬的決定,這個緩衝空間非常必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