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代表的是加速主義」六四學運領袖:中共高壓統治31年來不曾改變

2020-06-04 12:44

? 人氣

31年前的六四學運中的一大訴求是期望能在中國推動民主化。這是89年6月3日的人民大會堂旁(德國之聲中文網)

31年前的六四學運中的一大訴求是期望能在中國推動民主化。這是89年6月3日的人民大會堂旁(德國之聲中文網)

為了紀念六四31周年,全球各地的中國民運人士自上個月底便陸續發起紀念活動。而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大多數活動或研討會都被迫以網路方式進行。然而,有兩名異議人士在參與了5月31日於網路上舉辦的「六四31周年」紀念會後,便因在會中發言而被當地警方帶走。

曾在1989年參與了天安門廣場大學生絕食團的陳雲飛在5月31日紀念會上發言後,當晚便被四川當地警方帶走後,與外界失聯至今。另外,當晚也以六四北京市民代表身份參與紀念會的董盛坤也因在會中發言,目前也在傳出被抓捕後下落不明。

實際上,中國政府過去一年對公民社會進行了多起抓捕,其中以去年底的「1226大抓捕」最引人關注。參與了在廈門舉辦的私人聚會的多名人權律師與異議人士到目前為止都呈現被消失的狀態。在中國政府對公民社會展開前所未有的高強度打壓之時,不少海外的專家與民運人士都認為,現在的中國距離他們31年前的理想已越來越遠。

中國人權律師滕彪向德國之聲表示,過去一年來,中國政府對民間的控制越來越加劇,不論是對維權人士與異議人士的抓捕與判刑,或是針對人民日常的控制跟網絡的封鎖,中國政府展現了對人權與自由的全面壓制。他說:「即便沒有新冠疫情,我們仍能看到這個趨勢。新冠疫情加劇了這個趨勢,讓中國政府利用疫情進一步縮緊對民間的控制,透過各種高科技來追蹤中國人民。」

在六四學運期間組建了天安門廣場「學運之聲」廣播台的人道中國主席周鋒鎖認為,中國共產黨並非自從習近平上台後,才開始透過高壓方式來加強對公民社會的打壓。他說,事實上,中國共產黨的手法從31年前至今都是一致的。

周鋒鎖告訴德國之聲:「89年時,中共可以在舉世矚目之下,坦克上街,用25萬軍隊入侵北京。它們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如果國際社會忽略這點是愚蠢的。從鄧小平丶江澤民到胡錦濤,他們在這點上的作法都是一樣的。很多人把這點歸在習近平,但這是不對的。」

20190520-台灣民主基金會「六四30週年看中國對民主人權之威脅」座談會,六四學運領袖周鋒鎖出席。(盧逸峰攝)
20190520-台灣民主基金會「六四30週年看中國對民主人權之威脅」座談會,六四學運領袖周鋒鎖出席。(資料照,盧逸峰攝)

習近平上台後的「加速主義」

周鋒鎖指出,與過往不同的是,習近平上台後,各界目睹到的是他循著中國共產黨一貫的路線在推行「加速主義」。他認為,改變的不是中共的軌道,而是中共的實力與自信。他向德國之聲表示:「習近平表現出的是蠻橫與擴張。他在中國內部擴張共產黨的權力,讓權力入侵到中國人民的每個部分。對外來說,香港成為一個戰爭前沿,但是中共的勢力擴張不會停止於香港。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發展,」

周鋒鎖認為,過去一年中共的行徑顯示,這個政權最大的資本與優勢是透過蠻橫丶不講理與運用武力的方式來解決一切問題。他表示,對中共來說,中國人民是被當作「隨時可以廢棄的人」。

他告訴德國之聲:「1989年後,中國人民接受了這個政權,但中共的治理方式,也導致今年在新冠疫情爆發初期,武漢許多人因政府的封城而喪命。」

滕彪則指出, 雖然中國政府對公民社會的打壓持續加劇,但民間仍有些人堅持進行抗爭。他提到,中國仍有公民記者想報導真相,也有人權律師或NGO工作者在這種艱難的環境下,努力開展工作。他告訴德國之聲:「打壓加劇導致這些人面對的風險大大提高,他們能發揮的空間也瞬間縮緊。這種趨勢會讓民間抗爭越來越艱難,對整個中國社會發展是非常不利的。」

20190616-滕彪參加「撐香港,反送中」集會活動。(盧逸峰攝)
20190616-滕彪參加「撐香港,反送中」集會活動。(資料照,盧逸峰攝)

中國離民主化越來越遠

31年前的六四學運中的一大訴求,便是期望能在中國推動民主化,而31年後的今天再次審視中國公民社會的現狀,周鋒鎖與滕彪都認為中國與民主化的目標是漸行漸遠了。滕彪向德國之聲表示,中國政府對社會的控制使整個國家離自由民主的體制越來越遠。他說:「習近平2018年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度,並在新疆透過再教育營大規模關押維吾爾人。我認為這都說明中國離民主是漸行漸遠。」

周鋒鎖則說現在中國公民社會的情況肯定是處於低潮。所以即便有理想的人想保持樂觀,他認為他們都只能保持長期樂觀。盡管對中國內部發展不抱持樂觀態度,周鋒鎖認為,只要中國國內與海外還有人堅持抵抗的意志的話,中國的未來邁向民主化仍有希望。

他告訴德國之聲:「在國內還是有許多人願意繼續堅持,即使在這麼黑暗的情況下。很多人想從海外回到中國,從內部去改變中國。必須有人走這種路,對我們來說,維護做人的尊嚴是一個光榮的使命。」

三個關鍵情勢可能牽動中國政局

盡管中國透過高科技極權統治來鞏固勢力,但縢彪認為,仍有三個情勢改變可能牽動到中國的政局發展。他說,中國經濟目前面臨的問題越來越大,而一旦經濟出現危機,這個變化對政治與社會的影響應該非常顯著。

他向德國之聲表示:「中國政府對外越來越有挑釁意味,而這讓一些西方國家開始調整對中國的政策,這也會對中國的政治變化產生影響。另外就是雖然中共的打壓很殘酷,但民間爭取民主自由的力量卻未被輕易消滅。我認為這股力量也會影響中國的政治版圖。」

縢彪指出,在中國政府大量仰賴高科技極權統治的情況下,信息與社會都受到嚴密監控,這也使中共的宣傳與洗腦變得更有效,導致越來越多中國人不支持民間抗爭。他告訴德國之聲:「如果沒有其他力量與中國官方對立的話,那民間是沒有什麼希望的。」

滕彪以現在香港的情況為例,表示香港的法治丶自由與公民社會過去一年來越來越被中國政府摧毀,上個月底推出的「港版國安法」也加速了這個進程。他表示,雖然香港民眾不斷反抗,在過程中也獲得國際社會的支持,但中國政府一意孤行的想奪走香港的基本法制,他認為,這種作法「徹底熄滅香港民主的希望,並撕毀一國兩制的承諾」。

他向德國之聲表示:「香港很難靠自身力量完成捍衛自由法治的使命,所以一定要靠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重要的民主國家。如果沒有國際社會的強力介入,那香港的前途是非常灰暗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