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蘇起「恫嚇」VS.范疇「示警」,北京動武的兩種表述

2020-06-02 07:20

? 人氣

長期關注兩岸情勢的知名作家范疇警告,民進黨應有在3個月到3年就有可能發生台海戰爭的心理準備。圖為漢光演習資料照(AP)

長期關注兩岸情勢的知名作家范疇警告,民進黨應有在3個月到3年就有可能發生台海戰爭的心理準備。圖為漢光演習資料照(AP)

台灣是個充滿驚奇的地方,「一中」無法「各表」,但是一個「芒果乾」,國民兩黨倒是各自表述得不亦樂乎,總統大選結束,「中共武力犯台論」依舊是言論市場的熱賣商品,這個不稀奇,一方面兩岸關係未見緩和,二方面全球防疫,美國總統川普帶頭高舉反中旗號,情勢更見嚴峻;稀奇的是,芒果乾竟賣進了民進黨中常會

前國安會秘書長、「九二共識」的「創詞者」蘇起應該為之氣結,對於民進黨不變兩岸政策,則兩岸關係可能「地動山搖」,蘇起早在大選前就一再提醒,除了意在明示國民黨執政有利於台海與區域穩定之外,基本上還是基於善意的提醒,不論民進黨承認與否,「九二共識」確實在馬政府八年起了作用,不但兩岸關係穩定,台灣的國際空間亦遠比蔡政府來得舒緩;但蘇起的「諍言」却被民進黨視之為「恫嚇」,視之為「投給民進黨就是投給戰爭」的選舉口號,套用外交部長吳釗燮的話,「不必嚴肅看待」。

不過,吳釗燮自己却在蔡英文五二0連任就職講話後一周,接受外媒訪問,直指北京通過港版國安法之後,下一步可能對台灣動武,令人為之錯愕;其實,吳釗燮類似表述,並非因應港版國安法後新形勢的發言,同樣在大選之前,吳釗燮接受陸透社訪問時,就說過「台灣要非常小心大陸會對台動武,要做好準備」,他的說法,比蘇起的「五個如果發生就地動山搖」更直白,連前提條件都免了,不能怪責吳釗燮忘了自己說過的話,也不能怪責蘇起對兩岸形勢過於憂心,兩岸開放交流前或開放交流後,北京是否會對台動武,一直是台灣社會擺在枱面而非潛於台後的「惘惘的威脅」。

20191211-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新書茶敘「台灣的三角習題:從美中台到紅藍綠,台灣前途的再思考」。(簡必丞攝)
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警示兩岸關係可能地動山搖,却被民進黨視為「恫嚇」。(簡必丞攝)

這樣的威脅從二十五年前一本大賣的暢銷書《一九九五閏八月》開始,以北京該年軍事演習預言武力犯台,目標則是台灣第一次總統大選;接續而來,除了馬英九兩次當選總統,北京沒有文攻武嚇外,但凡大選但凡公投但凡台灣內部有修憲之音,台海必有緊張,前總統李登輝有台灣飛彈危機,前總統陳水扁任內有《反分裂國家法》;蔡英文任內,解放軍機軍艦繞台簡直成了常態。二、三十年來兩岸開放但不乏厲聲相向,兩岸關係時鬆時緊的情境下,構成台灣社會應對「北京可能犯台」危機的奇景─學者專家很嚴肅,而一般民眾相對麻木。

麻木的原因很簡單,第一,台灣承平半世紀,根本難以想像戰爭是什麼;第二,不論兩岸政府嚴詞相向,民間交流却益發頻密,從通商到通婚,戰事若起,犧牲的又豈止是台灣人?第三,台灣對美國太信賴,或不得不信賴。唯一產生變化的是第三點,自美中建交以來,在台灣背後一直是一個「穩定的美國」,如今的美國却成了不穩定的變數,台灣則被這個變數推到了風口浪尖

從這個角度看,做為執政黨,民進黨邀請限期關注兩岸形勢的作家范疇在中常會「專案報告」,也算負責任,畢竟維護國家安全與人民利益,是執政者的責任,民間可以窮盡一切示警,執政者却不能視之為恫嚇充耳不聞,范疇的「報告」比蘇起或吳釗燮都「激進」,他不設前提條件沒有所謂「不排除(動武)」的婉轉,直接警示民進黨要有「三個月到三年就有可能發生台海戰爭的心理準備」,范疇設定的時間點可以用四個字形容:迫在眉睫。

知名作家范疇應邀到民進黨中常會「專案報告」,警示民進黨要做好三個月到三年台海發生戰爭的心理準備。(中評社)
知名作家范疇應邀到民進黨中常會「專案報告」,警示民進黨要做好三個月到三年台海發生戰爭的心理準備。(中評社)

范疇報告的時間點是在三月下旬,如今兩個月過去,中共兩會召開對台灣問題立場一貫堅定,但相對「淡化」,范疇第一個「大限」大概可以稍稍喘口氣,但三個月沒事,三年呢?三年不是十三年、不是三十年,轉眼就到,范疇的論點不是沒有基礎,明年就是中共建黨百年,台灣若安然度過這三年,下一個關卡是二0四九年中共建政百年,但不論是三年或三十年,對台灣人而言,都很難想像什麼政權或政黨,會用戰爭、會用血流成河做為百歲「賀禮」?

范疇示警被披露的同時,北京微信圈裡瘋傳一份兩年前被「公開」的「鄧小平政治遺囑」,這份號稱「記錄於一九九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會議召開於北京景山後街鄧家小院,參加會議者有江澤民、李鵬、喬石、李瑞環、朱鎔基、劉華清、胡錦濤和姚依林。遺囑由當時的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負責記錄」,中共黨史學者辛子陵「鑑定」背書為真,文件中直指「台灣問題」的關鍵是「政體差距太大」,並交代了「三點把握」:「一是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動武,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二是大陸的經濟要奮起直追,你一直窮下去就永無希望。三是在政體上大概一國兩制還不夠,一種可能的方式是聯邦制憲政之路。中國經濟強大了,政治上又有了民主和法制的共和體,臺灣問題才有可能迎刃而解。」

不論文件是真是假,顯示北京有鷹派當然也有鴿派,就像解放軍將領喬良撰文《台灣問題攸關國運不可輕率急進》,面對北京不放棄武力的威脅,台灣能做的是改變不了緊張氣候,也不要升高壓力,如同范疇的建議,「台灣應努力想辦法,讓台海在世界衝突第三熱點的排序,不要挪前」,與其反覆提醒和統不成只能武統,更該鼓勵設想和平方案,不論建黨百年或建政百年,時間不該是考慮的重點,兩岸「政體」巨大的落差才是關鍵,中國不改變又如何要求近悅遠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