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廳院大數據3》與大團搶版面 觀眾恐陷選擇障礙 網路社群對表演團隊宛若雙面刃

2020-06-02 08:30

? 人氣

楊景翔演劇團以戲劇《單身租隊友》奪下兩廳院系統2019年度中型演岀銷售冠軍。圖為《單身租隊友》劇照。(楊景翔演劇團提供,林政億Terry攝 )

楊景翔演劇團以戲劇《單身租隊友》奪下兩廳院系統2019年度中型演岀銷售冠軍。圖為《單身租隊友》劇照。(楊景翔演劇團提供,林政億Terry攝 )

國家兩廳院近期公布2013年至2019年售票系統數據分析,顯示不管在觀眾規模200至799人的中型演岀,或者199人以下的小型演岀,皆有成長趨勢,除了因為近年各地藝術節打開民眾接受度、非典型與替代空間更加蓬勃外,還有一項原因,乃進入是社群網路時代後,「被看見」的門檻降低了。

負責數據分析的交大統計所助理教授高竹嵐,同時也是A劇團音樂總監,他便從自身經驗指出:「以前連賣票都不知道怎麼賣,10年前我入行的時候,是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寄文宣賣票,除非有能力打廣告的大團,不然大多都是親友票」,但在網路、社群時代來臨後,社群媒體上的操作的手段、技術創新,導致大家做戲變得容易。

高竹嵐指出,過去沒有網路媒體的時代,只能透過鋪海報,或到處發文宣,這種狀況下大團可能更佔優勢,但在社群時代,網路行銷對大團、小團差別可能沒這麼大,但如果操作得好,還可以以創意殺出重圍。

其中以社群殺出重圍者,楊景翔演劇團或許正是一個案例,他們以戲劇《單身租隊友》,奪下兩廳院系統2019年度中型演岀銷售冠軍,專案製作人尚安璿指出,這檔戲與藝人Lulu黃路梓茵、網路影片創作者又仁合作,前期宣傳時是用「單身」、「租房子」的概念延伸,以虛構的租屋app「租4U」,跟Lulu、又仁拍攝4支Youtube廣告宣傳,都獲得不錯迴響,因為這些概念跟目標觀眾,也就是在台北租屋唸書、工作的年輕人容易產生共鳴。

尚安璿表示,前幾年Facebook確實讓大家在宣傳上有吃到甜頭,但近幾年來,不管轉貼分享或下廣告,觸及都被調降得很嚴重,因此才讓他們思考,要讓行銷內容更能吸引觀眾分享,而以往的劇場宣傳片,由於難有實際演岀內容,大多是拍較概念性的內容,所以這次才會想拍主題比較具像的影片。

《單身租隊友》最終賣出約4900張門票,尚安璿指出,收回來的1300多張觀眾問卷中,約有2成的人是第一次進劇場,確實可能有透過明星搭配網路行銷觸及新觀眾,而他們後續也會進行粉絲經營,像是會先為這齣戲設定幾個主題標籤(hashtag),並在謝幕時,邀請粉絲拿出手機拍照打卡,演岀結束後,團員們再去Facebook、Instagram搜尋標籤,按讚、留言進行互動。

20200529-兩廳院大數據專題配圖-楊景翔演劇團2019年作品《單身租隊友》劇照。(楊景翔演劇團提供,林政億Terry攝 )
《單身租隊友》最終賣出約4900張門票,尚安璿指出,收回來的1300多張觀眾問卷中,約有2成的人是第一次進劇場(楊景翔演劇團提供,林政億Terry攝 )

河床劇團:以前300字DM可以賣完票,現在小編每天要發文300字

不過身在資訊爆炸時代,社群經營反過來說,也會消耗能量。河床劇團團長葉素伶便認為,以前相較下演岀沒現在這麼多,他們都會開玩笑說,過去只要寫300字在DM上就可以賣完票,但現在社群小編每天可能都要寫300字發文,才有辦法賣票。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