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有第三次南北韓峰會嗎?左派領導人入主青瓦台 陽光政策牽動美韓朝三方情勢

2017-05-10 20:18

? 人氣

文在寅何時會跟金正恩見面,重現金大中、盧武鉉與金正日舉行南北韓領袖會談的盛況?(美聯社)

文在寅何時會跟金正恩見面,重現金大中、盧武鉉與金正日舉行南北韓領袖會談的盛況?(美聯社)

文在寅10日當選第19任大韓民國總統,這也是繼金大中、盧武鉉之後,南韓相隔近10年再次選出左派領導人。自金大中的陽光政策以來,南韓左派對北韓多主張對話與援助,面對美國也不像右派那般親暱倚重。文在寅當選前,便宣示要重新啟動開城工業園區,當選後也宣稱「不排除訪問平壤」。隨著文在寅上台,朝鮮半島局勢或有機會走向平緩。

朝鮮八道是朝鮮王朝時期韓國的一級行政區劃,也是現時南北韓的行政區劃基礎。(維基百科)
朝鮮八道是朝鮮王朝時期韓國的一級行政區劃,也是現時南北韓的行政區劃基礎。(維基百科)

右派當政是南韓常態

從朴正熙的獨裁統治以來,南韓很長一段時間都由保守勢力當政,左翼勢力直到1997年才實現政黨輪替,由金大中當選第15任總統,這也開啟了南北韓的和解時代。陽光政策讓金大中拿到一座諾貝爾和平獎,不過在盧武鉉下台後,包括李明博、朴槿惠等右派總統都對北韓轉趨強硬,要求北韓必須完全放棄核武,才能談及其他。

南韓鐵腕政治強人朴正熙。(wikipedia/public domain)
南韓鐵腕政治強人朴正熙。(wikipedia/public domain)

南韓的右派政府除了敵視北韓,對於美國的援助也高度依賴。像是新國家黨(又譯新世界黨,即目前的自由韓國黨前身)趕在大選舉行前匆忙配合美方部署薩德,代表左派的文在寅便認為除非經過民主程序與充分討論,否則不應如此莽撞,可說是南韓左右派對美方態度的典型展現。

光州事件 影響南韓深遠

南韓左右派對美國立場之所以不同,1980年的光州事件(又稱五一八事件)算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二戰乃至韓戰之後,南韓可說身處美軍的保護傘下,政黨乃至民眾親美可以想像。但全羅南道與光州的民眾在1980年發起民主示威,慘遭軍頭全斗煥宣布全國擴大戒嚴後血腥鎮壓,當時擁有韓軍指揮權的駐韓美軍卻默許全斗煥的暴力鎮壓,讓不少抱持親美立場的南韓民眾大失所望,也開始反思美韓關係。

埋葬光州民主化運動犧牲者的墓園。(Rhythm@Wikipedia/CC BY-SA 3.0)
埋葬光州民主化運動犧牲者的墓園。(Rhythm@Wikipedia/CC BY-SA 3.0)

光州事件除了讓反美聲浪加速發酵,湖南地區(即光州與全羅南北道)的民主人士與左派勢力也對美國較為疏遠。此外,光州事件也是出身嶺南地區(慶尚南北道與大邱、釜山等地)的保守政權對湖南地區的民主勢力鎮壓,加上從百濟(大致為湖南地區)、新羅(大致為嶺南地區)時代以來的歷史仇恨,遂演變成南韓特有的政治生態——政治光譜、美韓關係、地域仇恨的混雜結合——進步(左派)/反美/湖南 vs 保守(右派)/親美/嶺南。

新羅與百濟位置圖。(Evawen@Wikipedia/CC BY 3.0)
新羅與百濟位置圖。(Evawen@Wikipedia/CC BY 3.0)
湖南地區與嶺南地區的地域之爭,是理解南韓政治的基本軸線之一。(배우는사람@Wikipedia/CC BY-SA 3.0)
湖南地區與嶺南地區的地域之爭,是理解南韓政治的基本軸線之一。(배우는사람@Wikipedia/CC BY-SA 3.0)

陽光再來 南北韓領袖再相會?

若從文在寅在選前發表的大選公約看來,大體都是延續金大中時代的陽光政策(以強力國防為基礎,實現南北韓和解交流,進而促成朝鮮半島和平),同時設法緩和對美國的軍事依賴程度。除了重啟2016年2月被南韓統一部片面關閉的開城工業園區、再次開放早在2008年中斷的金剛山旅遊特區。文在寅今年2月甚至在臉書上表示,他上台後會將開城工業區的三期工程擴增為2千萬坪。

開城工業園區。(Mimura@Wikipedia/CC BY-SA 3.0)
開城工業園區。(Mimura@Wikipedia/CC BY-SA 3.0)
北韓開城工業區的全家便利商店。(Mimura~commonswiki@Wikipedia/CC BY 2.5)
北韓開城工業區的全家便利商店。(Mimura~commonswiki@Wikipedia/CC BY 2.5)

歷來南北韓僅舉行過兩次高峰會,分別是2000與2007年,由時任南韓總統的金大中與盧武鉉,在北韓平壤與北韓已故領導人金正日(現任領導人金正恩的父親)會面。雖然不知文在寅任內是否會有第三次南北韓峰會,但他在選前承諾恢復對北韓方面的人道主義援助,包括推動南北韓離散家屬見面,也會協助北韓興建醫院。但他並非單方面援助北韓,而是希望以此作為交換條件,說服北韓釋放遭其扣留的相關人員,甚至在南北韓對話時納入人權議題,改善北韓人民的處境。

文在寅10日在宣誓就職後向首爾街頭民眾揮手致意。(美聯社)
文在寅10日在宣誓就職後向首爾街頭民眾揮手致意。(美聯社)

針對文在寅在就職演說中提出的「不排除訪問平壤」,他在大選公約中主張「經由國會批准同意,便會重啟南北韓領袖會議」。除了共同開發東海(即日本海)資源、開發西海岸的產業與物流建設,他也擘劃南北韓經濟共同體,倡言「南北韓經濟整合將可增加0.8%的經濟成長率,每年多出5萬個工作機會」。

北韓核問題 文在寅強調恩威並施

至於國際社會最關注的北韓核問題,文在寅的立場與中國外交部長提出的「雙暫停」類似,他不贊成一面倒的對北韓制裁、也不是單方面要求北韓先完全放棄核武,而是同時推進北韓的無核化與美韓提供的補償與援助措施,透過制裁與對話並行,施壓北韓徹底棄核、簽訂和平協定,同時藉著彼此限制軍備以降低開戰的可能性。

反對部署薩德的南韓民眾在首爾街頭抗議。(美聯社資料照)
反對部署薩德的南韓民眾在首爾街頭抗議。(美聯社資料照)

文在寅對於北韓的軍事挑釁雖然也抱持強硬態度,但他也強調南韓不應仰賴美軍保護,而是早日部署韓國型飛彈防禦系統(KAMD)與殺傷鏈等軍備。至於美軍強勢部署的薩德(THAAD)反飛彈系統,文在寅則主張應該通過國會同意,甚至可將其作為外交籌碼,而非讓美軍片面部署、予取予求。也有韓媒認為,文在寅不可能撤回薩德,只是希望補足民主程序。

2015年的美韓聯合軍演中,美軍戰車橫越漢灘江。(美聯社資料照)
2015年的美韓聯合軍演中,美軍戰車橫越漢灘江。(美聯社資料照)
南韓神盾艦世宗大王號(DDG-991)2016年與美軍第五航母打擊群在朝鮮半島海域共同演習。(美國海軍)
南韓神盾艦世宗大王號(DDG-991)2016年與美軍第五航母打擊群在朝鮮半島海域共同演習。(美國海軍)

在南韓軍隊的作戰指揮權方面,韓軍的平時指揮權已在1994年收回,原本美韓協議要讓韓方於2007年收回韓軍的戰時作戰指揮權,但雙方後來不斷推遲收回日期。朴槿惠政府甚至表示「不需要訂時間表,待時機成熟再收回」,時任國防部長的韓民求甚至表示,要等到2020年代中期再說,左派人士多認為此舉有損南韓主權。文在寅則在選前宣示,要在2017到2023年的總統任期內,從駐韓美軍手中確實收回、不再延後。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