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拿不到WHA邀請函 陳建仁:下次從WHO執委會就開始爭取 不要等待

2017-05-10 18:08

? 人氣

台灣今年未拿到世界衛生大會(WHA)邀請函,副總統陳建仁說,這一次有點等待,「因為我們總是認為台灣作為觀察員是理所當然的」,不過他也坦言,今天這個結果,政府當初當然也有評估到。(資料照,陳明仁攝)

台灣今年未拿到世界衛生大會(WHA)邀請函,副總統陳建仁說,這一次有點等待,「因為我們總是認為台灣作為觀察員是理所當然的」,不過他也坦言,今天這個結果,政府當初當然也有評估到。(資料照,陳明仁攝)

長期推動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的醫界聯盟等民間團體,去年即呼籲政府在今年1月的WHO執委會就要有動作,但未獲正面回應。今年台灣要出席世界衛生大會(WHA)的可能性已極低,副總統陳建仁10日指出,未來從執委會就要開始爭取,一路到5月的大會,不要等待。他坦言,「我們這一次有點等待」,如果知道拿不到邀請函,執委會就要請友邦積極發言了。

陳建仁接受《POP 搶先報》節目主人黃光芹訪問時,做上述表示。陳建仁說,這一次有點等待,「因為我們總是認為台灣作為觀察員是理所當然的」,不過他也坦言,今天這個結果,政府當初當然也有評估到。

出席WHA的網路報名已截止,但政府表示,相關部會將努力到開會前最後一分鐘。陳建仁再度呼籲中國好好考慮,為了全球防疫網的健全,「應該跳脫僵化的政治思維」,病毒不長眼,健康問題也沒有國界之分,任何國家或任何區域有需要,「我們都是要互相幫忙的」。他說,如果無法在這個議題上打破政治籓籬,表示這個國家不重視、也不希望增進全球防疫的健全與完整性。

「政治口水沒辦法遏止傳染病散播」

對於中國國台辦指出,台灣不接受「九二共識」,兩岸協商機制中斷,台灣出席WHA的基礎與前提不存在,陳建仁說,「政治口水沒辦法遏止傳染病散播」,在這個議題上講政治口水,就是不了解全球防疫的本質是「彼此互相照顧」。

台灣在2003年時爆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RAS)疫情,陳建仁當時是衛生署(衛福部前身)署長。他指出,台灣主動將疫情資訊提供給WHO,並公布在WHO的網站,因為台灣知道全球防疫的重要性,主動分享資訊。

當時台灣連WHO的觀察員都不是,陳建仁說,當時請求WHO派1名專家到台灣協助,邀請函寄出去3個月都沒回音,為了對SRAS的病毒進行分子診斷,請當時擔任疾管局(現疾管署)局長蘇益仁到香港索取病毒株,也是過了一星期都還沒寄到台灣,最終還是從美國才取得病毒株。

陳建仁舉這個例子說明,被排除在全球防疫的網路外,「要取得防疫資訊和病毒檢體,都非常困難」。他也指出,他當時以專家身份到WHA,希望有機會報告台灣的疫情,但因中國干預,他無法上台,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代表代替他報告,當時各國都覺得,WHO這樣對待台灣,實在對不起台灣。

台灣與美國簽有「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lobal Cooperation and Training Framework),在這個架構下,兩國4月底在台灣舉辦「登革熱、茲卡、屈公病鑑別診斷國際研習營」,有來自澳洲、紐西蘭、日本、印尼、泰國、越南及海地等18個亞太及加勒比海地區國家的醫療相關人員,來台參加訓練工作坊。

「台灣有能力為防疫做出貢獻 可惜沒有機會」

陳建仁說,很多來台受訓的國家代表都說,台灣辦的研討會比WHO還好。他說,台灣在防疫與公衛的發展可圈可點,台灣有能力做出貢獻,很可惜沒有機會,中國阻擋台灣出席WHA,造成全球防疫的缺口,是很不智的作法。

此外,民進黨立委羅致政在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質詢時,督促外交部應「動用各種可能的民間力量」,為台灣參與WHO發聲。

羅致政質疑外交部為何沒有向例如無國界醫生、國際扶輪社等組織請託,以國際扶輪社為例,該組織的目標之一是根除小兒麻痺症,與WHO有合作關係,前幾年總社社長還是台灣扶輪社社友黃其光,其執委會也很多席是由台灣的扶輪社社友擔任,外交部卻不想利用這樣的國際網絡,很可惜。

外交部長李大維對此指出,外交部會檢討。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