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來囉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李忠謙專欄:在歡呼聲走下航母的艦長—衝撞體制、求仁得仁的克勞齊

2020-04-06 06:15

? 人氣

2020年4月2日,美國海軍航空母艦「羅斯福號」艦長克勞齊(Brett Crozier)因新冠肺炎疫情遭解職(US Navy)

2020年4月2日,美國海軍航空母艦「羅斯福號」艦長克勞齊(Brett Crozier)因新冠肺炎疫情遭解職(US Navy)

美國海軍尼米茲級航空母艦「羅斯福號」(CVN-71)艦長被拔了!這則原本應該只有軍武迷們會關注的消息,這幾天卻成為新冠病毒全球疫情的新聞亮點,因為被撤除指揮權的航母艦長克勞齊(Brett Crozier),為了避免艦上四千多名官兵遭到新冠病毒群聚感染,不惜槓上美軍指揮階層,迫使上級改變、至少是加速改變「原船隔離」的作法。但此舉也激怒海軍部長,最後只能在全艦弟兄的歡呼與惜別聲中走下舷梯。

由於同樣是「吹哨人」,許多人將克勞齊與最初揭露中國新冠肺炎疫情的李文亮醫師相提並論,認為美軍也跟集權維穩的中國政府沒什麼兩樣,都解決了「提出問題的人」。按照海軍部長莫德利(Thomas Modly)說法,克勞齊之所以不適任,是因爲他那封震動全國的「求救信」不只是越級陳情,還將副本寄送給並非他指揮鏈的二、三十個軍官,最後甚至連媒體都得知信件內容。那句「現在不是戰時,沒必要讓弟兄犧牲」的慷慨陳詞,也成了美國乃至於全球媒體的新聞標題。

美國航空母艦「羅斯福號」爆發新冠疫情,百人確診,然而先前向軍方高層寄出求救信的艦長克勞齊,卻因此遭海軍代理部長開除。(AP)
美國航空母艦「羅斯福號」爆發新冠疫情,百人確診,然而先前向軍方高層寄出求救信的艦長克勞齊,卻因此遭海軍代理部長開除。(AP)

新冠病毒的傳染途徑主要就是接觸與飛沫,這讓全球各國都採取了程度不一的「社會疏離」對策來阻絕疫情發展。除了病毒發源地湖北武漢之外,世人最早見識到疫病傳染的威力,當數今年二月停泊在橫濱港的郵輪「鑽石公主號」,日本政府的「原船隔離」作法當初也不被各國認同,紛紛緊急派出專機接回船上乘客,但最後依然釀成全船五分之一乘員染病的嚴重群聚感染。如今早已沒人敢搭郵輪出遊,但肩負軍事任務的軍用艦艇卻無法任意停航,尤其能在全球範圍投射軍力、在所有重要海域都部署了兵力巡弋的美軍,更是首當其衝。

其實當初在這封信見報後,包括美軍太平洋艦隊與海軍司令部對於媒體的詢問都表示「願意配合」,而且聲稱「早就開始安排弟兄下船、每天也有弟兄下船,只是需要時間跟關島協調更多隔離場所」。但海軍部長終究還是拔了克勞齊的官,因為「他的作法低估了海軍司令部、指揮鏈對這個問題的看重及努力,並且製造出海軍毫無作為、政府毫無作為的恐慌,但這並非事實。」

美國航母「羅斯福號」,目前仍停靠關島軍港,預計週五前將有3千人下船,至島上飯店進行隔離。(AP)
美國航母「羅斯福號」,目前仍停靠關島軍港,預計週五前將有3千人下船,至島上飯店進行隔離。(AP)

由於美國海軍並未公布這起事件的全貌,加上事關軍機,也不可能公布事件的全貌,想要搞清楚其中是非曲直並不容易,不過從美國媒體揭露的內容,依舊可以看出美軍高層對於防堵疫情的顢頇拖延。其實羅斯福號的水兵確診並非機密,早在3月24日代理海軍部長莫德利(Thomas Modly)就宣布了這項消息。但他當時只說「已經掌握所有與確診患者接觸的對象,並且全部加以隔離」,根本沒有提及後續的大規模隔離計畫。兩天後,羅斯福號增為25人,美國海軍的態度還是一樣:對艦上疫情有所掌握,患病者與其接觸已經隔離。

由於軍艦為了執行戰鬥任務與存放戰備物資,艦上生活空間十分狹小。就算是最寬敞的航空母艦,水兵也是睡在空間縝密的上下鋪,數百人在餐廳共同用餐、甚至共用衛浴更是常態。所謂「已經隔離」的說法,後來證實不過就是讓一百多位水兵在關島登岸隔離,其餘四千多人依舊在艦上執行戰備。這也讓克勞齊在那封刊在《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的求救信以「鑽石公主號」為鑑,呼籲長官盡快行動。

「羅斯福號」航母艦長克勞齊。(美聯社)
「羅斯福號」航母艦長克勞齊。(美聯社)

不過在《舊金山紀事報》刊出信件隔天,美軍的《星條旗報》竟然還刊出一篇〈群體免疫可讓新冠病毒帶原者繼續戰鬥〉的奇文,宣稱與其讓正在西太平洋執行任務的官兵進行隔離,不如讓這些人獲得群體免疫(通過群體感染獲得群體免疫力),這樣就可以讓他們在南海隨時應付挑戰。

華府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的范托爾(Jan van Tol)在這篇報導中說,將大部分船員隔離在岸上「根本是錯誤的作法」,「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衝突或出現危機」。曾在美軍擔任多艘軍艦艦長的范托爾強調,尤其目前美中關係緊張,部署在西太平洋的軍艦角色更為吃重。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允許水兵生病,讓他們藉此獲得免疫力」,「就算羅斯福號的艦長有責任保護他的官兵,他也應該保持羅斯福號的戰力」。

「羅斯福號」航母艦長克勞齊。(美聯社)
戰機駕駛艙裡的飛官正是「羅斯福號」航母艦長克勞齊。(美聯社)

當時羅斯福號已經傳出百餘人確診,克勞齊的求救信也被公諸於世,但美軍的《星條旗報》卻無視克勞齊「保留最低執勤人力、讓大部分官兵上岸隔離」的呼求,繼續營造「原船隔離」才是上策的氛圍。尤其另一艘部署東亞的「雷根號」航空母艦同樣傳出確診,該艦官兵也是進行「原船隔離」,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也宣稱「沒有必要登岸隔離」。從這些事實可以看出,一位希望避免群聚感染的艦長,要面對的壓力與反對意見有多大,所謂「早就在進行大規模隔離」的說法,更不是事實。也莫怪他要把這封求救信廣告周知,並且強調「羅斯福號的疫情必須用政治手段解決」。

在輿論的壓力下,這封求救信確實發揮、形成了「政治壓力」,讓原本只願意讓一小部分染病水兵下船的海軍改變態度。在信件刊出不過兩天後,大約一千名「羅斯福號」官兵得以在關島進行隔離,其餘兩千七百多人也會在接下來幾天登岸,「羅斯福號」僅留最低運轉人力繼續執勤。當一切都照著克勞齊的要求前進時,這位才剛到艦上不到半年、並且首次率兵在南海巡弋的艦長也求仁得仁,在弟兄的不捨歡呼聲中走下了「羅斯福號」的舷梯。

「羅斯福號」航母。(美聯社)
「羅斯福號」航母。(美聯社)

克勞齊確實破壞了軍中的倫理與常規,但是面對新冠病毒這個非常態敵人,他卻成功促使海軍高層改弦易轍、最大程度保住了美軍的戰力,成為美國媒體口中的典範與英雄。不過美軍接下來的難題是,除了艦長為子弟兵出頭的「羅斯福號」之外,其他水兵染病的軍艦是否全都要比照辦理,又要如何維持世界各地的強勢軍力投射?

不過這個問題也不是只有美軍頭痛,中國海軍飛彈護衞艦常州號艦長余松秋等多位官兵,早在2月就因為疑似染病接受隔離觀察,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更指出,中國航母「山東號」水兵在海南三亞市確診罹患新冠肺炎,超過百名官兵遭到隔離。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