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來自中國實驗室?是美軍帶到武漢?美國NIH院長一鎚定音:病毒源於自然界

2020-03-29 13:00

? 人氣

電子顯微鏡下的新冠病毒(2019-nCOV)。(美聯社)

電子顯微鏡下的新冠病毒(2019-nCOV)。(美聯社)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去年12月在中國現身之後,至今已造成全球近67萬人感染、逾3萬人死亡,而病毒的起源也備受關注。中國網友今年初傳言病毒來自武漢的國家生化實驗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近來則炒作「美軍將病毒帶武漢」的陰謀論,不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柯林斯26日發表專文,明確斷言新型冠狀病毒起源於自然界。

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此文發表在「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部落格」(NIH Director's Blog),標題為《基因體研究顯示2019冠狀病毒病起源於自然界》(Genomic Study Points to Natural Origin of COVID-19),援引NIH國際研究小組對比多種冠狀病毒基因體(genome)資料得出的結論:新冠病毒(SARS-CoV-2)是從自然界產生。

文章開頭寫到:「關於新冠病毒的謠言和揣測,似乎比病毒本身還要傳播得快速、廣泛。某些人甚至提出荒謬的說法,指稱大流行病毒是由實驗室製造,而後被故意釋放,讓人們染病。不過一項最新的研究推翻了這種說法,以科學證據顯示新冠病毒起源於自然界。」

柯林斯現年69歲,是全世界最頂尖的分子遺傳學(molecular genetics)專家、美國國家科學院(NAS)院士,曾經帶領國際團隊完成「人類基因體」(Human Genome Project)計畫,2009年接掌NIH。

柯林斯在專文中提及加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杜蘭大學醫學院(Tulan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蓋瑞(Robert Garry)等人發表在《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的研究結果: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有一些獨特的變異,讓病毒能夠結合人體細胞的「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ACE2),而且結合能力之強,遠超出電腦模型推估,原因則很可能是天擇(natural selection)。

研究人員認為,此一發現提供強而有力的證據,顯示新冠病毒並非實驗室產物。事實上,生物工程師就算真的要設計威脅人類健康的冠狀病毒,也不會選擇這種形式的刺突蛋白。

此外,研究人員分析新冠病毒的基因體資料之後研判,它的基因體與一種蝙蝠冠狀病毒最為接近;它與ACE2結合的區域則類似另一種在穿山甲身上發現的新型病毒。此一現象提供了更多的證據,讓科學家幾乎可以斷定新冠病毒起源於自然界。

那麼新冠病毒到底是如何從自然界宿主傳播到人類身上?研究人員提出了兩種可能的情況:

第一種情況是,隨著新冠病毒在其自然界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體內不斷演化,其刺突蛋白也發生突變,能夠結合人體的ACE2蛋白,造成感染。之前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的病毒都曾經歷類似的變異。

第二種情況是,新冠病毒早在有能力讓人類出現症狀之前,就已經從動物偷渡到人類體內,經過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演化,最終獲致「人傳人」的能力,並且引發足以致命的嚴重症狀。

無論是何種情況,這項研究都足以確證新冠病毒起源於自然界,而且能夠幫助我們認清真正的重點:保持良好的衛生習慣、進行社交疏離(social distancing)、支持全力因應這項重大公衛挑戰的醫護人員與研究人員。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