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安觀點:年金改革 反對政府迴避給付責任

2017-03-29 07:00

? 人氣

考試院公務人員年金改革案公聽會,抗議團體團體席地而坐。(資料照/陳明仁攝)

考試院公務人員年金改革案公聽會,抗議團體團體席地而坐。(資料照/陳明仁攝)

2016年九三年金之火大遊行,有20多萬的勞軍公教警消,從全省各地惶恐的集結凱道大聲吶喊「執政無能、全民遭殃」。九三大遊行年金改革的一把火、也燒出了對執政者傲慢、偏執、算計、無能的不當政府及不良官員的不信任,也相對帶動了對蔡英文政府種種不當政策強烈不滿。不論是台灣觀光發展、關係民生經濟的電業法、開放日本核食進口,婚姻平權造成同婚反同婚的對立、一例一休全民皆輸等等……都是蔡政府一意孤行,罔顧民意種種不當政策的結果。而今年春節過後發起之八百壯士活動,聲援不公不義的年改持續進行著,仍然沒有停止的跡象。

筆者自九三大遊行後,既非常關注年金改革的相關議題,也曾多次提出相關建言,甚至於在年金改革國是會議召開前投書年改會,給陳副總統的一封公開信(全文於1月22日國是會議當天刋載風傳媒,弘安觀點:年金改革十大不合理的盲點及建言)。對於年金改革會議失焦,更催出軍公教警消勞的集體的委屈與不滿,筆者再次呼籲蔡政府在年金改革評估精算報告未完成前,應對反對意見進行溝通對話,才能平息這場年金之火的怒潮澎湃,而持續漫延的政治風暴。以下筆者針對法案將送進立法院審查前提出十大爭議話題。若政府一再錯估形勢、玩弄年金改革,抗爭是不會停止。

一、在鳥籠內開會目的在阻擋反對的聲音

依「年改會」國是會議辦理計畫實施目的:「為推動年金改革,總統府設置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作為各界參與平臺,採取由下而上、資訊透明公開、民主參與的原則,透過持續的溝通及意見收集,以凝聚共識,研擬可行的年金改革方案。」試想一個正常的會議或研討會,是報告單位要有研討主題及會議版本、研究報告內容或各種方案研究評估等。若以研討會模式,必須由專家學者先提研究報告,應廣納各方所提版本,並結合與會人員建言。筆者觀察年改會召開了20次歷次委員會議及4場分區會議資料,初期即對年改會選派與會人員的比例及代表性問題,開始就爭議不斷,任由年改會不公平黑箱作業,針對參與人員的選擇性,在有預設立場的情況下進行討論,此外對真正想表達聲音的人也無從參與。

回顧過去20場年改會議吵吵鬧鬧沒有共識,四場分區座談會議的火爆場面,哪場沒引起階級對立,但政府豈忍心讓一生都奉獻給國家的公教人員遭到誤解與踐踏。特別是今年1月22日年金改革國是會議,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封城行動,甚至於讓寒士吃飽飽活動,也成了執政者阻擾集會的籌碼,不但將半個台北市封鎖在內,又一次的創造了台灣奇蹟。一個國家開個國是會議,需要如此班師動眾的舉全國之力,將近萬名警察動員到會場?試問全世界有那一個民主國家要開國是會議,會將人民的聲音隔絕在外,這是我們所要的民主社會?還真是國際級的大笑話!

在年改會黑箱作業刻意安排,連參加會議的代表名單都要逐一過濾挑選,按照年改會的據本演完,將參加的政黨、社團幾乎都是民進黨的親綠代表所包辦,少數幾個反對黨代表只是點綴而已,完全排除了反對的聲音,讓真正想要表達年改意見的專家學者及利害關係人都無法參與。下午國是會議分組討論報告,分別由年改會刻意安排從頭到尾最不進入狀況的三位委員:傅從喜台灣大學教授(第一組)、邵靄如銘傳大學教授(第二組)及李安妮台灣綜合研究院副院長(第三組)等三人分別報告,完全排除了最有意見的李來希、黃耀南、劉亞平、張美英等委員的意見,留下了一大堆疑問中完成閉幕。蔡英文一邊高唱年金改革不能一步到位;一邊又宣示必須在五二○前將法案送至立法院,讓國是會議的成為蔡政府年金改革的一言堂,完全失去了公正客觀性。蔡英文再一次操弄台灣媒體,讓台灣民眾完全沒有知的權利。

20170311-退伍軍人團體下午前往國防部外針對軍人退撫、年金改革等議題進行抗議,出發前,先前往忠烈祠向先賢先烈宣告行動開始。(蘇仲泓攝)
退伍軍人團體前往國防部外針對軍人退撫、年金改革等議題進行抗議,出發前,先前往忠烈祠向先賢先烈宣告行動開始。(資料照/蘇仲泓攝)

二、全面執政就要全面負責 概括承受!

從上述年改會所主導的分區座談會及國是會議議題的走向,只是將蔡政府預設的年改結論包裝而已,成立的年金改革委員會,只是作為蔡政府的年金改革的打手,讓年金改革議題偏離了主題,更整天都在製造職業別、省籍及世代間對立。而民進黨已經全面執政,可是沒有全面執政的態度,有學者指出:所謂溝通就是把議題攤出來,讓不同立場的民間團體互相吵架,再視對自己政治利益最有利結果,對民主價值實際推動毫無作用。

由行政院交由考試院審查的版本,僅是就年改會預設的版本再經由考試委員背書,對實質立法只是更加對立,因此,人民質疑的問題是:

(一)民進黨沒有全面執政的態度,讓年改議題作為批鬥軍公教勞對立、與世代衝突更深化,為蔡政府找年改合理化藉口。

(二)一個有明天的政府,是負責任的政府,政策的制訂必須有延續性,隨時不離棄「公義」,這「公義」非為特殊階級而設、是基於公平原則的公義。而蔡政府明顯要背信毀約、不仁不義,若蔡政府想賴帳,人民就用選票讓他下台!

(三)由年金改革版本內容來看,在沒有共識的前提下,更是完全忽視年金改革的歷史背景因素,規避了政府應負的責任。可以預見又是淪為立法院各個黨派、立委及個人作秀的舞台罷了,更使得改革者及被改革者都陷入高度的恐慌與焦慮中,試問這就是我們所要的年金改革嗎?

三、沒有精算評估,紛爭不會停止

至今仍然無法提出相關推估模型與精算公式卻未同步公開,顯然是把國是會議及考試院當成橡皮圖章,以改革之名行批鬥軍公教人員之目的,證明又是一場騙局。試問今日政府財務惡化破洞是誰所造成的?今天政府可能造成破產的因素,不是年金,根本仍在經濟發展,而捨本逐未;試想過去為何在國家經濟建設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幾乎可以年年加薪,因為當時台灣外在敵情威脅及內在的環境雖然艱困,可是大家忙於經濟建設,創造了每年二位數以上的高成長率。

從近日送交總統準備拍板的版本,內容更是充滿「預設立場、製造矛盾衝突、軍公教勞職別對立與分化世代互助」急就章的內容。到今天改革精算報告還沒有出來,那改什麼?改革的基礎是什麼?就是不公不義嗎?說明蔡政府治國無方、充滿算計,又不敢面對問題,執政缺乏信心,正在逐漸背離民心流失民意。實際上也是不信任蔡政府就任以來諸多政策不滿之導火線,其紛爭是不會停止,就全面大反擊!

20170310反年金八百壯士立院行動
反年金八百壯士立院行動。(資料照/曾原信攝)

四、養不起的軍公教  確到處擴增分院

一面砍退休金,是在已退休的人員身上打轉,不檢討肥猫、政務官及司法官,砍退休人員退撫金沒有正當性;一面又將精簡化的政府組擴編,不是要精簡公務冗員嗎?總統府又增設分府、行政院辦公室「台東」、「嘉義」、「台南」、「高雄」、「台中」到處設。而未就當前為人所垢病的公營事業的肥猫、政務官減薪作出相對應的官版年金改革解決方案。諸如對公營事業肥猫做檢討,是無法解決的公營事業酬庸胃口會不會太大了?

筆者建議其一:公營事業的肥猫年所得超過100萬者,除依個人綜合所得稅標準扣繳外,應將超出部分以40%課稅,以挹注年金基金。

其二:對照政務人員及司法官若不優先檢討,其改革就無正當性。此被質疑為何獨厚政務官開啟方便之門,而其他軍公教退職者不能一視同仁併同辦理。林萬億表示,對於法官及檢察官終身職的規定,以及其退休制度是否要與一般公務人員不同,多所討論。基於權責,法官與檢察官在憲法位階的定位與制度設計,宜留待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再行討論。政府的年金改革政策差別對待,分明是柿子挑軟的吃!

五、誰是謠言的製造者  用負面的文宣包裝反改革?

李來希直言:年改期間太多的謠言,政府沒有誠實的面對,諸如18叭要落日了變成反向增加,拿來抄作。筆者觀看1月24日,李萬億先生在新台灣加油節目中,對公共政策討論大談程序正義,甚至將中國讓台灣黑幫成中國馬前卒的議題,以及指責吳其樑的造謠生事,也導入年金議題。單方面的自我宣稱改革也漸形成共識,可是筆者在20次年改會議及4場分區會議資料中,並沒有看到你所稱的共識版本草案,只是片面的在預設前題下,單方面的選擇性從八大重點,又改成副統總所宣稱年金改革的十大重點草案版本。總統蔡英文和外界說不要再抺黑軍人了,年金不可能讓國家破產,積極爭取軍人年金應單獨獨理,已獲總統及多數委委員支持:若聽信名嘴所說的不實論述而影響判斷,這樣就很可惜,承諾國防部會在3月底到4月10日前舉行公聽會。但李萬億確一再放話,年改版本一體適用。

行政院新聞局於近日製作的「不公義年金一定要改」電子文宣,力推年金改革,但內容「不公義年金一定要改」卻引發爭議,行政院長林全3月24日上午也指出負面語言不是好的說明方式,現在行政院、內政部、教育部國教署等單位也已陸續將這則消息連結移除。蔡政府用「階級鬥爭文宣」推動年改,撕裂社會、加速職業別對立。任何政黨透過選舉取得政權,就要繼承國家體制運作,如果覺得前朝政府做得不好,蔡英文就該代表國家先向軍公教道歉才對。現在連句對不起都沒說,就直指軍公教拿年金是不公義,這跟革命有什麼不同?

教育部公函要求各級學校宣傳「不公義的年金一定要改」。(來源:立委柯志恩臉書)
教育部公函要求各級學校宣傳「不公義的年金一定要改」。(來源:立委柯志恩臉書)

六、將落日優惠存款(18%)  讓年改議題複雜化而已?

自1996年5月1日以後的年資,已不得再辦理優惠存款。試問軍公教新制實施後已經沒有18趴的問題,政府不談優存改革歷史責任及補償辦法,而是切割過去政府所制定的法律條文,這是新政府能撇清應有的責任關係?可是民眾質疑的是軍公教85年後,已經不能計入18趴優存,而讓這些肥猫政政務仍可將85年至93年間之年資併計,年改會始終迴避問題。

十八趴優存部分早已落日,在現行法令即可修正,為何還爭議不斷?而年改會只是要讓年改議題複雜化而已。審查會按銓敘部版本通過,支領月退者,至遲分六年逐步全面廢除優惠存款制度,第七年起歸零。支領一次退休金者,考委最終決定採乙案,逐年調降優存利率,第一年利率降至百分之十二、第三年降至百分之十、第五年降至百分之八、第七年降至百分之六。但考試委員向總統府輸誠,18趴照單全收銓敍部版,試委不敵政府壓力?在有關18%、所得替代率、退休金退休基準計算方式方面仍自廢武功,違背憲法五權分立精神。李來希嗆砍頭變砍腿叫仁慈,考試院廢了?屈服了,有用嗎?考試未善盡職責,依五憲分立精神獨立審查。如今確是為政治服務,不從制度面立法,今天可以亂改,明天換人執政相同也可亂改。

20160828-SMG0034-S01B-風數據/18趴、18%優存專題,政府難以承受之重(軍公教月退,年金改革)切割圖4
18%優存成了政府難以承受之重。

七、所得替代率及貢獻度

依考試院的版本所得替代率逐年自百分之八十降至百分之七十(任職年資三十五年),較年改國是會議版本百分之七十五降為百分之六十放寬。退休金計算在職前10年平均本俸。最低生活保障32160元。但在自由資本主義社會,每個人的奉獻度不同,年資相同所得替代率相同嗎!邏輯思維只能用砍的嗎?若將所得壓低,高薪拉低國家還有競爭力?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將改革替代率先設定好,因為每一個人年資不一樣,貢獻度不同。

從根本現實理則看,人類經濟社會的國家所得、社會所得,乃至個人個體所得,其實都來自於其對經濟產出或效益的貢獻多寡大小為取決,在農業社會部落經濟時代,「體力與時間」的付出貢獻,當然是所謂經濟貢獻的唯一衡量基礎,但是,隨著經濟社會的演進發展,決定人類經濟貢獻多寡大小的指標,已從最古老固陋的「體力勞動力」轉進為「資本勞動力」「技術(科技)勞動力」,乃至於當今新世紀「知識勞動力」成為真正最核心主要及關鍵性指標。

此次蔡英文政權極力硬推年金大改革的「最強有力理由」,首要強調的無非是:「這些國家米蟲,會吃垮國家財政,讓國家財政提前破產」!因此,要求大力砍公私部門員工退休後的年金給予,應同時提高年金費率,及現行繳納額度。蔡政府假借「轉型正義」之美名惡意,所強制要求所有年金制度能夠「全民均一平等」,是根本走「全民吃大鍋飯」的共產主義經濟體制,試問國家還有競爭力嗎?

八、是誰拖跨國家財政 基金破產是軍公教領得多!

吳斯懷表示,八百壯士的訴求非常簡單,「我們是為了台灣的未來,所以要爭」,因此政府不該破壞憲政秩序,造成國家長期不穩定、無法長治久安。他強調,「基金破產絕不是軍公教領退休金造成的」,是政府管理不善、績效不彰導致,但再這樣搞下去,當然會破產。吳斯懷也說,軍公教領退休金多和國家基金破產,兩者不能搞在一起,他認為,政府應該把「經濟大餅」做大,讓大企業、中小企業都有錢賺,如此勞工待遇自然就會提高,「我們領的再少,甚至把我們的錢都砍光,勞工薪水也不會增加!你去工作還是22K!」希望政府不要再用謊言、假議題來操作族群、職業別及世代的對立。

年金破產是誰的責任,政府施政濫開選舉支票,行政院推動「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擬編列8800億的特別預算,遭藍營批評內容抄襲馬政府的「愛台12項建設總體計畫」,主要目的是為了2018縣市長選舉綁樁基層。政府及地方政治人物的亂開支票,把債留給下一代,勿給年輕世代負擔加重。諸如社會上抄房、抄股、抄匯投機風氣盛行,大財團才是政府該處理的對象,確找軍公教開刀成了原罪。沒有財政紀律,哪來年金改革!辯稱民進黨執政時期的財政紀律優於國民黨執政時期,又習慣性推給前朝政府。不去檢討金融財政惡化的根本原因,是財政劃分法,不是公教退撫制度,何況政府財政的惡化,不是年金改革的唯一因素。

20170220-民眾對蔡政府所得替代率改革方案的反應(2017/2)-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民眾對蔡政府所得替代率改革方案的反應(2017/2)-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九、法不溯及既往原則 若又換個政黨將永無處寧日

楊仁壽的看法,簡單講是認為已退休軍公教的退休金給付,不該因改革而受影響,因為這等於是法律的「溯及既往」;在職者尚未退休者可適用改革後規定,但必須考量「信賴保護原則」;只有完全新進者才全部適用新制。這個論調也是一些退休者堅決支持的論調,認為改革不能降低他們的領取的年金。這種看法其實是混淆了「真正溯及既往」與「非真正溯及既往」的不同。真正的溯及既往是指在新法通過實施時,原有的事實已發生且結束,但仍受新法效力的約束。非真正溯及既往則是指新法實施時,事實雖然在此之前已發生但尚未結束,而在新法生效後的事件是要依新法受其結束。

行政法係以不溯及既往為原則、溯及既往為例外。法律適用之基本原則中有所謂「不溯及既往」,此是源於法治國家內涵之信賴保護原則思想。蔡政府違反信賴保護、法不溯及既往原則,要拋棄對我們投入軍警行列前的承諾,大砍我們的退休所得,讓承諾強行跳票,完全不願承擔政府該負的責任!國家有危難時一紙命令要軍人簽訂終身契約,今天因為國家財政有困難就可賴帳?政府不能帶頭違反「信賴保護原則」,應負有最終給付責任,以維持法律生活之安定。

十、拒絕對話  只有抗爭

沒有溝通,就是清算。現在將軍公教教都踩在腳下,有事軍人幹、沒事幹軍人。吳斯懷批評,新政府違反憲法、程序正義,一路硬幹,一開始宣稱要單獨處理軍人的部分,但後來又說謊,若不信任軍人,軍人是要如何信任政府?國家面臨危險的時候,又有誰來捍衛這個國家?吳斯懷痛批,民進黨政府不要質疑軍人對中華民國、《憲法》的忠誠度,大家為了國旗,付出了40、50年的歲月,目的就是要保護台灣不受中國大陸侵略,「沒有我們的付出,台灣能夠經濟發展走到今天嗎?」

不滿政府推動年金改革,部分退伍軍人發起「八百壯士」抗爭,在立法院前埋鍋造飯,一日二回高舉國旗繞行抗議。然而截至目前為止,抗爭已在立法院前進行了一個多月,退休中將吳斯懷不滿地說,「我們有嘗試跟民進黨政府對話,但到現在都沒有回應,我們會持續抗爭下去!」「所以抗爭會延長到4月2號,直到政府跟我們對話為止!」在八百壯士抗議的帳棚區內,每日都有各期退役軍人輪值,一天約20人,從上午8點開始進駐,下午5點下崗,宛如部隊規律作息。而在上午11點及下午4點半,所有人會繞行立法院抗議,表達對年金改革的反對。

吳斯懷說,他們的人力及捐款都沒有問題,報名輪值的單位現在都已經額滿了,絕對有能力持續抗爭。「所以抗爭會延長到4月2號,直到政府跟我們對話為止!」在八百壯士抗議的帳棚區內,每日都有各期退役軍人輪值,一天約20人,從上午8點開始進駐,下午5點下崗,宛如部隊規律作息。而在上午11點及下午4點半,所有人會繞行立法院抗議,表達對年金改革的反對。吳斯懷說,他們的人力及捐款都沒有問題,報名輪值的單位現在都已經額滿了,絕對有能力持續抗爭。

結論:我們都在寫歷史

「歷史將會記錄在社會轉型期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跋扈 ,而是好人的過度沉默 。」─馬丁路德金恩

我們要的是能看得到、吃得到的年金改革,不是陳建仁所謂世世代代、長長久久的虛幻口號!如今蔡政府如同一部失速的列車,沒有目的、沒有方向,在不知不覺中把國家一步步推向危險懸崖。因此,呼籲蔡政府應立即懸崖勒馬回頭是岸。

為何一場年金改革議題,導致年金怒潮持續澎湃。筆者近期於3月12日及19日,因事北上利用下午空檔都到八百壯士現場聲援,雖然尚未到決戰時刻,但要讓不負責任的蔡政府知道退休軍公教勞是不能被遺棄的。2018年是關鍵年、2020年是決戰年,人民會用選票給予教訓;看到無能又算計的政府,連國家國防戰略都可亂搞,台灣還用再打戰?特別是3月19日怒潮澎湃好小子58期的小老弟的騷擾戰,就讓背信毀約、不仁不義的政府窮於應付,人民反對不當政府的行動是不會停止的。

*作者為教育工作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