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管他一國幾制,就是不要你的制

香港佔中爭普選提前,也引爆警民對峙,港警數度以催淚彈壓制抗爭群眾,甚至槍口相向。(取自網路畫面)

香港佔中爭普選提前,也引爆警民對峙,港警數度以催淚彈壓制抗爭群眾,甚至槍口相向。(取自網路畫面)

從時間點來分析,很難想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在會見台灣「和平統一團體聯合參訪團」時,重提「一國兩制」這個二、三十年不再衝著台灣談的「老調」。若非他太累了,就是策略嚴重失誤,完全誤判港臺形勢,他若真心相信自己聲稱,「國家統一不僅是形式上的統一,更重要的是兩岸同胞的心靈契合。」就該知道對民主退縮的腳步與收緊的手腕,不可能拉近兩岸人心的距離。

在會見台灣統派團體前四天的九月二十二日,習近平才會見了由前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率領的香港工商企業一行人,所談就是「一國兩制」,這個時間正是香港學生啟動罷課爭普選之際,習董會的政治用意不言可喻,然而,愈是緊咬「一國兩制」不放,愈升高港人的反彈,遑論台灣人的反感。

回溯「一國兩制」, 本來就是鄧小平針對台灣所設定的,在一九七九年中國與國建交當年發表《告台灣同胞書》,說法是「解決統一問題時,尊重台灣現狀,和台灣各界人士意見,採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辦法,…臺灣的社會制度可以根據臺灣的意志來決定,我們不會用強制的辦法來改變這個社會。」

這個所謂「一國兩制」的雛型,發表隔天就被蔣經國「堅定否決」,蔣經國的說法更簡單:「只有在中國大陸的人民擺脫共產主義時,我們才會坐下來同任何人談判。」

兩制構想,稍後成為香港回歸時的基調,並據此成為香港基本法的依據。從此,至少在台灣人心目中,「一國兩制」即使適用於香港,但絕對不可能適用於台灣,「因為台灣和香港不一樣。」

一九九八年香港回歸周年大會,江澤民這麼說,「我們有理由相信一國兩制在香港的成功實踐,對澳門順利回歸祖國和台灣問題的最終解決,一定會起到示範作用。」就在同時,陸委會提出四點台灣和香港的不同,把蔣經國的說詞化約為「一國良制」,直接表明並呼籲大陸早日實現「良制」。台灣政黨輪替之後,兩任總統李登輝和陳水扁多次駁斥「一國兩制」,從此,北京甚少在台灣問題上再談一國兩制,可嘆的是「一國良制」似乎也被台北暫時遺忘。

就在香港擴大抗爭之際,習近平衝著香港談「一國兩制」,台灣有著同情,卻也密切關注北京到底會對基本法中所謂「循序漸進的民主程序」否加速其進程,香港回歸也十七年了,距離港人要求的二0一七真普選就整整二十年了,如果港人治港還是落得「官定民選」半調子假民主,這「一國兩制」對台灣還真起到了「示範作用」─負面示範。

沒想到,習近平衝著台灣訪問團還談「一國兩制」,不論詮釋他是為了「內部維穩」,還是「對台政策可能微調」,或對「港台形勢堅不退讓」,甚至還有人認為他對台「釋放善意」,最基本的現實是:在香港對一國兩制都已經失望幾至絕望的時候,「一國兩制」對台灣既無吸引力,遑論說服力,重彈三十年被蔣經國一口否決的老調,更談不上「善意」。

三十多年過去,現在的中國或許不再一切死抱著當年馬列毛的共產主義,先不談民主的政黨政治依舊遙遙無期,最基本的言論自由仍舊受到極大限制,而香港不過爭一個「公民提名」都不可得,在香港學生徹夜未眠,發起無長期罷課爭取「我城」普選的時刻,台灣難道不該為香港力爭的「良制」盡一言出一力嗎?

民主台灣的制度不變,理所當然,重點是:北京,崛起的中國,總該變了吧。馬總統,別再在「馬習會」上無謂兜轉了,拿出民主台灣領導人的樣子,聲援香港,台灣必須要有嚴正的立場,對「一國兩制」說不!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