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後路:一起剎車吧!

2014-04-18 02:55

? 人氣

林義雄在太陽花學運後決定「禁食」反核四。(吳逸驊攝)

林義雄在太陽花學運後決定「禁食」反核四。(吳逸驊攝)

這是410太陽花學運出關前,

我在議場旁和林義雄的合照。

學運過程中,他到現場支持學生,

低調到不行,連進議場致辭也沒有,

就默默坐在青島東路議場側門邊的偏僻位置,

除了最初發表一篇聲明外,

全程無語。

410那天,是我看到他在學運中最開心的時候,

不再閉目禁語靜坐,還會回應一下身旁的人。

幫我們拍照的老朋友搞不定自己的數位相機,

他忍住笑,小聲的說:我們真的老了,連相機撫伊乜法(連相機都拿它沒辦法)!

這是我長期一直都熟悉的,

嚴肅,但又有幽默感的林義雄律師。

他一生有許多頭銜,但我一直稱他「林義雄律師」,

因為美麗島大審,台灣還是戒嚴時期,

他遭到軍事審判,判刑12年,

並以「判亂罪」之名取消他的律師資格,

我不承認這個判決,所以一直堅持稱他「林義雄律師」。

他曾跟我提到,早年他到美國,

看到美國人民對不滿之事可以自由放心抗議,

對長年處於白色恐怖、高壓戒嚴下的台灣人民,

免於恐懼的自由,

是多麼奢侈的夢想!

他希望為他的孩子建立一個可以自由說出真心話、

不用擔心害怕的國家。

他萬萬沒想到,

他的心願竟導致他的孩子遭遇死亡之災,

還殃及含辛茹苦養育他長大的寡母。

他曾對我說,

他從政,自己有被抓的心理準備和覺悟,

但他怎麼也想不到,連他的家人也要付出代價。

他出獄多年後,

有一天,我單獨坐在他對面,

終於鼓起勇氣問他一個問題,

我問他:林律師,你後不後悔?

他微微低頭,想了一下,

抬起頭對我說:我不後悔,但很傷心。

他是全台灣最有權利復仇的人,

但他決心用愛和慈悲來打這場戰。

因為他知道,如果他陷入憤恨、復仇的漩渦,

他將成為和對方一樣的人。

沒有錯,憤怒也是一種力量,

但它會帶來黑暗的後續效應。

魔王撒旦由天使墮落而成,

看過電影「星際大戰」的朋友都知道,

由於痛苦和憤怒,正義使者變成「黑暗武士」。

林義雄知道,如果這樣,他才是徹底輸了。

無論如何,不可以用黑暗來對抗黑暗。

林宅血案之後,我親眼看到他對母親和女兒的愧疚和悔恨,

他的哭聲是我從沒有聽過的,男人最淒厲的哭聲。

他的母親和女兒停柩在台北市立殯儀館五年,

等他回來辦喪禮,

許多朋友都擔心,獄中的林義雄會不會發瘋。

但令大家驚訝的是,出獄的他眼神清澈,

膚色健康,還理了個大光頭。

他說他沒想到會突然接到出獄通知,

心想夏天快到了,理個光頭打算對抗酷暑。

在獄中,他每天按時放風、散步、晒太陽、唸書,

出獄那天,我們一群朋友趕去看他,

他還跟其中一個年輕人開玩笑,

「你在外面怎麼比我還白?」

聽到這句話,我們大家就放心了。

那個我們所認識的,

嚴肅、又有幽默感的林義雄,

還在。

他沒有被摧毁。

如今,他沒有任何頭銜,

和他剛出獄時一樣,

一切彷彿回到原點,

但他決心成為 one man army,

一人軍隊,

為所相信的事而戰。

311福島核災舉世震驚,至今無法收拾善後,

許多人開始深思,

想要保護台灣的安全,要先停掉核電廠,

特別是核四。

林義雄說,人們已認識到:

「核四爭議不單是要不要電的問題,

 更是要不要命的選擇。」

但是我們卻一直看到,統治這個國家的執政當局,

不顧一切的認為,興建核四可以要命又要電。

當你坐在車上,看到司機開著車往懸崖衝去,

你會做什麼?

林義雄選擇禁食,

我認為他準備幫這輛車剎車,

盡他生命所有的力量。

我很清楚,他會堅持到底。

不想看到車子衝下懸崖、玉石俱焚的人,

趕快一起來幫忙剎車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