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選舉過後,新國會必須為台灣思考的事

2020-01-11 07:20

? 人氣

激情過後,新國會要展現新氣象。(顏麟宇攝)

激情過後,新國會要展現新氣象。(顏麟宇攝)

投票日終於了,這一天,每個人能拿到三張票,一張選總統,未來四年這位新領導人,就是國家的「門面」;一張選區域立委,他要照顧選區,還要監督政府;一張票選政黨,這張票有機會讓國會結構產生變化,能不能改變藍綠惡鬥的政治文化?只能拭目以待。

可以確定的,這位新任總統的四年任期,肯定不會好過;第一,他(她)可能是以比預期更小的票差勝選,不支持他(她)的民意,不是一時半刻能夠緩和;第二,他(她)所屬政黨幸運則微幅過半,很大可能是不能過半,那麼國會掣肘的力量遠超過過去四年,類如民進黨全面執政全面輾壓的機率降低,意思是預期政策順利推行,必須改變過去朝野相抗惡衝突的慣性,強化朝野溝通;第三,新國會產生,不代表社會動能因此消解,以民意對撞的各種運動團體,或許更急切地希望他們的心聲或欲求,能得到解決,這既需要新總統的關切,更需要新國會的重視。

新民意產生之後,為了選舉而分裂的台灣,必須思考幾件事:

首先,政黨競爭為民主常態,朝野政黨是民主的雙輪,遺憾的是,自二00五年「扁宋會」之後,朝野高峰對話幾成絕響,整整十五年,政黨輪替兩次,只有一次「馬蘇會」,處理的是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為核四靜坐絕食的「緊急事態」;蔡英文總統第一任即使口頭表述過要朝野高層對話,却始終未能落實,反倒經常「高層隔空開砲」,社會對立裂痕愈趨嚴重,不是沒有原因。

未來的總統,必須把「朝野高層持續對話」當成重點工作之一,只有朝野領袖坐下來展現風度,跟隨的激昂的支持者,才可能心平氣和擁抱對方,彼此仇視的傷痕才有機會逐步復原。

第二,朝野溝通的主要場域就在國會,任何重大政策預算和法案,都要在「最高民意機構」充分討論,「朝野協商」已經是國會法定程序,很遺憾,這個重要程序,却往往成為逕付二讀限期三讀、多數凌駕少數的巧門,逕付二讀限期三讀的惡習不改,國會就永遠只能創造爭議法案,無法得到多數民意的肯定。

20200110-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偕同立委參選人李旻蔚與黃瀞瑩三重車隊掃街。(陳品佑攝)
台灣民眾黨因為主席柯文哲的人氣,是今年各小黨中能見度最高的。(陳品佑攝)

最後,要為前仆後繼、勇於參選的小黨說一句話,今年的參選不分區立委高達十九個政黨,比諸四年前十八個政黨參選再多一黨,寫下歷史新高,政黨票的長度達七十六點五公分;四年前,除了國、民兩大黨之外,能通過政黨席次門檻的只有時代力量和親民黨,跨過政黨補助門檻的兩大兩小黨之外,還有新黨,其餘政黨全軍覆沒,今年情況不會比四年前更輕鬆,在選情緊繃藍綠歸隊的情況下,除了民眾黨機會最大,其實還能有幾個小黨僥倖跨過門檻,不無疑問。

根據選罷法,除了國會已有席次的政黨,要參選不分區的新興政黨至少要提名十席以上的區域立委,才有資格提交不分區名單,區域立委個別保證金之外,不分區立委保證金依登記參選人數繳交,提名愈多繳得愈多,重點是,但凡當選者選後退還保證金,沒當選就不退還;換言之,絕大多數帶著無比熱情參選的小黨,很大可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既無席次又無政黨補助,連保證金都蒸發。

這樣的制度設計,形同「防搗蛋條款」,原本無可厚非,但大黨與跨過門檻的政黨,依得票率獲得政府每年二千萬到上億的補助,四年前的民進黨每年拿到兩億近七千萬的補助,國民黨也有一億六千四百萬,不啻以小黨的血滋養大黨的肉,這個也罷了,所有參選的政黨,繳了巨額保證金,却連一場公辦政見會都不可得,換言之,除非該小黨財大氣粗買廣告,他們即使參選都沒有公平的宣揚政黨理念的管道和機會,何其不公平?

新國會新氣象,獨立參選的總統都能公平擁有電視政見會的時段,對熱情投入民主的小黨,豈能只要他們盡義務而沒有權利?但凡跨過門檻的政黨,應該伸出友善的援手,為小黨修改選罷法,他們至少值得一場電視政見會。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