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來囉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林深靖觀點:惡法背後必有惡人─《反滲透法》裡的羅伊‧柯恩

2020-01-11 06:2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在大選前,強勢通過反滲透法。 (黃信維攝)

蔡英文總統在大選前,強勢通過反滲透法。 (黃信維攝)

《反滲透法》在立法院逕付二讀,總統蔡英文限期三讀,程序正義完全被「轉型」。民進黨合理化倉促立法的理由大致有二:其一是美國也有;其二是王立強案揭露台灣已被滲透。

「紅色恐慌」的背後黑手

「美國也有」,在台灣的語境之下,就是符合普世價值,就是進步。民進黨的說法是,《反滲透法》借鑑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是的,美國於1938年通過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要求「外國利益的代理人」公開其與外國政府的關係,這基本上是一個要求政治關係透明的法案,即使如此,也沒有《反滲透法》刻意指名「境外敵對勢力」(在台灣,不要懷疑,這就是中共的代名詞!)

要求政治關係透明的法案,還可以有一個美好的名稱,叫做「陽光法案」,法條如同陽光,照進晦暗曖昧的角落。然則,到了1950年代的美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卻是與1917年制訂的《間諜法》同時成為麥卡錫主義者對任何國民進行「忠誠審查」的利器。當年,在麥卡錫主義瘋狂獵巫之際,數百人被送入監獄,超過萬人被剝奪了工作,包括大導演卓別林等三百名以上的影視藝人被列入黑名單,共產黨員工程師羅森伯格夫婦(Julius & Ethel Rosenberg)同時被送上電椅,處以殛刑。

看似要求透明的法案,一旦由惡人操作,立即就是惡法。1950年代美國的肅殺氣氛,除了源自共和黨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McCarthy)以反共為名所營造的「紅色恐慌」之外,其背後還有一隻陰狠的黑手,那就是羅伊‧柯恩(Roy Cohn)。

2019年好萊塢有一部紀錄片,片名《Where's My Roy Cohn?》,台灣譯為《川普導師:羅伊‧柯恩》。這樣的翻譯也沒有錯,因為羅伊‧柯恩早期從麥卡錫參議員的首席律師到後來成為川普的謀士,他的行徑一以貫之,就是電影海報上幾個大字的描述:RUTHLESS、UNSCRUPULOUS、POWERFUL、 FLAMBOYANT、NOTORIOUS,亦即:冷酷無情、狂妄無恥、有權有勢、浮華炫耀、惡名昭彰。

羅伊‧柯恩本身是律師,卻又是玩法弄法的高手。在麥卡錫時代,他最常喊的口號是:「燒死共產黨!」當羅森伯格夫婦被送上電椅,他公開表示:「這是美國反共史上很棒的一年!」柯恩直白粗悍的語言,其實也就是川普的風格。川普幹上總統之前的地產霸權,背後主導強取豪奪謀略的策士就是柯恩。許多承包商在建築工程交易中吃了大虧,一旦打官司,又吃了悶棍,這就是柯恩的本事。據知,當時川普的辦公桌上擺了一張大尺寸的柯恩照片,就是專門拿來威嚇合夥人和承包商的。

不是普世價值,而是恐慌的價值

2016年,佛羅里達州奧蘭多爆發同性戀酒吧血案,死亡人數多達50人,正在競選總統的川普以陰謀論解說事件,意謂穆斯林第五縱隊已經進入美國。從反共仇共到敵視伊斯蘭,羅伊‧柯恩與唐納‧川普可謂師徒相傳。最近川普派遣無人機擊殺伊朗大將軍蘇萊曼尼,其狂妄暴戾,大概也只有柯恩可以比擬。電影片名《Where's My Roy Cohn?》,是模仿川普的語氣,有麻煩了,就找親密的柯恩!果然,兩人長期合作,最後讓川普吃下了美國。

柯恩熱愛權力,熱愛操縱權力的槓桿,在麥卡錫時代,利用反共的熱潮發展他的政治事業。他以美國優先、美國至上和國家安全為名,對任何公民進行毫無根據的指控,一個「紅色恐怖」的時代,就這樣被織造出來。他靠謊言與威嚇維生,善於蠱惑,善於穿梭鑽營,他所重視的,不是什麼普世價值,而是「恐慌的價值」,用恐懼來統治。影片導演蒂諾爾(Matt Tyrnauer)如此評述柯恩:「他是美國文化所創造出來的魔鬼……權力掌握在一個如此魯莽、傲慢的人手中,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從麥卡錫到柯恩,正當性法律程序被棄如敝屣,那是一個「真理墮落」的時代,英文用語是 “Corruption of truth”,當一個人貪婪無度時,法律、正義、真理都是可以被藐視,被踐踏的。

羅伊‧柯恩後來死於愛滋,他生前的最後時刻就是川普的同謀。他的名言:「我不管法律是怎麼寫的,我只管法官是誰。」,他是法制世界與不法世界的橋樑,善於營造趨勢,造就現實,他很清楚政治系統是如何運作的,他畢生都在操縱這個系統。

惡人操縱法律,任何法都可以變成惡法。趕在2019年最後一天倉促通過的《反滲透法》,本身就是惡法,惡法若是有惡人操作,那就更為可怕!

《反滲透法》的另一個正當性來源,那就是王立強案。

王立強自稱間諜,在澳洲跨海爆料。電視專訪中,他招認:在台灣耗費數十億人民幣,成功影響2018年中華民國選舉,幫助國民黨勝選;而後更進一步撒下大錢,企圖影響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

這個澳洲媒體的爆料節目,專訪了王立強和台灣外交部政務次長徐斯儉,節目似乎是「共同製作」。詎料,當局所託非人,王立強很快被檢舉出是詐騙累犯,澳洲情報機關向他們的國安會提供建議,王立強爆料的訊息對情報工作沒有價值。澳洲《每日電訊報》更以「中國間諜的鬧劇」(China Spy Farce)為標題,認為王立強使用虛假間諜證詞,只是為了換取澳洲的政治庇護和居留權。

民進黨政府藉由「王立強案」,緊急泡製了《反滲透法》,運用王立強案強化《反滲透法》的正當性。如今,他的「爆料」連澳洲都認為沒有絲毫價值。於是,王立強就這樣消失了!從新聞媒體消失,人間蒸發!

最荒謬的是,王立強消失了,但是《反滲透法》還在!

20200109-國民黨部媒體中心召開「抓到了!民進黨介入王立強假共諜案?」記者會,國民黨副秘書長蔡正元並公布與王立強視訊內容。(蔡親傑翻攝)
國民黨部媒體中心召開「抓到了!民進黨介入王立強假共諜案?」記者會,國民黨副秘書長蔡正元並公布與王立強視訊內容。(蔡親傑翻攝)

名為捍衛國安,實為處決民主

民進黨當權的時代,很多東西容易消失!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消失了!牽涉到巨大貪瀆嫌疑的「慶富案」辦到一半,最關鍵的當事人,慶富少東陳偉志,消失了!外交官蘇啟誠受誣自殺案,網軍假訊息帶頭者,卡神楊蕙如,消失了!《反滲透法》通過,共諜王立強消失了!

直到近日,前立委邱毅指稱間諜案有新潮流大老邱義仁在背後籌謀,邱義仁甚至到過澳洲出任務,買通王立強,為《反滲透法》編織背景需求。邱毅的指控堪稱嚴重,當事人迄今沒有隻字片語回應,雖不能說是默認,卻難免令人生疑。

畢竟,邱義仁雖是名冠遐邇的大內謀士,卻也有馬失前蹄的時候。他在阿扁時代高居國安會秘書長,卻是活生生栽在兩個外交掮客的手裡:2006年,台灣密謀與大洋洲的巴布亞紐幾內亞島國建交,邱義仁委託金紀玖與吳思材兩人居中穿梭,並說服當時外交部長黃志芳匯了三千萬美元到新加坡,入了金、吳兩人帳戶。結果是建交一場空,鉅款被兩名騙子匯到美國購買豪宅土地,洗錢套利。

如果王立強最後的真實身份就是詐騙慣犯,那麼我們的大內高手還真的跟騙子特別有緣。只不過,如此的外交買賣或情報交易,畢竟不是出自高手自己的口袋,外交、國安預算如此浪擲,人民的納稅錢如是揮霍,我們能夠甘心?

劇情曲折,事態離奇,台灣的《反滲透法》畢竟是通過了!然則,當局泡製《反滲透法》,將美國老大哥與王立強案宣講為正當性之來源,只不過,美國的案例讓我們看到的是惡人羅伊‧柯恩知法玩法所營造出來的腥風血雨,名為捍衛國安,實為處決民主。至於王立強,我們等著看這部騙術奇譚還要如何繼續編演下去!

至於我們正面臨選戰煎熬的蔡英文總統,或許,她最後的需求與川普是一致的:我的羅伊‧柯恩在哪裡?

*作者為《新國際》創辦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