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維熊觀點:考核總統就像考核總經理

2020-01-11 06:50

? 人氣

筆者比喻,總統選舉就像考核總經理,可用策略遠見、執行力來分析總統蔡英文(見圖)執政以來的績效,決定她是否適合連任。(資料照,盧逸峰攝)

筆者比喻,總統選舉就像考核總經理,可用策略遠見、執行力來分析總統蔡英文(見圖)執政以來的績效,決定她是否適合連任。(資料照,盧逸峰攝)

週六就是總統大選的投票日,也是全體選民對蔡英文民進黨執政四年的考核之日。這半年來,不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都流於口水戰與口號戰,例如:蔡英文的口水說,「起厝起一半,師傅不能換。」,意思是選民必須給她第一任總統的執政績效分數一百分;敢說這種話的人,非自大狂莫屬。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另外,韓國瑜在總統政見發表會上評論蔡總統沒有「捍衛中華民國」,蔡總統回答說她正在競選中華民國總統。這兩位總統候選人的對話,令人不知所云!這跟是否讓執政者繼續連任,服務人民,有何關係?「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企業策略定位的目標是在追求消費者的利益最高;國家定位的目標也是在求人民的利益最高,不是捍衛抽象的國名。否則,很容易產生主僕易位的政治宗教現象。

20200107-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7日出席「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記者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見圖)在政見發表會中,批評蔡英文沒有捍衛「中華民國」。(資料照,顏麟宇攝)

「老闆」要續聘總統嗎?

當一位現任總統想尋求連任,總統的老闆應該如何考核她擔任總統的績效,以決定是否讓她連任?考核政府組織的總統就像考核企業組織的總經理一樣,以下運用策略性人力資源管理來分析總統績效考核問題。任何組織的策略性人力資源管理必含有兩大要素:策略與組織人力資源管理,其實就是說明掌權者的遠見與執行力。

策略遠見

組織的策略思考是未來導向,不是要保持現狀,更不是要回到過去;一流的企業家比一般企業家看的更遠,機會之窗(The Window of Opportunity)稍縱即逝,它從來不是為混水摸魚的保持現狀者而開;一流的總統擘畫國家大政,亦是如此。世界不斷在變,總統的國政策略不但要變,而且要走在世界變化浪潮的最前端。而未來往往是未知,未知的世界就有風險;沒有膽識的總統,當然就安於現狀,坐以待斃(〈蔡英文總統的領導力〉)。台灣選民還能寄望這樣的總統會有什麼大破大立的功績嗎?沒有策略遠見的總統,再給她當四年還是一樣。

執行力

組織內部的人力資源管理必須配合策略。空有策略,沒有相對應的人力資源管理配合,蔡總統的競選諾言只是一張空頭支票。例如:蔡英文第一任總統的競選政見,司法改革獲得最多數人民殷殷期盼,最後卻變成芭樂票。原因在哪裡?因為蔡英文沒有改變司法部門的授權結構,法官還是司法判決的極權者;蔡英文也沒有改變司法界的文化,她認為「在威權時代那個法官不選擇服從」。人力資源管理的四大要素:組織文化、授權結構、考核與獎賞,組織文化不改革,第三項考核必然還是依據奉承上意來決定,獎賞當然也跟著走,這就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司法改革遙遙無期!根本原因還是在蔡英文的獨裁價值觀與人格。

蔡英文另一個公部門退休金「改革」,則是沒有策略目標,只是改變人力資源管理的一個項目「報酬」,等同撕毀契約。從策略性人力資源管理的角度來看,牽一髮動全身,這就注定蔡英文的改革,未來必然失敗。

經過國會內外激烈衝突,軍公教年改總算完成修法。(柯承惠攝)
筆者認為,公部門年金改革,只是改變了「報酬」這個項目,整體來說是沒有一項策略目標的政策。(資料照,柯承惠攝)

她就像一個無頭蒼蠅的總經理,自以為砍員工的報酬,短期財務報表亮麗,就可以提高公司的長期競爭力!更何況蔡英文是拿這些去亂撒錢,買選票!

看她在電視新聞上自怨自憐的表演,說她為了砍公部門退休金承受了多少冤枉與壓力,不曉得她會賺到多少選票?這真是一個精神錯亂的選戰世界!

結論:影響執政績效的關鍵因素

策略遠見人文素養健全人格的心靈融合(讀者可參考弗洛姆著作,《人類新希望》)。蔡總統的保持現狀國策,甚至仰慕過去威權時代的心態,完全不具備領導人遠眺未來世界的特質;她只是過去威權黨國教育之下,擅長背誦,缺乏思考能力的書呆子,這種人不可能有改變台灣的領導力。

至於蔡總統的策略執行力,也不見倫敦政經學院博士的學養,一個法學博士竟然不懂得顯性或隱性契約的關鍵影響力都在未來。台灣選民如何能夠期望這種看不見未來的總統,執政會有什麼績效?

治國是個龐大的社會工程,確實需要許多專業知識,但是忘記「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就會本末倒置,走向效忠國家與英明領袖的奴役之路!

*作者為策略經濟學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