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野火有多悲慘?這些物種恐將萬劫不復:袋鼠島袋鼩、長腳長鼻袋鼠、黑輝鳳頭鸚鵡

2020-01-11 08:10

? 人氣

袋鼩(dunnart)(Patrick_K59@Wikipedia CC BY 2.0)

袋鼩(dunnart)(Patrick_K59@Wikipedia CC BY 2.0)

在澳洲,牠不像無尾熊、鴨嘴獸、袋鼠那麼出名、那麼具有代表性,然而牠卻是澳洲最特別的動物之一,而且從去年底延燒至今、遲遲無法平息的澳洲大火,很可能會導致牠徹底滅絕!

顧名思義,「袋鼠島袋鼩」(Kangaroo Island dunnart)就是生活在澳洲南方的袋鼠島上,而且只此一家、別無分號。袋鼠島袋鼩是一種有袋類(marsupial)哺乳動物,本來就是瀕危物種,1969年首度現蹤,半世紀以來只出現過48次,不用說一般人,連許多長期研究牠的學者也沒有看過牠的廬山真面目。

而且恐怕永遠看不到了。據《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去年至今,4405平方公里袋鼠島燒掉1/3,位於西部的袋鼠島袋鼩棲息地全部化為焦土。生態學家霍南(Rosemary Hohnen)說:「牠們大難臨頭,面臨滅絕。」

雪梨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教授迪克曼(Christopher Dickman)估計,澳洲這場野火已經殃及超過10億隻哺乳類、鳥類與爬蟲類,其中許多都是澳洲特有種(endemic species),一旦從澳洲消失,就從地球消失。

澳洲野火燎原(AP)
澳洲野火燎原(AP)

近來社群媒體瘋傳澳洲無尾熊被燒傷、被搶救的影像,但阿密達(Armidale)新英格蘭大學(University of New England)研究員桑德斯(Manu Saunders)沉痛地說:「要關注的不只是無尾熊,還有哺乳類、鳥類、植物、真菌、無脊椎動物、兩棲類、細菌與維生物,牠們對於生態系統都是不可或缺。」

桑德斯還提醒,許多動物雖然暫時逃過火劫,但是棲地付之一炬之後,牠們還是死路一條。牠們沒有地方棲息,找不到食物,也無法養育後代。

澳洲野火燎原,黑輝鳳頭鸚鵡(glossy black cockatoo)遭殃(AP)
澳洲野火燎原,黑輝鳳頭鸚鵡(glossy black cockatoo)遭殃(AP)

除了袋鼠島袋鼩之外,處境最危險的還包括:長腳長鼻袋鼠(long-footed potoroo),牠們棲息的森森濕地恐怕永難復原;袋鼠島的黑輝鳳頭鸚鵡(glossy black cockatoo)只剩大約400隻,牠們只吃一種木麻黃(she-oak)的種子,但這這種樹已經被燒得所剩無幾。

澳洲昆蟲的命運也讓人憂心。昆蟲是森林的生命基礎,佔所有動物生物量(biomass)的一半,是無數動物的主食。昆蟲還分解有機物質、協助植物授粉,角色無比重要。如今,數以千萬計的澳洲昆蟲正被活活燒死。

綠木蜂(Louise Docker@Wikiedia CC BY 2.0)
綠木蜂(Louise Docker@Wikiedia CC BY 2.0)

以「綠木蜂」(green carpenter bee)為例,維多利亞省(Victoria)與南澳(South Australia)已經看不到牠的蹤影,袋鼠島恐怕也將步上後塵。綠木蜂需要30年的「班克木」(Banksia,澳忍冬)來築巢,野火並沒有放過這種植物。

有許多品種的昆蟲,人類甚至來不及記錄牠們的存在。阿得雷德大學(University of Adelaide)研究員霍根朵恩(Katja Hogendoorn)估計,澳洲70%至80的昆蟲都還不為人類所知。繼氣候變遷、入侵物種、化學藥物與人類開發之後,野火可能是滅絕昆蟲的最後一根稻草。

澳洲野火燎原(AP)
澳洲野火燎原(AP)

人類豢養的動物也處境堪憐,光是牛隻就會死亡10萬頭,不是活活燒死,就是燒傷後由農民撲殺,光是屍體的處理就是一大問題。許多母牛因為乳頭灼傷,無法再為小牛哺乳。新南威爾斯省(New South Wales)庫拉哥萊特(Coolagolite)農民希普頓(Stephen Shipton)的農場在元旦那天遭遇火劫,至今已死掉50頭牛,其中許多是他親手射殺。

澳洲政府必須對氣候變遷採取行動,雪梨大學的迪克曼教授說:「科學界認為,全世界都盯著澳洲,我們被形容為『氣候警報器』,氣候變遷的預兆會最先出現在澳洲,而且非常鮮明,因為澳洲原本就很乾燥。我們的責任更重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