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拓遺作:你給我記住!你會老,我會長大!

2019-12-15 06:20

? 人氣

《金水嬸》電視劇照,擔著雜貨的金水嬸。(截取自文化部台灣文化工具箱網站)

《金水嬸》電視劇照,擔著雜貨的金水嬸。(截取自文化部台灣文化工具箱網站)

但是四年級時,黃錦川老師卻調走了,來了一位新的姜老師,矮矮胖胖的戴著一幅近視眼鏡。上起課來實在枯燥無趣。因此王宏又常常跟旁邊的同學吱吱喳喳地講話,也常常被姜老師罰站,甚至打手心、打屁股。於是,他又常常逃學不去上課了。而也是這一年,陳明峰也轉學到基隆的仁愛國小去了,因為他的父母親認為讀仁愛國小比較容易考上初中。

而他最喜歡去的發電廠的圖書館也換了一位新管理員,因為不認識他,他又沒像陳明峰那樣的人帶他去,就被禁止進入了。那天他含著眼淚呆呆地站在那個圖書館的玄關台階上好一會兒,才傷心失望地離開了。但突然又覺得非常憤恨,便拾起一塊石頭,含憤地死命地向圖書館的玻璃窗丟去,一聲清脆的玻璃破裂聲和管理員的驚叫聲同時響起,他立刻拔腿飛一般地跑走了。因此,他也就再沒有去發電廠的圖書館了。

   「阿母,今天我幫妳挑雜貨擔好不好?」

   「你要去上課啊,好好念書將來才會出頭。」金水嬸說:「只要你好好念書,阿母再艱苦都歡喜做,阿母不要你幫忙挑雜貨擔仔。」

    「但是今天老師生病沒來,我不必上課。」王宏說:「阿母,讓我幫妳挑雜貨擔仔嘛,妳自己挑太辛苦了。」

    「好好好,你這樣說就讓你挑吧。」金水嬸滿心歡喜地說:「阿宏真乖!」

    王宏從小喜歡跟在金水嬸的雜貨擔仔後面,看著母親邁著細碎的腳步,一晃一晃地,揚聲喊著:「買——雜貨哦!買——雜貨哦!」

    「噯喲,金水嬸啊,剛剛就聽到妳的聲音了,怎麼到現在才來?」

    「水旺嫂,歹勢啦,剛剛在阿來嫂家裡,伊又買針又買粉,又替伊阿來仔買汗衫,又講了一些話就慢了嘛。」

王宏不知為什麼,很喜歡聽母親和買雜貨的人講話。因為他發現這時的母親的口才特別有趣好聽。如果剛好也碰到有人替他們的小孩買餅乾買糖果,母親通常也會讓他吃塊餅乾或糖果。而這也是他從小喜歡跟在母親的雜貨擔仔後面到處跑,稍微長大了後也喜歡幫母親挑著雜貨擔仔的原因。

母親是個勤勞的女人,除了在家洗衣燒飯種菜養豬賣雜貨外,也常常沿著煤場的小煤車的鐵軌撿拾煤炭。王宏從小被母親揹著,長大一些就跟在母親身邊,所以讀了小學後,他也會獨自去撿拾煤炭。有時他也會幫著工人推煤車。

「哈,你不是金水嬸的小孩嗎?沒三兩力氣也要幫阿伯推車啊?」推煤車的工人笑著說:「很乖!很乖!」心裡一高興,就拿起鏟子送給他幾鏟煤,他就高興地提著一簸箕的煤炭回家,母親就高興得什麼似的,抱住他直誇他能幹。而為了讓母親高興,他也在夏天賣過冰棒,在早晨賣過油條饅頭。他學著母親那樣,沿街揚聲喊著:「賣——枝仔冰哦!好吃的枝仔冰哦!」「油——條——,饅——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