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張安樂:我不是代理人只是同路人

2019-11-06 16:00

? 人氣

張安樂強調,他沒有接到中共授權,所以不是「代理人」只是「同路人」。(郭晉瑋攝)

張安樂強調,他沒有接到中共授權,所以不是「代理人」只是「同路人」。(郭晉瑋攝)

民進黨立院黨團推動的「中共代理人法」修法,首當其衝的恐怕是中華統一促進黨(統促黨)。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接受《新新聞》專訪時卻神態自若,「愛怎麼立法,我不管也不在乎,還是會繼續宣傳,讀過〈正氣歌〉沒有?我不怕關、不怕死,若來審判我,還能把聲音傳出去。倒下一個張安樂,保證還有千千萬萬個張安樂。」

真希望中國授權當代理人

出身竹聯幫,又曾捲入江南案,還被美國政府指控販毒,而在美入獄十年,曾遭台灣通緝的張安樂前往中國經商,滯留十七年。人生前半段過得崎嶇,卻放棄了在中國的穩定生活,六年前六十五歲時回台領導統促黨,高舉統一大旗,也不時在街頭與本土派對抗。

六年來,他也成了政府、警檢調緊盯的對象。十月一日統促黨在台北車站慶祝中國國慶,他還說活動和台北市警局喬好,讓綠營惱火,檢方也立即處理。十一月初,張安樂接受《新新聞》訪問那天早上,北檢還為此案開偵查庭。

可以想像,如果中共代理人相關法案通過了,這麼「明目張膽」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張安樂,和三萬多名統促黨員都可能處在風險中。「我講過很多次了,我是中共的『同路人』,還沒資格當『代理人』,代理要簽個約啊,它(中國)沒有授權給我……我還真希望它授權給我。」

統促黨違規在台北車站搭舞台為中共慶生,遭北檢分案偵辦。(柯承惠攝)
統促黨違規在台北車站搭舞台為中共慶生,遭北檢分案偵辦。(柯承惠攝)

他也笑稱:「如果我是代理人,當年的八八風災就不用大費周章地捐款給台灣紅十字會;如果我是代理人,或許可以學台積電,今天由我來捐這條路,我來認那個橋。」張安樂一直強調,他沒有「代理」,沒有從中共拿一毛錢。

他無法阻擋中共代理人相關法案修法,但已做好心理準備。他說,執政者要怎麼立法,他既管不了,也不在乎,就算法通過了,他還是會繼續宣傳統一。「抓不完的啦,當年國民黨在大陸抓了多少共產黨?結果有抓完嗎?現在我沒有平台,只能用小眾傳播,他來審判我,我反而可以把這股聲音傳出去。」

宮廟董事有藍綠,「當然也可有紅」

這項法案也很可能波及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張安樂不願意對旺中多做評論,僅強調:「蔡董事長是生意人,他可能面臨政府把中天頻道拉掉的顧慮,他的處境我可以理解。我沒有這種負擔,做我自己就好。」

近日推動中共代理人相關法案修法的部分輿論,也環繞在統促黨近年來深耕宮廟的舉動。不過,「滲透」兩字對張安樂而言,又是另一層不可承受之重。他不服氣地說:「這些廟都存在多年了,宗教的交流是因為神明來自中國大陸,有不少宮主或主委是認同我們的理念而主動加入我們,我想民進黨再怎麼想把兩岸的臍帶切斷,但他切不斷宮廟。」

張安樂回憶,六年前返台的時候曾去雲林海清宮參拜,主委就曾跟他吐露過無法到中國河南開封參加包公論壇的心情,「海清宮的包公廟是全世界最大的,他那種情懷我可以理解。而且雖然他處在綠色的大海裡面,還是願意這樣接待我們。」

近日他也曾坐車經過雲林的項羽廟,因為佩服項羽在烏江處自刎的精神,所以下車參拜,當時捐了六千元香油錢。他反問:「這叫滲透嗎?還是給資源?」

「宮廟的董事有藍有綠,當然也可以有一席是紅的。我們去遍包括天后宮、朝天宮在內的四大媽祖廟,也去過奉天宮的祭典。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八佾舞,那天的主祭官是(前嘉義縣長)張花冠,站在我旁邊的就是(立委)陳明文,裡面那些民代,其實綠的比較多。既然藍綠政治人物都會去拜宮廟。我們去拜叫滲透,那他們去拜是不是也叫做滲透?」

在政治層面,張安樂是什麼顏色?他說:「我當然是紅的。」在社會方面,他也從不忌諱談從前的「黑底」。

談起過往雲煙,他輕啜一口茶。「年輕時在江湖浮沉,搞過賭場也處理債務糾紛、開過槍;但成立統促黨以後,我從沒抬出『白狼』兩個字去賺非法利益。曾有不少人找我喬事,有的動輒幾億元糾紛,我只要出面幫忙處理好,他們包的紅包可能就有幾千萬元,但我走上這條(政治)路後,早就全部切斷。」話才說完,他不忘向政壇扔出一顆手榴彈:「立委哪個沒買票?哪個不包工程?哪個沒有跟黑道掛鉤?他們的人格有比我高尚嗎?我放棄這些金錢誘惑,他們放得下嗎?」

中華民國只是一個朝代

「我對『中華民國』四個字的感情很深。」張安樂說:「蔡英文可能跟日本的感情還比較深,從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這樣一脈下來,他們恨不得台灣變成日本的一個州!桃園龍潭不是有人設立『大日本帝國政府』嗎?她就不講話!」張安樂語氣愈見高昂。

既然認同中華民國,拿中華民國身分證,又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心裡不會矛盾嗎?

「我認為我是中國人,中華民國只是中華民族的一個朝代而已。不過,無論是『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都不是最重要的,重點是哪一個政府可以建設中國,可以讓中華民族萬世太平,我就是它的同路人。」

「十年內一定會統一」

緬懷中華民國、擁抱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奉「一國兩制」為圭臬,而他對於統一大業,有著外人難以想像的執著;但他也自稱是三民主義的虔誠信徒。

張安樂辦公室門口、會客室桌上都擺著鄧小平的雕像,他說,他最佩服鄧小平,提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和三民主義的精神不謀而合,更帶領中國的壯大。「一九七八年底,中國共產黨開啟改革,只用短短四十年就創造空前絕後的經濟奇蹟,還逼使美國傾盡全國之力對付中國的華為,並用各種外交手段來圍堵,這是身為中國人都覺得驕傲的事情。」

張安樂說他最尊敬鄧小平,辦公室擺著鄧的雕像。(郭晉瑋攝)
張安樂說他最尊敬鄧小平,辦公室擺著鄧的雕像。(郭晉瑋攝)

「我現在提出的口號叫『緬懷中華民國、擁抱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張安樂而言,中華民國已經是「過去式」。既然如此,他為什麼不留在中國大陸而要回台灣?

張安樂的理由是,有一天中國會統一台灣,他不希望那一天到了台灣會流血,所以要回台灣鼓吹統一。「我們是為了台灣人民安全。」張安樂批評那些反對統一、反中的政治人物:「你說哪個政治人物敢跟我立下生死狀,寫清楚你要走這條路、我要走那條路,到了『那天』,你敢不敢為台灣死?」

「那天」指的就是解放軍登陸那天,張安樂說:「十年內一定會統一。」為什麼他那麼有信心「那天」一定會來?喜歡讀歷史的他從歷史中找到一套自己的理論。「我預判十年之內,中國的陸海空核彈戰力可以匹敵美國,台灣必須做好準備。」因為中美可以互相毀滅對方,所以美國不敢插手台灣,即使插手也會像當年越戰一樣半途落跑。

效法勝海舟倡「無血開城」

張安樂問:「台灣人到底想採取日本的『江戶模式』還是『會津模式』?」日本幕府末走向統一時,薩摩、長州聯軍攻向德川幕府的江戶城時,明治新政府的西鄉隆盛與德川幕臣勝海舟協商,德川幕府同意投降,江戶無血開城。相對的,會津藩與薩摩、長州聯軍激戰,導致死傷慘重。

這匹七十一高齡的狼對統一充滿使命感。「時代的使命落在我們的肩膀上,希望在中華民族復興的道路上,台灣不要變成阻力。解放軍來了,我一定到第一線勸說『無血開城』。只要在前線談好,大陸十三億人的市場絕對會讓台灣人發大財,一個人也不會死。」白狼心中似乎還在想著,他要當中華民國的勝海舟。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