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乃菁家書》結了婚,奶奶才知道爺爺的秘密

2019-10-27 06:20

? 人氣

陸海空軍眷屬補給證,圖中是尹元甲眷屬蔡樹梅和長子尹乃熾的補給證。(作者提供)

陸海空軍眷屬補給證,圖中是尹元甲眷屬蔡樹梅和長子尹乃熾的補給證。(作者提供)

第二封信瓖瓖  (尹元甲、蔡樹梅的孫女,尹乃熾的女兒尹悅瓖)

瓖瓖:

我的衣櫥收藏了奶奶結婚時穿的旗袍,淡粉緞面,亮橘繡線的彩蝶飛上胸前、腰側、下擺;裙長及膝,腰身只有23吋半。工好,面料好,雖已度過58年的歲月,裙面不見勾痕,暗鈕完好,因繡線稍褪色成了古銅色,更添古著韻味。

黑白結婚照上,挺挺的鼻樑,微尖的下巴,顴骨有點高,雙眼皮長睫毛晶黑眼珠的奶奶,有點像台灣60年代知名歌手美黛;爺爺個子不高,還有個小圓肚子,身形神似蔣經國。「美黛與蔣經國合照」的婚宴證婚人,是爺爺來台灣前,在抗戰、國共內戰,一直跟隨的前江蘇省政府主席韓德勤將軍。

婚禮那一天,奶奶還不滿25歲,可是那個年代,25歲嫁人,是拉警報的老小姐了。晚婚不打緊,爺爺還打破了奶奶青春少女時「三不嫁」的「二不」:她曾信誓旦旦不嫁外省人、不嫁軍人、不嫁警察。偏偏爺爺不但是外省人,還是掛上校軍階的青年戰士報總編輯,比她年長15歲…婚後不知道過多久才搞明白,原來不只大了15歲,足足大了20歲。和爺爺一樣,1949年前後到台灣的大陸人,常為延長工作年限,少報年齡;或急著找工作安頓,多報了幾歲。

尹乃菁父母親尹元甲、蔡樹梅的結婚證書。(作者提供)
尹乃菁父母親尹元甲、蔡樹梅的結婚證書。(作者提供)

婚前,四舅公強烈反對這椿婚事。他覺得爺爺年紀大,工作又不錯,在大陸一定早娶了太太,哪天反攻大陸,他的小妹妹該怎麼辦?但奶奶決意要嫁,是家中么女的小叛逆和執拗嗎?婚禮按計劃推進。

小插曲是,依照台灣習俗,爺爺得送聘金。雖然總編輯的名頭聴著好聽,但他大方海派,領了薪水就是請客打牌吃飯,幫忙狀況較差的袍襗、親友,哪來積蓄送聘禮?奶奶保證,聘金只是給娘家做個場面,不會真收下,婚禮結束後送還。爺爺向報社支借了一筆錢,奶奶說,爺爺蠻擔心的,問了幾次,「一定會拿回來,是吧?」

我倒覺得爺爺挺放心,婚禮當天,他在報館忙到下午四點才現身。奶奶以為度過四舅公反對、聘金小關卡,從此就過著尹太太的生活,但婚後沒幾天,她就發現了爺爺的秘密,醒悟四舅公的判斷是對的:爺爺在大陸不但娶了老婆,還有一兒一女。

青年戰士報創報第二任總編輯尹元甲(左)參訪金門。(作者提供)
青年戰士報創報第二任總編輯尹元甲(左)參訪金門。(作者提供)

爺爺是上校,軍人結婚是要打報告的。有一晚,爺爺凌晨下班回了家,卻楞在桌前,似乎想寫東西,卻下不了筆,要他休息,又說還得忙。折騰許久,爺爺掙扎的告訴奶奶,要寫結婚報告,他是再婚,必須填「妻亡」,他寫不下去。沒有歇斯底里的大吵大鬧,沒有離家出走,連一句責問都沒有,明白了,忍住了,嚥下氣,奶奶只說了句,早點睡。

婚後揭開的秘密不只一起,反對奶奶婚事的,不只有她的四哥,還有鎮江荷琴奶奶的親妹妹、來了台灣的瑞琴。爺爺那一輩多是親上加親,瑞琴不願見到「表哥姐夫」再婚,激烈爭吵,揚言要上彰化二水、奶奶的娘家告狀。

瓖瓖,妳爸爸和三個姑姑,從小就知道鎮江老家還有「祖母、大媽、大哥、大姊」,從沒有想過要問奶奶為什麼願意讓我們喚一聲「大媽」,我們可能一輩子也見不到面,奶奶可以不認,至少不讓我們認。

民國四十年,宜蘭羅東,陸軍第18軍第43師政治部工作同仁合影。第一排右四是尹元甲。(作者提供)
民國四十年,宜蘭羅東,陸軍第18軍第43師政治部工作同仁合影。第一排右四是尹元甲。(作者提供)

作家駱以軍的父親孤身來台,沒有親戚。駱以軍說,他第一次看《紅樓夢》,看不懂,不理解盤根錯結,如蛛網密織的龐大親族網絡。1949年前後來台灣的外省人,大多和駱以軍的父親一樣吧,可是爺爺的親戚不少都來了台灣,鎮江荷琴奶奶的大妹、小妹;爺爺的親表哥、堂叔、姨婆、表伯、叔祖父……。不誇張,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幾乎都有我們家的親戚,好大的家族!

奶奶個性好強,委屈自己受,爺爺在鎮江有妻兒這件事,她把娘家瞞得好緊,從不訴苦,不想落得四舅公一句「早就警告妳……」。我們四兄妹小小年紀也清楚,在外婆家、舅舅家,不能說溜嘴。而我心裡也覺得,鎮江的親人,只是活在照片和爺爺的回憶裡,到底還在不在都是疑問。

前排左起為作者四兄妹:尹乃熾、尹乃馨、尹乃芸、尹乃菁。後排右一小堂姑尹玉,右二堂姑尹麗抱著她的長子陳君毅。(作者提供)
前排左起為作者四兄妹:尹乃熾、尹乃馨、尹乃芸、尹乃菁。後排右一小堂姑尹玉(尹讓轍么女),右二堂姑尹麗(尹讓轍長女) 抱著她的長子陳君毅。(作者提供)

芊芊姐姐小學四年級寫作文「我的家庭」,她描寫奶奶「嚴厲多過慈愛」。小芊芊的體會很準確呢,奶奶對我們四兄妹管教很嚴,對長輩、應對進退的家教規矩一點都不馬虎。功課,盯得緊,寫慢了、考差了,手邊有什麼抓起來就打,戒尺、衣架、掃把、爺爺打麻將的牌尺…。大姑姑最會跟奶奶頂嘴,挨得打最多。

可是奶奶對爺爺的親戚、朋友,熱絡周到。我們家的收入不算寬裕,但只要親朋有需要,奶奶標會、節省家裡的開支,幾乎沒有說過「不」。爺爺的老友、親戚,對鎮江的親族都是知根知底的,因為奶奶的大度、熱情,當初反對爺爺再婚的瑞琴姨奶奶,終究喊了奶奶「嫂嫂」。

爺爺從大陸來的親戚們,都和我們來往的很親,大大小小的表哥、表姐們,從小玩在一塊兒,如果不是爺爺在我們長大後,「曝光」瑞琴姨奶奶曾經反對他和奶奶的婚事,我們是不會察覺的。爺爺吐露這段過往,是要讓我們知道,奶奶為了他、為了我們兩岸尹家的吞忍成全。

早年出國留學是大事,圖為作者幼時和父親(右二)母親(右一),送瑞琴大姨娘(左二) 長子歐陽小平(左三)赴美。(作者提供)
早年出國留學是大事,圖為作者幼時和父親(右二)母親(右一),送瑞琴大姨娘(左二) 長子歐陽小平(左三)赴美。(作者提供)

爺爺的六叔,年輕時是風雲人物,讀南開大學時,被選拔反串演出全本英語、莎士比亞「威尼斯商人」劇中的富家女波西亞,扮相秀美,演技突出,風靡全校呢。來台灣後,年歲大了,身體日衰,爺爺把他接到家來照顧。廈門街報社的日式宿舍,加蓋的一間有窗的小房間,每天早上,奶奶有時戴、有時沒戴口罩,捧著熱水,毛巾,臉盆,在六老爹爹起床後,進房打理一晚的大小便失禁,總會把六老爹爹整理得乾淨清爽,穿戴整齊,再讓他拉開門,走出來吃早餐,或坐進客廳一張專屬六老爹爹的沙發看報。我們若沒上課在家,要到他面前說:「六爹爹早!」誰敢躲在房間,奶奶利眼看到,肯定開嗓點名:「出來!」

我們和鎮江老家通上音訊後,透過美國的祖愛表姑寄美金匯票到鎮江。在我讀國中時,爺爺因為幫表叔公做保,表叔公生意不順利,還不了錢,法院強制保人還款,到家裡貼封條,奶奶擋在門口,嘶叫不讓貼。推、抗、高聲論爭,執行官妥協,封條貼在妳爸爸房門背面。直到奶奶掏光積蓄、終於償還百萬保金的那幾年,妳爸爸只要進房間,封條就陪著他看書、入睡。

兩岸無法通信的年代,台北─鎮江的信函,都先寄第三地─美國的表姐楊祖愛,再由楊祖愛分別寄往台北和鎮江。(作者提供)
兩岸無法通信的年代,台北─鎮江的信函,都先寄第三地─美國的表姐楊祖愛,再由楊祖愛分別寄往台北和鎮江。(作者提供)

那些年,對鎮江的匯款也沒有斷過。好幾次,是奶奶標了會,催促爺爺快寄錢。1988年我陪爺爺回鎮江探親,奶奶為一大家族的女眷,依照輩份,買了好多重量不一的金戒指。過海關安檢,我取出沈甸甸一袋,嘩啦啦叮叮咚咚的滾灑在安檢台,海關人員忙伸雙掌護著,怕哪只滾出台面,笑笑的台灣國語說:「探親齁!」

中國銀行鎮江支行函尹乃強辦理美票事宜。(作者提供)
中國銀行鎮江支行函尹乃強辦理美票事宜。(作者提供)

蔣經國宣佈開放探親的1987年,好多家庭都因為赫然驚覺多年枕邊人竟瞞了自己30多年,大陸早已有妻兒子女,大吵絕裂、 逼著父親選邊的家庭悲劇,在台灣上演。我們好幸運,因為奶奶,沒有讓爺爺在1949年被迫離開鎮江家人後,在1987年,又要痛苦的艱難抉擇。

雖然我們都沒有明說,律師四舅公早也看在眼裡,知在心底。好像也是在開放探親的頭些年,有年外曾祖父祭日,我們依例去四舅公家祭拜。就在吃著四舅公拿手的炒米粉時,他像是隨意的問了一句,「元甲在鎮江的親人都好吧?」奶奶也好自然的回著,「都在,都健康」「健康就好…」兩三句對話後,四舅公轉頭跟乃芸姑姑說,「炒米粉要炒得好,先要…」

瓖瓖,在台灣,在鎮江,談起樹梅奶奶,人人都是豎起大姆指哦!但妳在奶奶面前可別忘了規矩,早上起床,記得說「奶奶早」,吃飯的時候,大人沒動筷子,不能先夾菜。還有,穿裙子坐著時,兩腿要併攏。

                                                       菁菁姑姑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廣播節目主持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