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真的要賣!」蘿莉千金涉援交被逮,道出結交男網友的真正原因

2019-11-18 08:30

? 人氣

因家人疏於陪伴,13歲的她沉迷網路交友,最終因涉及網路援交被警方釣魚查獲。(顏麟宇攝)

因家人疏於陪伴,13歲的她沉迷網路交友,最終因涉及網路援交被警方釣魚查獲。(顏麟宇攝)

年僅13歲的莉莉(化名)因涉及網路援交被警方釣魚查獲,在警局面對情緒潰堤的爸媽,她一開始也尷尬、羞愧;但當最疼愛她的爸爸竟含淚斥責她:「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妳有這麼愛錢嗎?」莉莉忍不住用盡全身的力氣嘶吼,「我需要的從來不是錢,而是陪伴!」長期以來因內心寂寞與不被瞭解積壓的怨氣,彷彿瞬間爆發。

莉莉來自家境小康的雙薪家庭,因為是家中唯一的子女,她不但從小三千寵愛集於一身,更是爸媽心中天下第一可愛、愛撒嬌的「小蘿莉」。

然而隨著莉莉漸漸長大,爸媽不約而同把更多的時間與重心放在工作上,總覺得莉莉生性聰明、乖巧,雖然升上小學三年級以後,功課不是那麼好,卻有如小大人般,有足夠能力把自己的生活打點的妥妥貼貼。

兒童受虐年齡愈小、虐待愈嚴重,愈容易引發解離性身份疾患(又稱多重人格障礙)(DavidGoehring@flickr)
家人時常不在,身為家中唯一的子女,她從小得就得一個人打理自己的生活。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資料照,取自DavidGoehring@flickr)

「爸媽每天都很晚回家,我從放學回家、做功課、看卡通、吃著一個人的晚餐……,無論做什麼事都是一個人。好不容易等到爸媽回家了,他們也總是一臉倦容,經常沒說兩句話,就打發我快上床睡覺,以免隔天上學遲到。」莉莉回想著那段物質不虞匱乏,寂寞心情卻道不盡的童年時光。

網路成寂寞解藥…當天堂和地獄的窗同時打開

直到升小六那年,某天爸媽送給莉莉一個新玩具-一台桌上型電腦,為莉莉封閉的生活打開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最重要的是,從那天開始,她再也不覺得寂寞了。

「那段時間,我一回家丟下書包,第一件事就是衝到電腦前上網,無論是遊戲聊天室、交友網站、通訊軟體邀加好友功能…,都能讓我認識好多好多的朋友,只要聊兩句還算投機,就可以相約出去玩,反正就是吃吃喝喝,無樂不作囉!」

20191017-網路上有各類型聊天室。(取自UT聊天室網站)
網路上有各類型聊天室。(取自UT聊天室網站)

雖然莉莉強調,當時還是小學生的她,壓根就不懂什麼是援交,也沒有大筆的金錢需求,但主動找上門來跟她做朋友,也願意全權買單帶她出去玩的網友都是男性,且年紀多半都可以做她叔叔、伯伯了,其中最年輕的也約莫是22、23歲的大學生,算來也足足大了她至少10歲。

第一次跟男網友出去玩,莉莉就被「轉大人」了。之後她跟不同的網友出去,「男歡女愛」幾乎也都是必選行程之一。莉莉說:「我不會主動,但也不排斥那種事。畢竟當時我都把結伴出去玩的男網友視為『男友』;而女生跟男友碰面時,一起做愛做的事,不是很正常嗎?」

不過莉莉坦承,她從網路上認識的男朋友都對她很好,除了約會那段時間殷勤的噓寒問暖,見面時也多半都會給她豐厚的零用錢,「一般來說,每次出去玩個一天下來,對方給個5000元是很普通的事。還有一任男友說他非常喜歡我,想要『包養』我,所以每次見面都會有用信封裝了厚厚一疊錢給我……,只是我根本沒有需要額外花大錢的地方,回家後多半連信封都懶得拆開,就丟在房間的一個角落。」

有錢人玩交換配偶,窮人下海賣淫,信仰和性愛的衝突在雅加達上演。(AP)
莉莉憶起和網友見面的那段日子,強調自己沒有大筆金錢需求,也不懂援交的是什麼。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資料照,美聯社)

信任還是忽略?父母從不多問 面具想拔也拔不下來

生活因為網路出現劇變,父母都未察覺異樣?莉莉說,其實她也常對爸媽毫無保留與條件的信任感到不可思議,「看到我整日沉迷網路,爸媽最多只會叮嚀我不要玩到太晚,因為對眼睛不好。跟網友外出時,我都騙爸媽是去同學家做功課,就算在外過夜,說詞也如出一轍,爸媽竟都深信不疑。」

就這樣在學校是文靜的學生、在家是乖巧的女兒,到了晚上及假日則搖身一變戀愛中嬌柔的小女人,從小六到升上國中,有將近2年的時間,莉莉的生活都有如一齣名為「假面蘿莉」的連續劇,沒有人戳破女主角的假面具,莉莉卻覺得自己快要人格分裂了。無奈每當夜幕低垂,莉莉再度被寂寞綁架,她在心底告訴自己:「再約個網友陪我,最後一次!」

20190923-兒少性剝削專題,莉莉(化名)專訪。(顏麟宇攝)
為一解寂寞,莉莉整日沉迷網路。(顏麟宇攝)

結果那一次真的是莉莉的最後一次!殊不知她屢屢以相同化名在網路上出沒的身影與足跡,早被警方注意與鎖定,而這一天,邀約莉莉出遊的男網友就是便衣警察,他們旅程的終點站就是警察局。

法院判3年安置 從巴不得社工快來到驚覺事情大條

「我當下真的很驚恐,畢竟我才13歲,更重要的是,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更不能接受警察要通知我的爸媽,說我涉及援交、性交易。」莉莉回憶東窗事發的那一天。但該來的總是會來!莉莉永遠無法忘記,爸媽衝進警局倉皇失措的表情,不久,就看到媽媽崩潰地放聲大哭,就連爸爸都紅著一雙眼睛,一面怒沖沖地質問警方是否誤抓了他乖巧的女兒?另方面又不得不接受事實,以家長身分對著莉莉破口大罵。

莉莉說,最初得知依《兒少性交易防制條例》(現行《兒少性剝削防制條例》前身),事後她須接受社政單位的安置與輔導,她並不覺得害怕,甚至為了逃避面對父母的難堪,巴不得社工快快把她帶走;直到法院裁定的安置時間,從先隔離3天,到後來觀察3個月,最終竟她要接受長達3年的安置,莉莉才警覺事情大條。

「剛開始我的情緒十分反彈,因為我真的沒有存心要『賣』,不懂為何要被『罰』得那麼重!」莉莉說。

警察們最大的困擾,應該就是不知道是否該「開槍」。(圖片取自Pixabay)
當時警方通知父母到案,並告知她涉及「援交、性交易」,莉莉心裡十分反彈。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ixabay)

但機構新到任的校長及老師用真心與行動讓莉莉相信,安置她們的用意不是為了「處罰」,而是「保護」,更代表了一份愛與重生的機會。「最重要的是,住進機構後,爸媽每天打電話給我,每周帶吃的、用的東西來看我;尤其每當我表現良好獲得假期可以返家幾天時,他們引頸期盼的樣子,在在都讓我發現,爸媽是愛我的!」

更甚者,安置機構裡的同儕姊妹,雖不乏與莉莉年齡、遭遇相仿者,但「下場」往往與她南轅北轍,也令莉莉大受震憾。「一名還小我1、2歲的妹妹,就是為了改善家境自願下海性交易,家人平用她賺的錢也用得很高興,不料妹妹失風被抓進了機構,家人卻以她為恥,安置期間就連一次都不願意來看她。」

(延伸閱讀:拉K當藥頭、觀摩援交險下海 「叛逆囝仔」最終被「媽媽班導」這招給收了!

在安慰這位被家人背叛的「妹妹」,有時還會陪她一起哭的過程中,莉莉想了很多,也終於明白,即使是父母的愛,也非人人垂手可得,而相較許多人來說,她有多麼的幸福,又有多麼人在福中不知福,才會做出那些荒唐事。

性成了禁忌話題 她嘆:若爸早點跟我說就好了…

在機構內取得國中學歷,隨即順利完成高中學業,如今20歲的莉莉已是社會新鮮人,與父母之間的「冰山」也早就融解了!但身為過來人,她還是有話要說,「包括我家在內,國內多數親子間都太欠缺溝通,尤其碰到有關性的話題,更是能不提就不提。我想,若我爸早跟我說,「小心網路上有很多人對妳好,其實是在『騙砲』(誘騙上床),或許,我就不會走這段冤枉路了。」

至於學校該做的事,莉莉認為,大家喊了這麼多,多數學校最多只會拿個模型教學生怎麼用保險套,至於什麼情感教育,事前藥、事後藥該怎麼吃,萬一得性病、感染愛滋、懷孕了怎麼辦?全都隻字未提,難道這就是大人口中的性教育?「真的令人很無言。」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