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專欄:誰將香港推上自毀的不歸路

2019-08-31 06:20

? 人氣

香港反送中風波延燒八十餘日,超過5年前持續79日的「雨傘革命」,在十一中國七十周年國慶前平息示威,機率是微乎其微。(AP)

香港反送中風波延燒八十餘日,超過5年前持續79日的「雨傘革命」,在十一中國七十周年國慶前平息示威,機率是微乎其微。(AP)

香港一直被評為「全世界最自由的經濟體」。反送中運動進入第三個月,在中共強加政治枷鎖下,國泰航空及港鐵公司選擇向政治壓力低頭,香港失去得來不易、獲國際認可的經濟自由地位。

「反送中」示威在本文刊出之時,已經踏進八十多日,比五年前「雨傘運動/革命」的七十九日為長,無大台、具創意的運動走向,固然是運動持續的主因,而反中的國際形勢,也有利於阻止中國對香港採取任何直接鎮壓動作。

運動久未平息,北京經濟手段施壓

不過,血腥的實彈鎮壓不出現,不代表暴力對待抗爭者的場面不出現,布袋彈、橡皮子彈平射,令救護員失去右眼視力,不少抗爭者因而嚴重受傷;黑道分子肆意毆打、斬傷抗爭者和市民,造成嚴重的身體和心理創傷。

運動第三個月,一直未見平息跡象,民意反而對「勇武抗爭」的包容程度更高,「和理非」(意指和平、理性、非暴力)支持者也不譴責年輕人以激烈手法抗爭,使政府幾乎無法平息示威,愈鎮壓,反對政府的民意就更牢固。北京看在眼裡,自然就想辦法對香港其他可控勢力施壓,試圖透過經濟手段,減低示威活動的支持度。

7月31日,一名香港民眾跪地懇求香港警察不要攻擊示威者(美聯社)
香港警察利用布袋彈、橡皮子彈等鎮壓反送中示威者,民眾頻傳受傷。圖為一名香港民眾懇求香港警察不要攻擊示威者。(資料照,AP)

自從八月開始,不論是藝人抑或是企業,均面對中國嚴重的政治施壓。藝人要強力表態「我是護旗手」、表達對「一國兩制」的支持、反對港獨;同樣的,香港大企業也陸續在報章刊登廣告,表態反對暴力,並表達支持特區政府施政和香港警隊執法,再無灰色地帶可言。

更甚者,中國民航局對香港國泰航空發出「重大航空安全風險警示」,要求國泰航空立即停止「參與和支持非法遊行示威、暴力衝擊活動,以及有過過激行為」的機組人員,執行前往中國大陸的航班職務,並需要提前交出機組人員名單予中國民航局審核。

國泰航空一直是中國大陸的眼中釘,中國國航即使持有29,99%股權,但礙於香港法例和與國泰英資大股東太古公司的交易條款所限,無法成為國泰大股東,使中國無法控制此間重要企業的經營權。

1980年代,中資招商局與一眾香港親中商人開辦港龍航空,企圖打破英資國泰壟斷香港航權的局面。可是面對民航處的傾斜政策,港龍最終在長期虧損下,被國泰收購過半股權,至今成為國泰全資持有品牌。至於由海南航空持有的香港航空,亦因為海航陷入財困,而面對經營困局,結果旗下的廉價航空品牌香港快運航空,亦在今年被國泰全面收購。

國泰航空在今年順利克服燃油對沖合約所帶來的巨額虧損,迎來轉虧為盈的初春,但一下子遭「反送中」風暴而打沉。最終,國泰不單需要全面配合中國政府的要求,以保住中國航道和航線的使用權,更出手解雇支持運動或曾被捕的機師、空中服務員和後勤人員,無法抵擋政治壓力。

國泰航空行政總裁何杲疑似因香港「反送中」運動受北京施壓,於8月16日辭職。(AP)
國泰航空行政總裁何杲疑似因香港「反送中」運動受北京施壓,於8月16日辭職。(資料照,AP)

「全世界最自由的經濟體」蒙塵

另一邊廂,《人民日報》評論批評香港港鐵公司在示威衝突期間沒有停運,涉嫌「運載暴徒」,結果港鐵公司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示威干擾鐵路站運作,亦在遊行示威期間關閉鐵路站,對參加遊行的市民和鄰近居民造成嚴重不便。

不論國泰航空抑或是港鐵公司,均面對政治壓力凌駕商業考慮的問題,最終選擇向政治壓力低頭。香港本身一直都被國際智庫評為「全世界最自由的經濟體」,如今因為中共對香港強加政治枷鎖,而失去得來不易、獲國際認可的經濟自由地位。

建立一個城市,需要長年累月的努力和建設;而一個成功、受國際認可的國際都會和商業中心,則需要國際形勢、政治改變的配合,這些都需要上百年的工夫才可達成。

短短三個月,香港一下子由天堂跌進地獄,令企業失去在香港投資的信心。港府官員將企業失去信心、經濟倒退的責任歸咎示威者;但現實上,就是這班短視、庸俗的官僚,將香港推上這條自毀的不歸路。結果,港府連基本治理的正當性,也因表現差劣而逐漸失去。

交稿之時,七國峰會(G7)發出會後聲明,指《中英聯合聲明》持續有效,顯示對香港問題的重視。同日由香港民意研究所發表的最新民調數據,顯然林鄭月娥得分再跌至24.6分的低位,支持度跌至17%,跌穿死忠深藍基本盤的20%比率,支持度淨值跌至負五九%,而特區政府的滿意度和信任度,則跌至負63%和負37%的歷史新低。

欲於十一國慶前平息幾成幻想

在外國關注香港問題,以及香港主流反對林鄭政府的民意牢固內外交迫下,港府和北京政府如何「止暴制亂」,在十一中國七十周年國慶前平息示威,可謂困難重重,成為幾近不可能的任務。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刋《新新聞》1695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