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呂書練專欄:香港立法會大洗牌,激進本土派帶來新風險

2016-09-09 06:40

? 人氣

香港立法會選舉,本土派新政黨「香港眾志」頗有斬獲。(美聯社)

香港立法會選舉,本土派新政黨「香港眾志」頗有斬獲。(美聯社)

這是兩年前「佔中」之後的立法會選舉,由於過去四年香港經歷大規模反國教集會、反「人大政改方案」而展開的七十九天佔領行動、今年年初二的旺角暴力事件,以及近幾年斷斷續續的擾民式鳩嗚行動和針對內地人的驅蝗行動等等,造成向來對政治冷感的香港人紛紛站出來投票,以行動支持自己的代議士,有個別票站更出現排隊成龍等場面,投票人數(二百二十萬)也創立法會選舉新高,投票率達百分之五十八,比上届多五個百分點。

跟去年的區議會選舉形勢相似,本届立法會也是回應近年政治形勢變化後的大洗牌:更激進的年輕人上位。香港立法會本來共有七十席,但由於一半屬功能組別間接選舉產生,三十五位當選者在某程度上代表各利益團體,其選民(包括公司票)也較少,僅佔總投票人數約百分之五。所以,一般人最關注的是地區直選,尤其是上届開始引進、全港性投票的五席「超級區議會議席」,其結果在某程度上也是香港政治形勢的民情指標。

根據香港過去十多年立法會選舉投票結果,泛民和建制兩大陣營的地區直選支持者是六四比例,今年由於政治主張多元化和參政團體碎片化,尤其是泛民陣營,出現了所謂激進和溫和、本土自決和民主回歸等路線之爭而形成四大版圖:建制、傳統泛民、本土派和中間派,或簡單地分為建制和非建制。

香港立法會選舉,5位候選人「差一點」,未能躋身立法會。(從左到右/上:方國珊、黃毓民、黃洋達。從左到右/下:李卓人、王維基。來源;香港01)
香港立法會選舉,5位候選人「差一點」,未能躋身立法會。(從左到右/上:方國珊、黃毓民、黃洋達。從左到右/下:李卓人、王維基。來源;香港01)

從新一屆立法會的議席分布看,七十個議席中,建制派在地區直選及功能組別一共取得四十席,非建制派佔二十九席,理論上可有二十四席(三分之一)的關鍵議席數目,可在重大政策上保持否決權。從整體選舉結果看,今年的建制和非建制形勢沒有多大變化──以超級區議會泛民和建制候選人的總得票數為例,分別是771001和556348張,比例是五點八對四點二,建制得票總數雖有增加,但不足以影響大局。所以,建制今年派出三張名單,試圖爭得三個議席,結果跟去年一樣,只由新一代的民建聯正副主席李慧琼和周浩鼎取得兩席,深資的工聯會現任議員王國興排名第六落選,他是建制派唯一落敗的直選議員。

相反,由於參選名單眾多,尤其是一批打著保護本土利益的新鮮面孔出現,導致多位泛民現任議員落敗,包括新界西選區的工黨前主席李卓人、民協主席馮檢基,新界東的新民主同盟創黨主席范國威,港島區的工黨成員何秀蘭,以及被邊緣化的九龍東黃毓民──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觀點和做法,但他是議會中論述能力最強的議員。

雖然泛民五位資深議員落選,但兩大政黨民主黨和公民黨倒算是順利交棒,在激進本土和老練建制兩面夾攻下,總算保住原有議席,尤其民主黨七位直選候選人中四位是首次參選的「乳鴿」,在黨元老的抬轎和傳媒大力催谷下,都順利入局,其中出選超級區議會議席的社工兼作家鄺俊宇選前民調一直在第五(最後一席)和第六間徘徊。為了爭取這一席,重量級人物李柱銘、陳方安生等傾巢而出為其救亡外,佔中原始搞手戴耀廷搞的「雷動計劃」也在關鍵時刻呼籲其他候選人棄選和配票予他,結果這位年僅三十二歲的民主黨新星得票比之前排名首位的黨友涂謹申多出一倍以上,成為「超選」票王,而上届票王涂謹申卻差點丟失議席。

同樣的配票效應也出現在建制派的李慧琼、王國興、周浩鼎身上,本來李民調得分最高,王次之,周則跟鄺俊宇爭最後一席。在點票過程中,周得票更一度領先李,卻令王國興落選,因為從最後的得票分布上,建制的總票數根本不足以取得三席。這是香港選民集體默契下的傳統智慧:既然特首和功能組別議員都由建制主導,那麼,在立法會直選議席上要保住泛民的關鍵議席,以便在重大決策上制衡政府。

然而,泛民兩大政黨雖保住了原有議席,其他小黨如工黨、民協和新民主同盟等卻出現亡黨之虞,其中走基層路線的工黨去年區選的成績已強差人意,該黨派出十二人出選,僅三人當選;到了本届立法會,四位現任議員中,上届循社會福利界功能組別當選的張國柱因病退下,兩位資深議員李卓人、何秀蘭都落敗,僅選前民調低迷的張超雄成功連任,而民協和新民主同盟的兩位黨核心人物馮檢基和范國威都連任失敗,其黨友也沒能成功上位,後者選後更出現退黨潮。

香港立法會選舉本土派當選人羅冠聰(AP)
香港立法會選舉本土派當選人羅冠聰(美聯社)

在傳統泛民行情萎縮下,另一股激進的新生力量崛起,他們包括新當選的大專講師劉小麗、社運活躍分子朱凱廸、香港眾志羅冠聰,以及有港獨傾向的本土派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及熱血公民鄭松泰,再加上於功能組別當選的姚松炎,新興的本土勢力共有七席,佔立法會議席達一成,若加上民主黨兩位八十後「激進乳鴿」許智峰、鄺俊宇……這些二十出頭到三十歲左右的新議員,最大的優勢是年輕而沒有思想負擔,他們進場具有一定的象徵性。

政府之前為了杜絕港獨言論進入議會,取消了五名明言主張港獨者的參選資格,然而,港獨、民主自決、港人自主、去大陸化、城邦論等之間有何分別?恐怕政府官員都搞不清或不想搞清了。所以,如果以為二十六位新面孔會給議會帶來新局面,恐怕是一廂情願了。有人開始把希望放在換特首上,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議會的選舉結果只是社會縮影的反映而已。

殊不見,以香港復興會之名和「永續基本法」為口號參選落敗的前嶺南大學學者陳云根(即城邦論作者陳雲)已迫不及待地在臉書留言:「選完了,也忍完了。告訴大家,永續基本法是甚麼?永續基本法,就是港獨,貨真價實的港獨。」他甚至說,「可以在美國支持之下執行港獨議程。」

看來,香港人不但要再繼續承受因為政爭而致社會撕裂的苦果,還要在獨立與否這條新路上掙扎及面對新的政治風險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