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書練專欄:是秋後算帳?還是撥亂反正?

2017-08-22 06:40

? 人氣

香港「雙學三子」黃之鋒(右)、羅冠聰(左)及周永康3年前發起衝擊「公民廣場」,開啟雨傘運動。2017年8月17日,3人遭判刑入獄,黃之鋒半年、羅冠聰8個月、周永康7個月。(AP)

香港「雙學三子」黃之鋒(右)、羅冠聰(左)及周永康3年前發起衝擊「公民廣場」,開啟雨傘運動。2017年8月17日,3人遭判刑入獄,黃之鋒半年、羅冠聰8個月、周永康7個月。(AP)

香港回歸二十年,政府換届,女特首林鄭月娥上場一個多月,人們正期待看女媧如何補天、推動大和解之際,一場疑點百出的「強力部門跨境擄人」荒誕劇把香港人帶入恐怖氛圍中,接著迎來兩宗牽動許多香港人心弦的上訴法庭重審案件判決,令這盆渾水再起漣漪。不過,此一時不如彼一時,「狼來了」的故事講多了,也就失了效。

那樁連當事人和同道人都講得不清不楚的「擄人案」尚在調查中,暫不評論,另兩宗重審判案倒令人深思。兩案都發生在三年前那場「令香港再次揚名」佔領行動前夕,一宗是發生於2014年6月的「衝擊立法會案」──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正審議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撥款期間,包括十三名被告在內的一批反對該計劃的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大樓,他們用竹枝撬開玻璃門和拉扯鐵馬(鐵欄杆),行為粗暴且傷及保安員,各人皆涉及使用暴力。

另一宗則是同年9月26日發生的「衝擊公民廣場案」,該行動被視為引發79天「非法佔中」的序幕。當天本是由「雙學」發起大、中學生罷課的最後一天,由時任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以及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周永康、常委羅冠聰私下商議,突然發起衝擊行動,號召當時聚集於政府總部外的人群翻牆越欄佔領被他們形容為「公民廣場」的政府總部東翼前地,三人沒直接涉及暴力,但在場有人受傷。

香港「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3年前發起衝擊「公民廣場」,開啟雨傘運動。2017年8月17日,3人遭判刑入獄,黃之鋒半年、羅冠聰8個月、周永康7個月。(AP)
香港「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3年前發起衝擊「公民廣場」,開啟雨傘運動。2017年8月17日,3人遭判刑入獄。香港有人聲援也有人反對他們。(AP)

兩宗案件都在去年由原訟法庭判「參與非法集結」和「參與非法集會」、「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會」罪成,前者十三人各判執行「80至150小時社會服務令」,後者「雙學三子」則被判「120小時社會服務令至三個月緩期」。全部不用監禁,當時有不少輿論認為判決太輕,起不了阻嚇作用。

律政司及後向上訴法庭申請覆核。至本月15及17日,上訴庭法官重審兩案量刑時,分別改判十三人「監禁8至13個月」和「雙學三子」「監禁6至8個月」。加重了刑期,令各被告人由只需到諸如老人院或學校做做義工,改為入獄接受勞改,自然引起同道中人和家人不滿,哭訴不公,大罵政府(法官)秋後算帳、政治迫害等等。

然而,額首稱快的也大有人在,指撥亂反正,甚至有人仍認為判得太輕,尤其「公民廣場案」,因為那是非法佔領的前奏,而三子當時任意牴觸法律之餘,態度也輕佻驕恣。

年輕學子被判入獄,當然不是值得高興之事,但是如果年輕人犯了法而不受到懲罰,還自我感覺良好,法律就形同虛設。何況當初的「非法佔領」之所以對有些人還有點感召力,是因為有人聲稱「違法達義,甘承後果」。但「佔領行動」結束快三年,始作俑者不但沒「埋單兌諾」,更事先張揚「政治迫害」,語氣不無威脅之意。難免失誠信,令人搖頭嘆息,更惹不滿。

青春令人憧憬,更予人希望。所以,人們對年輕人永遠是包容甚至縱容的,尤其是被視為精英的大學生!三年前,那場激情澎湃的「佔領行動」給香港一些人帶來剎那的興奮,卻令整個社會付出沉重的代價──市民街道被堵,公共財物被毀,香港聲譽受損,社會嚴重撕裂,金錢損失更數以百億元計!

而且,為了少數佔領者那虛無縹緲又沒有方向甚至其內部都無法達成共識的所謂「真普選」,香港市民被挾持其中而陷入極度政治化的鬥爭氛圍中,佔領者針對的頭號目標人物──前特首梁振英失去了連任的機會,但香港人也喪失了珍貴的2017年普選特首機會!

記得佔領期間,我曾多次到達現場跟佔領者交談,坦白說,如果作為遊客或路人,看到狀如市墟的佔領地帶,你絕對會為可以在往日車水馬龍的市中心大馬路自由散步、享受清風吹拂而欣悅。但當你冷靜下來,環目四顧,到處都是被破壞的公共財物或違例僭建物,你只會痛心無比!

記得有一次,我在現場遇到幾位前來聲援的台獨人士,他們不無教唆地對佔領人士說:「你們太斯文了,應該更激更亂,要亂得徹底……」赤祼祼的煽惑,令人不寒而慄,惟恐天下不亂的居心昭然若揭。這是隔岸觀火的外地人或到此一遊的過路人難以明白的心情。

他們看到的是一場猶如嘉年華會般的露天大派對,在這個猶如共產天堂般的地方,有免費的帳篷供你露營,還有任你嘲笑甚至辱罵的警察為你守夜;任飲任食,任取(零食)任用(美容品);可以輕歌曼舞,也可以高談闊論,年輕的學生領袖猶如明星般受擁簇、被追捧,風光無限,鋒頭搶盡……。

警方採取武力驅散後,數以萬計市民佔領金鐘主幹道,並亮起手機燈光。人潮經後方夏慤道天橋延伸至干諾道中。(維基百科)
警方採取武力驅散後,數以萬計市民佔領金鐘主幹道,並亮起手機燈光。人潮經後方夏慤道天橋延伸至干諾道中。(2014年9月29日晚,金鐘夏慤道/維基百科)

然而,這群當初口口聲聲「違法達義,甘願坐牢」的人真的面對刑期時,卻哭喪了臉,投訴被「政治迫害」。當我看到諸如「他們是這麼年輕、這麼正義,這麼愛這個城市,花了大量心血守護土地……」之類的矯情文字,我的眼前湧現是另一幅悲慘的情景:「他們是那麼卑微,那麼寛容,那麼熱愛生命,忙了大半輩子卻連基本的棲息處都沒有……」

所以,我很想問一問:到底是一些人奢侈的郊野綠意或虛無縹緲的「理想」重要?還是另一些人實實在在的生命尊嚴更重要?

民主是美麗的想像,當我們在書本裡閱讀民主先鋒為爭取他們相信的公義而昂然走向監獄,或革命先烈為建構心中的理想社會而付出鮮血代價時,我們會為其崇高的情操兼及以身作則的行動而肅然起敬,然而,當你親身經歷了標榜「和平」卻充斥「暴力」的「XX運動」後,而發動者事後又諸多詭辯和推搪時,你就知道這些人口中的「民主」是怎麼回事!

香港可幸的地方是,有法治傳統的殖民者在一百五十年的統治中留下了一個好傳統──法律制度,並在這套制度的保障下,建立起講規矩、守秩序的文明社會,人們得以享受到最大的自由。但有些自命精英者卻把自己的自由建立在大多數人的痛苦上,法律和自由任由其玩弄於股掌中!

其實,從國際都市的街頭,走上超級大國的國會大堂,再走入黑暗的監獄,這是一個革命者和政治人的必然之路;有風光,就有代價,有光環,就有枷鎖,這就是人生。但對政治人或革命者來說,入獄是加冕,也是歇息之地和反思之所。

青春充滿激情,卻也摻雜瑕疵。光環來得太早,又一路順風,對年輕人來說,未必是好事。時間永遠站在年輕人這一邊,扣除假期,不用半年已可出來。若真有心,獄中深刻反省,再潛修五載,他日捲土重來,還不到三十歲。

在這意義上看,法院稍加刑期,與其說是迫害,不如視為累積政治資本──如果認真省思又堅持下去。又何來秋後算帳呢?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