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北松觀點:郭台銘,不會離開戰場

2019-07-19 07:10

? 人氣

即使初選落敗,由郭的過往行事風格和心理素質觀察,郭台銘,不會離開戰場。(郭晉瑋攝)

即使初選落敗,由郭的過往行事風格和心理素質觀察,郭台銘,不會離開戰場。(郭晉瑋攝)

自從國民黨揭曉總統初選民調結果後,郭台銘會不會「脫黨參選」,瞬時成為2020大選備受矚目的不可測變數。號稱觀察政治多年的名嘴們,斟酌於聲明文字、臆測郭的動向,提出了各式各樣的説法。

台灣對政治運作實務的分析,尤其是政治人物的行為分析,向來非常缺乏主角、關係人、群眾的科學研究,更忽略了相互牽連動態因素的影響。以郭會否「選下去」為例,即使是典型的樂透式猜測,或許也可以由郭的人格特質與初選經過,略窺其未來可能的發展。

首先,測度郭的決策行為,千萬不要忘記,郭是歷經困難險阻的企業家。他商場征戰經驗過的磨練、阻礙、壓力,是常人的幾千萬倍。一蹶不振、一敗即潰,決不會是郭的風格。反而「何處跌倒何處站起」、贏得最後勝利,才會是郭氏思維模式和行事作風。

一般的政治人物,政治是全部資產。沒有政治舞台,等於失去未來、喪失東山機會。(像韓留白十數年還能走老運的,罕之又罕)。所以,政治人物怎麼都得留在戲台,也就容易妥協、合作。

郭則不同,他富可敵國、望重國際,政治對他而言,就是他口中的「歷史定位」,是他商場稱霸之外的另一片疆土。他要在歷史上寫下:郭台銘是成功挽救台灣命運、改變兩岸歷史、化解美中台衝突、營造國際新局面的企業家。這些可都不是金錢買得到的,也不是成立智庫提政策就能得的,甚至連所謂的「第三方勢力」,也有很大的落差。目光聚焦在歷史定位,方向和輪廓就很清晰,只剩作不作得到的問題而已。

財富、歷史定位,在郭心中輕重明確,所以,郭才説,願「散盡家財」。不要小看了郭的決心和使命感,更別説,初選(不管原因為何)的大敗,對郭的羞辱;更別提,初選過程中的特定媒體對郭的抨擊了。

如果,郭是像市井小民堪摧易揉容易放棄,或像政治人物耳聰目明容易交易、妥協、轉彎,郭台銘就不會是郭台銘了。熱情、使命和理想,總是最終、最大也最危險的推動力量。可以不同意郭的政策內容或實踐能力,但千萬不要小覷郭的使命和理想;千萬不要輕看郭對「中華民國」的責任感;千萬別等閒對待郭的「永不放棄」。

其次,郭是絕頂聰明人。企業併購、商場爭戰,起手失利、碰壁,是家常便飯,他會反省、修正錯誤,他會找到勝利方案。

鴻海併購夏普,由日本政商充滿疑慮齊聲反對,到樂見其成共同協力,一波三折歷時四年。其間,何曾少過徹底完全失敗的挑戰?百折不撓、歷險彌堅的郭式心理素質畢見無遺。

如果他想大選獲勝、制壓韓蔡(指旺中)無以復加,把面子和歷史一次翻轉,當然是人情之常,但那要有成功可能性才行。退而求其次,今天真的不行,徐圖明天也只好如此。就像愈重要的併購案,愈是百轉千廻一般。

所以,郭會深思遠慮、會改變團隊、戰法,郭不會笨得故技重施,(雖然,郭初選選得實在差勁)。理性郭,會在找到勝利之道後再出發,這就是他「永不放棄」的內在宣告。感性郭,會不會執著今時今日再次決戰?理性、感性的抉擇、勝利方案的規劃、執行,才是當下的思考課題。

所以技術上,郭不僅不會「脫黨」,反而會以「榮譽黨員」之姿,在初選公平程序下的可疑結果,(如果韓又聲量急墜、影響及於立委),以護台、救黨為訴告,「永不放棄」地以各種形態「正式參選」。他可能自己上場,也呼群聚義;他可能不自己參選,但他以政策參選,組建政策平台,甚或有組織或無組織的獨立機制,提出政策議題、支持相同理念立委參選人。總之,郭如果今天認敗乾淨退場,就實在不是強人郭風格了。

很多名嘴揣度,郭為什麼只説祝福,卻不提「支持」?

祝福是禮貌的客套話,而支持卻是對韓人格、政見,乃至過往政治表現的肯定。

政客為求妥協全身,恭喜、支持一包遞送。實業家郭卻大不同。郭的剛性思維,選舉可以敗,人格卻不能降。郭如果口頌「支持」,那比初選落敗還傷人,選舉是投票投出來的,人民的決定常常失智盲從。喊支持,那就是心悅誠服五體投地了,就是全非昨日之我了。郭是不會認為他初選期間所提種種是錯的,此所以,他説,他會繼續他承諾的履行。

由郭的過往行事風格和心理素質觀察:郭台銘,不會離開戰場的。

*作者為公務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