艋舺.萬華:《臺北歷史.空間.建築》選摘(2)

2019-07-19 05:10

? 人氣

台北市廣州街剝皮寮街區。(陳明仁攝)

台北市廣州街剝皮寮街區。(陳明仁攝)

剝皮寮

萬華地區目前仍保存有清代街道樣貌的,當推「剝皮寮歷史街區」。這裡位於清代艋舺核心的東南側,清代稱為「福皮寮街」,街尾為清代艋舺營盤駐軍之所在,也是通往古亭庄的道路。古亭庄、景尾(今天的景美)可以經過這裡到艋舺港口,也因此清嘉慶年前就已形成市街。後來,因為「福」的臺語發音和日語的「北」相近,所以在地圖上日本人記為「北皮寮」,而「北皮寮」以臺語發音就成了今天的剝皮寮。

當地的耆老提到,因為以前從對岸進口福杉,曾在這裡進行剝皮加工,再作為高價建材賣到各地。「福皮寮街」或「剝皮寮」的名稱,很可能就是由此而來。

20171006-台北市廣州街剝皮寮街區即景。(陳明仁攝)
台北市廣州街剝皮寮街區即景。(陳明仁攝)

清代與日治初期原來呈曲線的街道,經過日治時期的市區改正後,在龍山寺南側規畫今天的廣州路,並在原有的頂新街東側,祖師廟前方規劃今天的康定路,加上康定路東側的昆明街,使得原福皮寮街被截斷,只剩在老松國小南側的部分。

同時,原有街道也就是今天的康定路一七三巷,就成為後巷。由於北側是老松國小,所以街道北側的街屋仍朝向一七三巷,而南側街屋則轉向,以原來的背面新作牌樓立面,面對廣州街,但原有正面仍保留,成為兩面店。而新開康定路後,原來的街屋在西側面新作牌樓,面對康定街,也就是今天康定路一七三號至一八一號。

康定路一六三—一七一號的五棟連續街屋立面為紅磚造,加上洗石子裝修,女兒牆上有加上紅色粉的格子狀裝修,呈現紅白相間的美感。上下推拉窗下方有呈現水平感的弧形花臺,下有牛腿,相當精美。這連棟建築是一九一○年左右,臺灣人林禮設立之「永興亭船頭行」所在。「永興亭船頭行」旗下曾有三十餘艘運輸船,主要經營臺灣往來福州、泉州、漳州、廈門之間的航運貿易,兼營大陸福州杉木及石材等建築材料的販售。林禮的孫子林明陽曾說起阿公那代以前,即有帆船將福建福州的杉木運來臺灣,從淡水河邊的大溪口附近上岸後,用牛車把杉木拉到此地除去樹皮,販賣到各地作為建材。

林禮之子林佛樹為著名的經濟記者,曾經擔任《臺灣新民報》經濟版主筆,並著有《臺灣經濟要覽》、《臺灣經濟的基礎知識》等多部經濟相關著作。於新民報擔任多年記者,在一九四一年(昭和十六年)《臺灣新民報》改版為《興南新聞》之後,則擔任論說委員兼社會部長。一九四六年林佛樹在此創辦「臺灣經濟日報社」,每日發行量約為千份,直到一九五六年結束發行。

康定路一七五—一八三號亦為紅磚造的建築,正面窗下有洗石子裝修的花臺,加上窗戶上方的洗石子裝修楣梁,呈現紅磚與白色水平帶對映的特色。據說康定路與廣州街轉角處這個地點,過去是煤炭與木炭商聚集之處,曾被稱為「土炭市」。道路開闢後,土炭市逐漸沒落,因為廣州街上開有茶室,客人多為三輪車夫,又成為三輪車夫聚集之處。後來在一八一號開有新富興飲食店,由於經營者綽號為蜘蛛,所以客人又稱這裡為「蜘蛛麵店」。現在轉角的一八三號則成為「萬華心願景」社區工作站。

廣州街上過去有長壽號茶桌仔店,騎樓也是當地居民聚會飲茶的空間。還有經營米店的宋協興商號,以及提供泡澡的鳳翔浴室。此外,據說清末國學大師章太炎,也曾在戊戌政變失敗後到此避難半年,居住在今天的廣州街一二三號,擔任《臺灣日日新報》漢文版的記者,發表了五十多篇批判清廷與對臺灣觀感的文章。而昆明街與廣州街轉角處的建築,曾經是京都帝國大學醫學博士呂阿昌所開設的「懷安醫院」。

康定路一七三巷內過去有旅館──日祥旅社、「茶桌仔店」──秀英茶室、道壇──威靈壇、裝訂廠──「臺陽製本所」等。這一小段巷道呈現出清代街道的尺度和空間特色,同時有些街屋內部仍然保存部分清代的建築樣貌,可以看出當時的建材和構造。而建築外觀則多呈現日治時期新作的立面或門面,各街屋分別歷經過各種不同的使用功能,訴說著不同時期的街區角色和故事。

20171006-台北市廣州街剝皮寮街區即景。(陳明仁攝)
20171006-台北市廣州街剝皮寮街區即景。(陳明仁攝)

日治時期的街屋

日治時期,傳統船頭行被新起的「會社」所逐漸取代,帆船也逐漸被汽船所代替。然而萬華仍因原有的地利優勢,以及新設的鐵路車站,繼續成為傳統商品的集散地。此時的產業類型包括金銀紙、中藥、稻米、蔬果、糕餅等,以及因應而來的服務業,例如飲食料理店、公共浴室、旅館等。染房則因日本人引進新式的染布技術和設立大型工廠,臺灣傳統染房只能小規模經營,數量漸漸減少,到昭和年間就只剩一間傳統染房登錄在官方紀錄上。原有的木材行則由原來南側的料館街,移至北側沿岸的三號碼頭周邊。

今日雖然仍保持當時既有的道路,但因為道路拓寬的關係,街道景觀已經改變了很多,目前在今天的貴陽街──原來的第一街,也就是從大溪口街、歡慈市街、直興街延伸到草店尾街之區域,尚保存一些外觀為磚造的立面,且有些建物的內部仍維持清代街屋構造。老明玉香號位於貴陽街二段一四九─一五五號,目前仍繼續經營傳統香燭業,外觀上使用日治大正時期最常用的紅磚,與對面曾為聚樂遊料理亭的紅磚街屋相互輝映。

位於貴陽街與西園路交口處的朝北醫院,興建於一九三○年代,曾是萬華最著名的醫院之一,與延平北路的仁安醫院並稱「北仁安南朝北」,創辦人李朝北為日治時期的名醫。由目前仍然留存在建築轉角立面的洗石子泥塑裝飾與仿愛奧尼克式柱頭的裝飾柱,可以想見當年華麗的建築外觀。

日治時期新開闢的街道內江街和廣州街,現在也留有日治時期市區改正後街道的特色。內江街與康定路口的連續型街屋,原來是江日益木材行,亦有精美裝飾的立面,平面呈完整的L型,街屋進深較淺,用以在內側留出空地堆放木材,還曾設有浸泡木材用的水池。廣州街除了剝皮寮側的街屋外,對面也留有日治時期現代主義風格的街屋,雖然被招牌擋住,仔細看仍然可以看出過去精心的設計。

*作者王惠君,日本橫濱國立大學博士,現任國立臺灣科技大學建築所教授,同時擔任文化部古蹟歷史建築紀念建築審議委員、文化部聚落建築群史蹟及文化景觀審議委員、新北市古蹟歷史建築紀念建築審議委員等。本文選自作者新著《臺北歷史.空間.建築:新莊、艋舺、西門、大龍峒、圓山、劍潭》(左岸文化)

(左岸L)臺北歷史.空間.建築_平面書封.jpg
《臺北歷史.空間.建築》平面書封。(左岸文化提供)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