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324衝突 前警局長黃昇勇一審無罪 司改會嘆:司法成就平庸的邪惡

2019-07-18 18:31

? 人氣

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期,時任前台北市警察局局長黃昇勇因涉嫌用暴力作法驅離抗議群眾遭提告,最後判定其無罪。圖為324警方驅離的畫面。(資料照,余志偉攝)

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期,時任前台北市警察局局長黃昇勇因涉嫌用暴力作法驅離抗議群眾遭提告,最後判定其無罪。圖為324警方驅離的畫面。(資料照,余志偉攝)

因太陽花學運所引發的324「行政院驅離」衝突事件,事後經前立委周倪安自訴,提告時任台北市警察局長黃昇勇涉嫌殺人未遂、傷害及強制罪,台北地院今(18)日進行一審宣判,最後宣判黃昇勇無罪。對此,民間司改會發布由反黑箱服貿義務律師團發表的聲明,感嘆司法成就平庸的邪惡,即使5年過去,人民追訴國家暴力的路途仍困難重重。

聲明中指出,在324行政院驅離事件之後,曾有超過40位被害人提起自訴,但大多都被法院以程序理由技術性不受理;等到有法官願意受理調查後,卻不讓周倪安之外的自訴人追加成為當事人,只能以被害人身分在庭期最後陳述意見,顯見程序參與十分不足。

指警集體施暴 司改會聲明:這是國家組織性犯罪

針對黃昇勇的罪行,聲明中表示,324當日黃擔任現場指揮官,放任員警強行用警棍毆打、盾牌剁擊、甚至以強力水柱直射和平靜坐民眾,且在蒐證光碟能看出,當時許多警察集體性對和平靜坐的民眾施暴,顯然並非個別員警失控行為,而是國家組織性進行犯罪;但最後卻判黃無罪,難道司法認為他不用對國家暴力負責?

2014年323大陽花攻佔行政院,隔日凌晨警方強制驅離。(資料照,余志偉攝)
反黑箱服貿義務律師團發表的聲明表示,324當日許多警察集體性對和平靜坐的民眾施暴,顯然並非個別員警失控行為,而是國家組織性進行犯罪。圖為324當天警方以水柱驅離民眾。(資料照,余志偉攝)

聲明中寫道,台灣作為曾經長期遭受威權統治的國家,許多人民在陳抗中追求民主,時常遭受國家暴力卻無力反擊,除了因為在權力不對等的關係下,難以指認個別加害人,更重要的是,「舊型態的司法系統時常是加害體系的一環,使得究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們如何能期待國家權力受到節制而停止與人民為敵?」聲明中也直言,台灣自詡保有民主法治精神,卻在本案審理時以依法令的行為作為個人免責的藉口,顯然忽視了平庸的邪惡之所以孳生,正是藉由科層體制下縝密的分工、冗長的流程,使分工稀釋個人自主判斷的責任感,讓一群再平庸不過的人,成就如國家暴力這樣巨大的邪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