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自己的課綱自己審」 參與有了,那教育實踐呢?

2016-07-27 06:20

? 人氣

課綱爭議不斷。今年立法院於5月17日三讀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部分條文修正案,終止黑箱課綱。

課綱爭議不斷。今年立法院於5月17日三讀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部分條文修正案,終止黑箱課綱。

高中生是學生,小學生也是學生,但是兩者之間的學識和人生經歷差異很大,很難互相代表。再例如文科生是學生,理科生也是學生,但是所學領域不同,有自己獨特的學習經驗,也不適合互相代表 … 我認為課審會納入學生代表,並且代表資格廣納各個年級有其正面的價值,那就是「公民參與的實踐」。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早在去年轟動全台的學生反黑箱課綱運動中,就產生了「自己的課綱自己審」的呼聲,支持者藉此希望能增加課綱審查的透明度,並增進學生對切身公共事務的參與。今年5月17日,「高級中等教育法修正案」(以下稱「高教法修正案」)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將學生代表納入課綱審查委員會,這個問題在社會上一直爭議不斷。贊成方認為此舉有助於促進學生以「使用者」的身分表達他們的教育需求,以實際監督來增進課綱調整的透明度,並能擴大學生的公民參與機會;而反對方則認為學生還在學習階段,對所要學習的內容缺乏全盤的了解,無法對課綱修訂的方向提出具體的意見,學生參與課綱審查並沒有實質意義,甚至可能被有心人利用而將課綱審查拉入政治鬥爭的漩渦中。

20150805-SMG0045-034-反課綱學生將新課綱教科書打成紙漿,用來「自己的課本自己印」-曾原信攝.jpg
反課綱學生將新課綱教科書打成紙漿,用來「自己的課本自己印」。(曾原信攝)

「課程審議會學生代表遴選會議」於近日召開,其中與會學生認為遴選程序存在明顯瑕疵,在近十小時馬拉松式會議討論後,任無法順利選出學生委員,因此將擇日再開遴選會。此一波折,又再度吸引各方的目光與論戰,批評者如曾任課審委員的實踐大學講座教授陳超明認為此舉是「搞民粹、和稀泥」,任由政治綁架教育,讓課審會委員淪為「市場叫價」學者李家同更直言「教育部瘋掉了!」,有學問的人也不一定能審課綱,還要有經驗,「可是國中生和小學生,我就不懂他們能表示什麼意見?」。支持的觀點如專欄作家海東青舉出美國讓學生參與課綱審查的例子來反駁「專業至上」的觀點,認為「專業不等同特權,不等同具有壟斷公共政策的權力;專業身份也不等同正確無誤的專業知識,更不等同於具有免於公眾檢視的權利。」,學生參與課綱審查是教育政策公共參與的一環,作家朱宥勳認為學生代表的專業知識不是最重要的,因為課綱制定還是由專家完成,學生代表在課綱審查可以分享其「使用者」的經驗

學生審課綱到底是審什麼?

一般大眾聽到學生審課綱,可能直覺上認為學生對於課綱的內容掌有一定的生殺大權,但在實際的操作上,學生代表到底會參與課綱調整的哪些環節?對於課綱最終的內容有什麼樣的影響力?要回答這個問題,就要進一步了解5月在立法院三讀通過的「高教法修正案」。

根據「高級中等教育法」(以下稱「高教法」)在2016年公布的條文,課程審議會分為審議大會及分組審議會兩種,其中審議大會設置委員四十一至四十九人,政府機關代表不得超過委員總人數之四分之一,其餘非政府代表包括國內具教育專業之專家學者、教師組織成員、校長組織成員、家長組織成員、其他教育相關之非政府組織成員及學生代表。審議大會的職責包含「課程綱要總綱、各領域、科目、群科課程綱要之審議。」,並且「課審會審議大會之決議,應有全體委員三分之二以上出席,以出席委員過半數之同意行之。」也就是說當選的學生代表除了將能在課綱審議大會發表意見外,也兼具表決通過課綱的任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