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這樣的政變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2016-07-27 06:30

? 人氣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美聯社)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美聯社)

對國家領導人而言,政變是一場噩夢,2014年的泰國、2013年的埃及、2009年的宏都拉斯與2006年的斐濟……政變一旦成功,前任領導人命好的攜家帶眷出國流亡,命不好的淪為階下囚。但如果是不成功(未遂)的政變呢?

豬羊變色,因禍得福,只能以「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形容。

近東與中東最重要國家之一土耳其,最近就發生了這樣一場政變。一批軍人原訂7月16日拂曉發難,但因事機敗露,提前在15日深夜動手,出動部隊、戰車、攻擊直昇機、戰鬥機進駐首都安卡拉(Ankara)與第一大城伊斯坦堡(Istanbul),佔領參謀總部與國營電視台,封鎖博斯普魯斯海峽(Bosphorus)大橋,攻擊國會大廈、警察總部與情報機構總部。

政變,轟轟烈烈,虎頭蛇尾

雖然一開局就轟轟烈烈、舉世關注,但是天不從軍頭之願,這場政變不到24個小時就虎頭蛇尾,以至少246人死亡、2185人受傷血腥收場。「被政變」但逃過一劫的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以另類方式獲得一場勝利,而且他說,這場政變是「真主賜予的禮物」。

此言不虛,「殺不死我的只會使我更強大」,16日天亮之後,艾爾多安抖擻精神,軍方首當其衝,高階將領100多人(土耳其全軍1/3)琅璫下獄。但是讓國際社會瞠目結舌的是,艾爾多安很快就轉移目標,開始整肅檢察官、法官、警察、公務員、教育體系、學術體系,展開土耳其近20年來最大規模的整肅行動,目前已經有6萬多人遭到逮捕或解僱。

整肅,從軍方開始,一路延燒

原來艾爾多安真正的敵人不在首都安卡拉,不在老家伊斯坦堡,而在數千公里外美國賓州偏僻的波可諾山區(Pocono Mountains),一個高齡75歲的伊斯蘭教士居倫(Fethullah Gülen)。此人曾經與艾爾多安肝膽相照,結盟對抗軍方的反伊斯蘭主義勢力,但2013年之後反目成仇,如今已是肝膽俱裂。

艾爾多安及其領導班底一口咬定,已經17年不曾回國的居倫神通廣大,從數千公里外遙控這場政變,而且他領導的「居倫運動」(Gülen movement,Hizmet)有如病毒、癌細胞,早已滲透進入土耳其的各個體制。除惡務盡,艾爾多安顯然趁著政變之後名正言順、民氣可用,想要畢其功於一役。

修憲,從虛位元首升級為實權總統

政變是叛國重罪,的確必須嚴厲懲治以儆效尤。但是整肅過後呢?人盡皆知,艾爾多安2014年自總理轉任總統以來,念茲在茲就是修憲,要把土耳其政治體制從內閣制修成總統制,要讓虛位元首的總統升級為實權總統(儘管他已經自居為實權總統)。

為了這個目的,艾爾多安去年讓國會在5個月內兩度改選,逼迫頗有才幹但配合度不高的前總理達武特奧魯(Ahmet Davutoğlu)去職。但國會修憲門檻仍是一道關卡,如今有了政變這個天賜的禮物,一般認為艾爾多安很快就會啟動修憲工程。

目標:2023年土耳其建國百年

艾爾多安先前曾經表明,希望總統大位至少可以坐到2023年,那年的10月29日是土耳其共和國建國百年紀念日。屆時艾爾多安也才69歲,就算身體不行,兩個兒子阿和默特.布拉克(Ahmet Burak)與畢拉爾(Bilal)應該會做好接班準備。

因此,在整肅過軍方、司法、警察與教育學術界之後,艾爾多安恐怕很快就會把矛頭轉向反對黨,軟硬兼施,敬酒罰酒齊灌。至於土耳其的新聞媒體,過去幾年來已經飽受摧殘,恐怕發揮不了太大作用。

歐洲,難民潮要靠土耳其

「外國勢力」呢?土耳其向西望是歐洲,向東望是亞洲,向南望是中東,向北望是俄羅斯,戰略地位無比重要,也帶給它非常豐富的籌碼。艾爾多安2003年即位之後,有一段時間想向歐洲靠攏,甚至想加入歐盟,但歐盟要求的改革實在不對他的胃口,雙方關係一度緊張。

去年歐洲被難民/移民潮淹沒,被迫與艾爾多安達成條件優渥的協議,委請土耳其協助進行邊界管制,並接納被遣返的難民/移民。七一五政變之後,艾爾多安揚言要恢復死刑,擺明了對歐盟採取高姿態(歐盟28國都已廢死,歐洲其他國家也都已廢死或停止執行死刑)。

北向,艾爾多安打俄羅斯牌?

冷戰時期,土耳其是北約(NATO)鉗制蘇聯的南方重鎮,兩國原本就有極深的歷史恩怨。近來因為敘利亞內戰的關係,土耳其與俄羅斯一度交惡甚至交火,可是就在七一五政變之前,安卡拉主動對莫斯科釋出善意,關係出現解凍跡象。政變之後,雙方更是熱絡,艾爾多安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下個月將舉行高峰會。

除了對歐盟與美國打「俄羅斯牌」之外,普京「總理─總統─總理─總統」的循環執政模式顯然也是艾爾多安的榜樣。另一個專制集權政體大國中國,則是讓艾爾多安觀摩如何在高壓的政治環境中發展經濟、維持安定。

美國,空軍基地被居倫問題綁架?

美國呢?歐巴馬總統剛上任時,推動與穆斯林國家大和解,選擇的起點就是土耳其與埃及,期盼兩個國家能夠在近東、中東地區樹立公民社會、民主轉型的典範。但諷刺的是,如今這兩個國家卻是越來越專制集權,而且領導階層反美情緒高漲。

敘利亞內戰兵連禍結與伊斯蘭國快速崛起,大幅加深了美國對土耳其的倚賴。一開始兩國信誓旦旦要推翻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推翻不成,反而養虎貽患,讓伊斯蘭國坐大。艾爾多安原本對打擊伊斯蘭國持曖昧態度,美國直到去年7月才好不容易爭取到他的同意,讓美軍與聯軍的戰機使用土耳其南部的印吉利克空軍基地(Incirlik Air Base),進行空襲伊斯蘭國的任務。

但兩國關係依舊緊張。七一五政變爆發時,有消息指稱印吉利克空軍基地指揮官涉案,土耳其當局一度封鎖基地,關閉電源供應,似乎有向美國示威的意味。後來艾爾多安的一名閣員指稱美國是政變主使者,迫使歐巴馬總統親自出面闢謠。居倫問題則讓局面更為敏感,艾爾多安一再放話要求美國引渡(兩國有引渡條約),華府當然不能輕易答應,但是也擔心因此失去印吉利克空軍基地,還需小心應對。

政變,第二場已經開始

目前看來,除非伊斯蘭國(IS)的恐怖攻擊把土耳其社會搞到民不聊生,除非庫德族(The Kurds)問題惡化為內戰,否則從土耳其國內到國外,似乎沒有什麼力量夠阻止艾爾多安升級為實權總統,甚至升級為「蘇丹」(Sultan)──一個世紀前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的最高領導人。

因此,這可能是一段非常諷刺的歷史。艾爾多安敉平了一場政變,捍衛了土耳其的民主體制;但是隨即發動另一場「政變」,親手扼殺這個體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