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南鐵張宅古井冒湧泉,三年前內政部忽視的議題

2019-05-28 06:30

? 人氣

南鐵地下化強拆戶張家古井,不到六米就有清澈湧泉。(朱淑娟提供)

南鐵地下化強拆戶張家古井,不到六米就有清澈湧泉。(朱淑娟提供)

交通部鐵工局原計畫強拆台南鐵路地下化不同意戶張宅,事後以發現一口百年古井而緩拆,日前文史工作者掀開井蓋,意外發現超過一甲子未取水的古井,不到六米就有清澈湧泉。而早在三年前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就曾經六度在內政部都委會提出鐵路沿線的地下水風險,但都被刻意忽視,如今古井湧泉出現,等於是在回應都委會的傲慢以及不作為。

從2012年起南鐵地下化的爭議,大都圍繞在土地徵收的合理性及必要性,伴隨而來的辯論是工程手段的比較。但陳椒華突然現身在2016年1月27日的內政部都委會,並提出鐵路沿線地下水問題,一直到2016年8月9日都委會通過,她六度在都委會提到相同問題,但內政部似乎沒有能力處理專業的水資源爭議,最後被冷處理而沒有進一步討論機會。

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六度在都委會提出地下水問題卻不被重視。(朱淑娟提供)
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六度在都委會提出地下水問題卻不被重視。(朱淑娟提供)

都委會並未認真回應有關地下水的爭議

陳椒華比較兩本成大的報告,提出交通部報告低估地下水上升及下降,其結果是,地下水上升將造成台南東區、北區淹水,地下水下降則可能造成鐵道西側地層下陷。她並指出交通部的模擬有幾個不合理之處,包括報告未經驗證、乾溼季模擬的地下水位相同、流向不合理等等。此外她也說,環評並未評估工程範圍內四條河川對地下水工程的影響,並提出因應對策。

而內政部在歷次都委會回應陳椒華的問題如下:

第一次,2016年1月1月27日,主席是劉玉山、施鴻志,這兩位完全沒回應,只說:「你們害小組揹黑鍋,這個案子還是要在大會決定。」

第二次,2016年4月15日,交通部鐵工局回應:「這是委託成大做的,你們講的會造成地層下陷、海水入侵,這些都是憶測不客觀。」

陳椒華:「我們提出的問題都沒有得到回應,我們問報告有沒有審查不敢講,這很重要,攸關東區是否淹水、西區是否下陷,主席你要處理。」

第三次,2016年6月14日,主席是內政部次長花敬群。陳椒華:「我們提出交通部報告有錯都不回應,要求重新調查地下水影響。我們也曽兩度向台南市政府陳情也不回應,只好控告交通部偽造文書。」

第四次,2016年7月2日,陳椒華:「我們提出模擬數據有問題,回歸分析得到的值不會超過地下水20公尺,但實際水位資料卻有超過。」

這次時任台南市秘書長李孟諺回應:「兩本報告設定範圍不同,呈現的結果也有一些不同,如果就此說有偽造太擴大解釋了。」

第五次,2016年7月26日,陳椒華:「我們上次專案會議的爭點沒釐清,為什麼他們不用回應?」

花敬群:「委員聽很多次了,要大家百分之百接受不可能。」

陳椒華:「地下水位要講清楚。」

花敬群:「誰來定義講清楚?」

陳椒:「他們為什麼不需要講清楚,之前爭議這麼多。」

花敬群:「他們說了只是你們不接受。」

第六次,2016年8月9日。陳椒華:「都委會不處理地下水,我一直思考這是一個重要的議題。」

花敬群:「這是陳情意見,不是程序問題,謝謝請坐。」

20180802-內政部次長花敬群2日出席住都中心揭牌儀式。(顏麟宇攝)
南鐵地下水問題,內政部次長花敬群也沒有認真面對。(資料照,顏麟宇攝)

工程技術爭議,都委會應請專家鑑定

從以上六次都委會陳椒華與行政機關的對話可以看出,她提到的地下水爭議都沒有進一步被討論的機會,甚至被隨便回應。她曾經建議,可以比照台南永揚掩埋場案,環保署另組專家會議的方式來釐清地下水,但也沒被接受。

內政部都委會的委員少有工程背景,的確無法理解工程,但無法分辯工程問題,又不另請專家協助,就可能做出不專業的審查結論。政大地政系助理教授戴秀雄曾建議,我國行政程序法採職權調查主義,基於行政程序的公平性,關於都市計畫關鍵性的技術面問題,必須要求提供資料,讓民間提出反證。

另外還可以參考環保署環評審查的「專家會議」做法,當審查內容涉及重大專業爭議,已無法由委員審下去時則暫停審查,先聘請專家舉行特定議題的專家會議,釐清工程、工法的優劣後,再將專業結論納入都委會小組討論。

聽證會也是一個公開辯論的好機會,但花敬群任憑居民苦苦哀求,從頭到尾否決辦聽證的可能性,反而用很輕率的態度在處理專業的工程問題,這使得都會委的審查品質充滿問號。而日後如果發生如陳椒華提出的地下水問題,內政部、或交通部、或台南市政府,誰又該對此負起責任?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