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刺客程式與區塊鏈時代的言論自由

2016-06-02 06:40

? 人氣

荊軻程式暗殺秦王程式,如何透過區塊鏈智能合約執行?

荊軻程式暗殺秦王程式,如何透過區塊鏈智能合約執行?

當數位貨幣的跨國界匿名性結合了區塊鏈智能合約的自動化執行力之後,最讓執法機關擔憂的金融科技應用,就是俗稱「暗殺市集」(assassination market)的黑暗智能合約。這個概念讓我想起布魯斯威利與李察吉爾在1997年曾經主演過一部講俄羅斯黑幫僱用殺手行刺美國政要的動作片《The Jackal》。該片翻拍自1973年講法國極右派民族主義恐怖組職OAS (Organisation Armée Secrète)因為反對阿爾及利亞獨立運動而行刺戴高樂總統未果的電影《The Day of the Jackal》。影評人大多數認為1997年版的沒有1973年版經典,但對關注區塊鏈生態系演進的金融科技界而言,這部片很有啟發性。

在1997年版的電影中, 俄羅斯黑幫老大的弟弟被美國FBI與俄羅斯內務部特警在一次逮捕行動中擊殺,老大決定重金聘請Jackal報仇,。在經典的接單談判場景中,老大拿出(劇透!)美國第一夫人的照片讓Jackal看過一眼之後即碎掉。Jackal說:我能殺這個人,但事成之後我必須永遠消失,所以價錢很貴 – 7000萬美元,現金,一半事先付,一半事後付,這事只能你知我知,絕對保密,如果動手前走漏風聲,我決定是否繼續,不論事成與否,訂金不退。黑幫老大冷笑,答應的很爽快。順帶一提,在1973年版中的Jackal,接受委託行刺戴高樂的價碼才50萬美元。通貨膨脹的威力,由此可見。

但若想深一些,如何確認暗殺目標是否死亡?如何確認機密沒有走漏?Jackal無法確定俄羅斯黑幫老大是否會另外找備援殺手,以免Jackal搞砸。就算Jackal刺殺成功,黑幫老大也可能黑吃黑賴帳,賭Jackal人間蒸發後不會上門暴力討債。Jackal的報價以及價款支付方式,應該已考慮了這個風險。另一方面,黑幫老大也可以合理懷疑Jackal是否有臨場退卻的誘因,支付的現金可能是偽鈔,可能有做標記。雙方顯然缺乏堅實的互信基礎,這類合約之所以有事實上的約束力與執行力,其實是憑藉某些虛無縹緲的概念,例如「榮譽」、「名聲」、「信用」等等。Jackal與黑幫老大都假設對方會在意這些因素,但又透過合約結構在合理懷疑的基礎上形成了共識,片中看似輕描淡寫的幾句台詞,其實刀光劍影,機鋒畢露。

基於比特幣區塊鏈架構的智能合約,其實是一套透過程式自動化無需人工干預的履約機制。(作者提供)
基於比特幣區塊鏈架構的智能合約,其實是一套透過程式自動化無需人工干預的履約機制。(作者提供)

這個場景之所以對理解智能合約有幫助,是因為按照現在主流法律框架,目前在區塊鏈上發展出來的智能合約還不完全算是主流司法體系認知下的合約,頂多只是一套透過程式自動預設的履約方式。程式只是工具,是體現當事人合意與約因(consideration)的載具之一,如果雙方約定的事項本就於法不容,例如像俄羅斯黑幫與Jackal成立的暗殺合約,透過區塊鏈技術令也不會改變其非法性質。但若有了區塊鏈,雙方將更能控制合約不履行的風險。在區塊鏈數位貨幣的世界,Jackal可以提供一組數位貨幣(不一定是比特幣)地址,接受俄羅斯黑幫老大的預付款。黑幫老大還能夠預先將尾款存在另一個數位貨幣地址,但透過區塊鏈加密技術與智能合約將這筆尾款鎖起來,只有當智能合約接收到可信可靠的外部訊息確認Jackal 暗殺成功後,方才釋出相關秘鑰允許Jackal花用這筆錢。理論上Jackal與黑幫老大無需碰面,只要通過互聯網與區塊鏈互相通聯,約定好確認雙方履約的證明方式與交易時程,智能合約可以自動化整個流程,乾淨俐落。

這個被稱為「名片犯罪」(calling card crime)的概念,在康乃爾大學Ari Juels教授關於黑暗智能合約的論文中有詳細介紹。這個黑暗智能合約並非只能用來為惡,亦可用來「鋤惡」。想像一個戰國時代的虛擬實境,燕太子丹程式可以在區塊鏈上匿名部署一個懸賞的智能合約,無論是誰能拿下秦王政程式的人頭,就會透過區塊鏈把燕督亢的土地不可磨滅、不可抵賴的轉讓給「替天行道」的壯士。為了確保機密不會走漏,燕太子丹利用區塊鏈非對稱加密通訊的技術特性,設計了一套類似Snapchat的「閱後即焚」的即時短信系統「田光」,發佈「誰能準確猜對秦王政死亡的時間,誰就能於提交答案與樊於期的人頭給智能合約驗證通過後,向智能合約領取轉讓督亢土地產權的私密金鑰。」這個設計的關鍵在於,要準確猜對秦王政的死亡時間,只有親自下手才有可能,但是這個智能合約只是一個賭局,參與的賭徒如何猜對,作莊的燕太子丹不用過問,而僅需確定程式碼會執行。交易雙方無需完全倚賴對彼此的信任,而能利用基於數學的演算法與交易結構來確保履約,多中心化的架構又讓摧毀智能合約非常困難,誰能保證死了一個荊軻程式,不會出現成千上萬的荊軻程式升級版?再者若這個智能合約是部署在無國境的互聯網上,就算違反秦國法律,嬴政除了滅掉六國之外,也只能束手無策。從秦國席卷天下的霸權觀點來看,這類技術當然是恐怖威脅。但對六國而言,這類技術就是反霸武器,必須發展。

更深一層想,區塊鏈智能合約技術,其實可以用來保障言論自由。人的一切言論都可視為思想的延伸。在講求人權民主與正當法律程序的世界,罪刑必須法定。人類社會不鼓勵用暴力方式解決矛盾,暗殺行為犯刑法很正常。但如果暗殺者或買兇人想消滅的不是人命,而是利用官方無法破解、無法關機的區塊鏈技術揭發敏感信息摧毀不肖政客的人格公信力,或是針對明顯可受公評的議題提出異於官方立場的反證與質疑,這類「搞破壞」的想法甚至做法是極端言論,但是否也算人權保障範圍?

Ari Juels教授關於名片犯罪的高階演算法範例。
Ari Juels教授關於名片犯罪的高階演算法範例。

斯諾登透過互聯網爆料的事件,測試了各類政權對言論自由的底線,也促使美國國安局開始認真思考是否要鼓勵各級政府部門針對敏感資訊的加密通訊技術標準開始往「後量子電腦時代」推進。國家安全確實仍是一個需要保護的要項,但公民被充分告知以及言說的權利,在即時通訊氾濫、鄉民言論橫行的移動社群互聯網世界,捍衛的成本愈來愈高。擁有駭客級能力的公民,透過互聯網散播對政府、政客、跨國企業的形象不利但可能有益於社會的言論或資訊,或許是維持民主體制健全運作的必要之惡。

區塊鏈多中心化的架構,讓有技術與理念的人民可以利用數位貨幣與智能合約在既有互聯網通訊協定的基礎上,開啟許多新的維度。每個新維度所開啟的空間,因為區塊鏈的技術特性,可以看成是人類自由思想、自在徜徉的小宇宙。只要人類心靈可以存取這個小宇宙的資源,或是藉由這個小宇宙傳遞訊息,並且享有選擇記憶與遺忘的主控權,將會對所有追求權力極大化的政府與政客構成超主權、超國界的制衡力量。這股制衡力量需要的不只是勇氣,還要強大的運算能力。”1 + 1 = 2”與”一加一等於二” 後面所昭示的數理邏輯,是凌駕於任何公權力之上的。數位貨幣如同人類語言,只是這個邏輯的表現形式之一。這種普遍性與不變性,毋寧是對全球政經亂局最深刻與冷靜的批判,也可能開啟一個多中心化的「美麗新世界」。這個新世界中的人心與人權將如何演變,猶未可知,但若一國政府為了維穩而壓抑思想、拖慢創新,導致延誤甚至錯過該國人民參與文明升級與演進的機遇,就太可惜了。

*作者為金融市場觀察家、金融科技新創投資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