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堅持為真理打破禁忌!昔日戰友談鄭南榕:他在生命最後5年,做出令人嫉妒的成就…

2019-03-29 19:11

? 人氣

 鄭南榕基金會29日舉行第4屆「言論自由日學術研討會」,鄭南榕昔日戰友李禎祥暢談當年在《自由時代》的日常與他眼中的鄭南榕。(資料照,陳韡誌攝)

鄭南榕基金會29日舉行第4屆「言論自由日學術研討會」,鄭南榕昔日戰友李禎祥暢談當年在《自由時代》的日常與他眼中的鄭南榕。(資料照,陳韡誌攝)

「Nylon在他生命的最後5年,做了個很令人嫉妒的成就,令人羨慕和嫉妒的成就,這點是我們現在研究還沒抓到的地方……」1989年4月7日黨外雜誌《自由時代》創辦人、出身外省二代的社運者鄭南榕因主張台灣獨立遭控叛亂,於雜誌社拒捕自焚,而後鄭南榕烈士形象深植人心,2016年行政院也將其忌日定為「言論自由日」──但對當年戰友而言,鄭南榕一生事蹟不只如此,前《自由時代》編輯李禎祥便說,鄭南榕令人羨慕與嫉妒的成就,便是身為轉型正義先驅者、台灣第一人的身份。

言論自由日前夕,鄭南榕基金會舉行第4屆「言論自由日學術研討會」,當年曾受到鄭南榕深深照顧的李禎祥,談的是當年在《自由時代》的日常與他眼中的鄭南榕。對鄭南榕曾經的戰友而言,Nylon不僅是「烈士」,也曾是活生生的人,談起前輩生前種種,李禎祥便深深感嘆:「我常在想念他……他第一次見到我說『我等你很久了』,我也想跟他說,『我想你很久了』……」

1988年5月20日台灣爆發解嚴後首次激烈警民衝突社會運動,即「520農民運動」,李禎祥說,那天他在現場被打傷,回家後5天內大學同學就聯絡他,邀他加入《自由時代》工作,也從那時開始認識鄭南榕。

在黨外雜誌書寫禁忌 社內享有百分百言論自由

李禎祥回憶,那時鄭南榕對他說的第一句話是「我等你很久了」,儘管他到現在都還不太了解這話的意思,1980末期,對他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啟蒙時代:「1980是個充滿理想浪漫的時代,整個國家充滿那個……雖然有很多對國民黨的不滿意、對體制的反抗,但大家是充滿希望的、樂觀的、對未來有無限美好的憧憬……」

新手編輯闖入當年仍是禁忌的黨外雜誌,李禎祥說當年每一篇都是禁忌、每一篇都會有人喜歡看,這是與當今媒體不同之處。在鄭南榕帶領下,記者與編輯從來不必擔心自己的文章要怎麼迂迴,要寫什麼就寫什麼、要怎麼寫就怎麼寫,在社內是完全「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文章不必有任何政治上的擔心。

20180407-鄭南榕基金會7日舉辦「鄭南榕殉道29周年追思紀念會」。(顏麟宇攝)
前《自由時代》編輯李禎祥說,在鄭南榕帶領下,自由時代的記者與編輯在社內享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文章不必有任何政治上的擔心。圖為鄭南榕畫像。(資料照,顏麟宇攝)

警總嚴控「偏激言論」 監聽、監看無所不在

儘管在社內是完全思想自由的,李禎祥也說,那時每個人都暴露在警總監視下,每每印刷刊物都會「看到有些奇怪的人等在那些地方監視你」,24小時都在監控下。李禎祥雖有警覺,從不對外談自己名字、甚至連打電話回家都很少,那時卻仍有一通陌生電話打過來:「你叫李禎祥嗎?」

「他意思是想跟我約時間見面,我說『對不起,我跟你哪有什麼需要約時間見面?』我想這可能是國民黨監聽者,他可能想從我下手、做他內線,我當然沒答應,也把這事報告給Nylon,他就笑一下──這對他來講,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李禎祥說。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