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G7國家第一個挺「一帶一路」,義大利成歐美圍堵中國漏洞

2019-03-29 15:00

? 人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與義大利總理孔蒂(右)會面,並簽署多份兩國合作文件。(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與義大利總理孔蒂(右)會面,並簽署多份兩國合作文件。(美聯社)

三月二十一日到二十四日,在義大利總統馬達雷拉(Sergio Mattarella)邀請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義大利,雙方發表了中義關於《加強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公報》。兩國簽訂了二十九項合作協議和意向書,涉及基礎建設、銀行、貿易、旅遊等領域,價值二十五億歐元,據說潛在價值可達兩百億歐元。但這次行程最引人矚目的,還是義大利頂住了美國與歐盟的壓力,與中國簽署《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諒解備忘錄》。

以經濟連結提升政治影響力

這樣義大利將成為G7國家中,第一個加入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這對中國來說,是推進國際影響力的重要勝利。

「一帶」即絲綢之路經濟帶,分南北兩線。北線從中國遠東經蒙古、中亞、俄羅斯到歐洲;南線從新疆經巴基斯坦到西亞到地中海沿岸各國。「一路」即「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從南海到馬六甲到印度洋到中東、東非和北非。此外,中國還推出諸如「冰上絲綢之路」、「太平洋絲綢之路」等概念性延伸,以期進一步擴展一帶一路戰略,如今拉丁美洲也被視為海上絲綢之路的「自然延伸」。

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暗含在「基建與經濟合作」下的地緣政治戰略。一國若加入一帶一路,經濟上從此就與中國深度連接;從政治上來說,中國透過經濟利益就更具備在政治上影響該國的潛力(至於是否會發生影響則因形勢和需要而異);從政治寓意來說,就意味著該國納入中國的「朋友圈」,進入「中國體系」。

一帶一路合作分為兩種檔次:較低的檔次是簽署「合作文件」(cooperation agreement),較高的檔次是簽署「諒解備忘錄」(MOU)。諒解備忘錄也是合作文件的一種,但普通的合作文件多只涉及個別項目或意向性項目,諒解備忘錄則包括一攬子協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做正式的條約。根據中國公開的資料,截止到二○一九年三月六日,中國已經和一二三個國家及二十九個國際組織簽署了一七一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 

中東歐十六國後,再取葡、義

在一帶的另一頭歐洲,中國分三步走。最先是俄羅斯、白俄羅斯、摩爾多瓦及烏克蘭等俄羅斯勢力範圍下的國家。其次是所謂「十六加一合作」,即中東歐十六國與中國的合作,做為進軍歐洲的橋頭堡。一七年十一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合作推動五周年之際到匈牙利訪問,發表《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五年成果清單》,已和中東歐十六國均簽訂合作文件和MOU。

此外,中國還向西歐、南歐推進,接近中東歐十六國的奧地利、南歐國家希臘,以及地中海國家馬爾他都與中國簽訂了合作文件。

而中國一直想與西歐國家如德、法等簽署一帶一路合作文件,但不斷被拒絕。於是中國轉而主攻南歐國家。去年十一月,習近平出訪西班牙和葡萄牙,希望兩國簽署明確支持一帶一路的合作文件。西班牙雖然通過大使表態歡迎一帶一路,但拒絕與中國簽署文件。葡萄牙則在《關於進一步加強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中表態:歡迎並願參與中國提出的共建一帶一路倡議,雙方決定簽署兩國政府關於共同推進建設一帶一路的MOU,成為中國在西歐的突破口。

飄揚的義大利國旗。(ShinyPhotoScotland@Flickr/CC BY 2.0)
自2009年經濟危機以來,義大利急需找到經濟增長的動力。(ShinyPhotoScotland@Flickr/CC BY 2.0)

這次義大利直接簽署MOU加入一帶一路,其影響跟葡萄牙不可同日而語。義大利是G7成員國,名目國內生產毛額(Nominal GDP)排世界第八,在德、英、法之後是歐洲第四。排除不在歐元區而且即將脫歐的英國,義大利則排到第三位。加上義大利豐富的歷史文化,它在西方和歐盟中更舉足輕重。

美國和德、法等歐盟國家都對義大利施加壓力,要求不要加入一帶一路,但義大利最終一意孤行。當中有幾個重要原因:

經濟不振與難民衝擊成推力

首先,義大利的經濟非常不妙。自從○九年「歐豬四國」(萄、義、希、西)經濟危機以來,義大利的經濟尚未復甦。○九年義大利經濟負增長五.五%,一○年反彈增長一.一%,一二年再度跌入負增長,一七年也不過一.五%,這兩年則再陷於停滯中,現在的GDP還不及十年前。義大利急需找到經濟增長的動力,於是肯大筆投資的中國就成為義大利的救星。

其次,義大利從○八年開始就受到中東難民潮的衝擊,在一四、一五年的歐洲移民危機中更首當其衝,是西亞與北非難民的第一個入境點。即便在數目有所下降的一七年,每月還有一、兩萬人湧入義大利。在接收難民庇護申請方面,義大利在歐洲排在德國和法國之後,十年總計接收過五十四萬人申請(不少難民以義大利為跳板,進入其他國家),使義大利人對歐盟有不少怨氣。

第三,經濟不景氣與難民的衝擊,激起義大利右翼的本土民粹主義。一八年,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北方聯盟(包括聯盟黨和力量黨)和新興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等在大選中獲勝。它們聯合擁戴無政黨人士孔蒂(Giuseppe Conte)為義大利總理(總理才有實權)。孔蒂缺乏自己的政治勢力,深受右翼黨派影響,而且他本人就主張減少移民,於是從此右翼政黨掌握政權。它們主張「義大利優先」、退出歐元區和減少移民等,與歐盟立場本來就格格不入。

第四,中國為義大利畫出的大餅十分誘人。兩國合作最重要的基建項目是港口,特別是第里雅斯特港(Trieste)。這個港口在義大利最東端,亞得里亞海的最深處,與斯洛維尼亞(Slovenia)接壤。它曾是個重要海港,但二戰之後由於東西對抗而淪為二線港。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接受中國投資之後,一躍成為繁忙海港。第里雅斯特港的位置比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更接近歐洲中心地區,如果義大利比其他歐洲國家先行一步,讓中國把這個港口發展為進軍歐洲的橋頭堡,吸引大量中國貨船停靠,對義大利的吸引力當然極大。

美歐憂懼中國分化歐洲

相反,美、歐對義大利的警告聚焦在歐洲的團結和中國的安全威脅上,義大利的右翼政府都很難聽入耳。右翼政府已不耐煩和歐盟同步,又何來顧及歐洲團結?至於中國的安全威脅, 義大利更認為是杞人憂天。中義貿易額還不太大(義大利從中國進口占進口總額的七.二%,出口到中國占出口總額三.四%),尚未嚴重影響經濟命脈。而且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在歐洲還較顧忌影響、比較透明,暫時還不會利用債務陷阱,不至於像在亞非港口區域那樣搞九十九年租約。這些都是義大利不顧警告和中國合作的動機。

對美、歐來說,義大利投向中國是極大的戰略失敗。美國盡力阻止中國勢力向西方滲透,這次失敗堪比歐巴馬(Barack Obama)在一五年無法阻止英國支持亞投行一役。這對已承受英國脫歐打擊的歐洲來說問題更嚴重。早在中國強推中東歐十六加一合作時,歐洲沒有提高警惕,現在十六加一國家每年定期召開會議,儼然在歐盟內部「挖出」一個小團體(其中也有非歐盟國家)。現在連核心國家義大利也被納入一帶一路,歐盟距離「用一個聲音說話」( speak with one voice)的夢想又更遙遠了。歐盟認為中國「離間」歐洲是現實的擔憂。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