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昭南專欄:「統、獨」最終是生活方式選擇的問題!

2019-03-30 07:10

? 人氣

「學姊」黃瀞瑩最近有關統獨是假議題的發言,引發熱議。(取自台北市政府網站)

「學姊」黃瀞瑩最近有關統獨是假議題的發言,引發熱議。(取自台北市政府網站)

統獨到底是不是個假議題?

這個柯P很喜歡掛在嘴邊的白色語詞,最近透過學姐黃瀞瑩的無腦發言而再度引起多方爭論。我們先來確認這位人稱學姐的高顏值副發言人所說的原話:「我實在不知道統一跟獨立,每兩年都在台灣會出現一次,到底在吵什麼,我不會因為今天投票而決定我接下來馬上台灣會獨立、還是馬上台灣會統一。」

網紅粉專「蒂瑪小姐咖啡館」則以精采文筆加以補敘說:「統獨是一個假議題,我不會因為今天投票就決定台灣馬上獨立,還是馬上統一。我只關心我留在台北可以做怎樣的工作,可以獲得怎樣的生活?政治人物要告訴我,他要給我一個什麼樣的台灣環境?這是我們關心的。」

律師作家呂秋遠隨即於隔日即PO文斥之為「荒謬」。他寫道:

每兩年一次的大小投票,讓我們不斷的有機會選擇往生存或死亡靠近。有時候我們可以安慰自己,吃塊炸雞排又不會變胖,即使我們知道這是用餿水油炸出來的。但是這個國家,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去年一口氣吃進了搖頭丸、海洛因、餿水油、砒霜,還搭配每天吃五花肉、炸雞排、泡麵,竟然還有人認為,每次選舉都不能決定統獨議題?

你選了國民黨,就是往統一靠近一步。你選了民進黨,就是往獨立的維持現狀靠近了一步。民進黨不敢宣佈獨立,國民黨可是會附和中國的九二共識。你每一次的選擇,不會讓自己「立刻」活不下去,但是每一次選擇的總和,卻可以造就未來的統一或獨立。

學姐的經歷不該是政治素人,何以演出「萌萌秀」?

黃瀞瑩學姐記者出身,擔任過立委蘇巧慧的國會助理,後來被延攬進入柯P市府團隊,專責經營柯P的官方推特與臉書等粉絲專頁。去年輔選柯P拍攝「一日系列」之《一日市長幕僚》影片時,黃瀞瑩被製作單位設計成「學姐」角色,帶著節目主持人邰智源體驗市長幕僚的一日行程,因其顏值超級亮眼而意外地掀起超高點播率。去年12月25日,因輔選有功,獲拔擢為北市府副發言人。

由以上經歷觀察,這位學姐應該不是政治素人,而且也經歷過一場完整選戰,照理不至於是「政治小白兔」,而且以其擔任市府公職身分更不會是那種無腦式的「裝萌」小女孩才對。可是卻就這麼毫無遮攔地演出這樣一場與其目前所擔任的政府角色完全不對稱的「嘴炮走光秀」!

先前批評民進黨最流行的說法是「獨立無膽、民主無量」(從嘲諷國民黨的「獨裁無膽、民主無量」變奏而來)。即使是綠營內部對於民進黨內最大派系吃像難看也迭有怨怒的沖天之氣。台派人士面對中共在國際上的打壓,以及境外網軍屢次對台發動騷擾的超限戰,也等於被對岸強壓著打,而卻找不到還手之著力點,自然也就將那股憋在胸中的怨氣全都丟到不急不徐的小英政府頭上。

國安局長「朝有話,夕改又何妨?」

小英總統在1月15日PO出維持「三個堅定」:堅定守護中華民國台灣的主權及安全,堅定維護我們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堅定的往「壯大台灣」的方向前進。小英縱令是因此而贏得「辣台妹」撿到槍的稱譽而一時士氣大振;然而如果看到前天國安局長在立法院備詢時被立委群逼問韓國瑜訪「中聯辦」是否屬賣台行為時,他即席答詢說:「是有掉入統戰陷阱的可能性」。叵料國安局即在當天下午發布新聞稿,罕見地「否認」彭勝竹在立法院的答詢。

政府官員在立法院答詢可以在事後再用一紙新聞稿推翻之?那立委今後的任何質詢,每位政府官員都可以胡亂應付,事後再發新聞稿任意否認之?這算是甚麼負責任的政府?還何況是國安局這麼重要的單位,一碰到「中共問題」就嚇得魂飛魄散、不知所云麼?無論小英個人發再多的強悍宣示,有這樣一位「朝有話,夕改又何妨」的國安局,也全都被抵銷了!這樣的國安單位,國人究竟能相信他也真能像小英總統所宣示的那樣「堅定、有效捍衛」我們的國家嗎?

20190327-國安局長彭勝竹27日於外交國防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國安局長彭勝竹在立法院答詢指韓國瑜沒有違法,却立刻被國安局發新聞稿否認。(顏麟宇攝)

統一=同意中共統治,獨立=拒絕中共統治

回到「統獨到底是不是個假議題」。「統一」代表的意涵乃是:「同意」接受中共統治;「獨立」代表的意義就是「拒絕」接受中共統治。簡明易懂,憑黃瀞瑩學姐的學經歷也絕對看得懂這兩個比較句。

所以所謂「統獨問題」,無非就是一種生活模式和生存價值觀的個人選擇而已。這是活生生擺在我們每位台灣人之間的一道選擇題目,你只要放棄選擇,就必然會由別人幫你選擇並作成決定。

為什麼台灣人非選擇要統或要獨不可?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台灣緊鄰的那頭共產恐龍永遠都會對台灣虎視眈眈,有事沒事都要朝著台灣吞吐她的火焰威力,並且還會不時地直接威脅說「你家就是我家!」

把「統VS.獨」的兩種對立意義更深入理解:選擇「統一」就是自動把個人的自由權完全交給「黨」,然後一切聽命於黨的指揮;選擇「獨立」就是保有當前個人所享受的自由權利,包括言論自由,居住自由,宗教自由等等;若要縮小來談,選擇「獨立」你可以任意上網不受限制,你要嗆誰就嗆誰,想要讚誰就去讚誰,但是任何法律責任必須自己負責。

而選擇「統一」你連FB或Lne都「無權」使用,你一上網就會遇到兩萬個關鍵字打不出來的鬱卒;還有你發出的帖子或PO出去的文都可能遭到秒刪,甚至還可能隨時會被突然逮到某個不知名房間裡日夜審訊,再甚至無端「被消失」了!尤有甚者,自此你將永遠失去你本來所享有的生活選擇權!只因為你選擇無條件交出你現在所正在享受的每一項權利!而這些權利乃是之前有多少人用生命血汗所拚搏而來的!

這樣一比較,學姐們總應該知道「統一」跟「獨立」有多大分野了吧?

香港民主人士何以對韓國瑜進「中聯辦」如此氣憤?

去年的投票,在高雄因為多數選民選擇了韓國瑜,所以韓國瑜得以被邀請進入香港中聯辦去「閒話家常」,也得以讓國台辦主任劉結一移樽就駕,從天朝皇城搭機南飛到深圳「接見」韓大市長,這就是高雄選民的選擇結果。而這代表著甚麼重大意義?又顯示出甚麼重大訊息?那就是高雄人的此一選擇已經讓台灣往「統一」的方向挪移了一大步!也同等重要地,這件事情告訴我們,我們當前所正享受的生活權利已經逼臨到有可能「被消失」的危機境地了!只要認真想一想,你大概就會知道:香港民主人士對於韓國瑜走進「中聯辦」這件事,為什麼會反映出如此緊張情緒,而且還罵得比台灣更大聲,更氣結的原因了吧!

20190323-高雄市長韓國瑜(左)訪港首日,會見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右)。(取自香港中聯辦網站)
高雄市長韓國瑜(左)訪港首日,會見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右)。(取自香港中聯辦網站)

如果讓時光倒回到去年底2014的那場投票,換成是陳其邁贏了,也許高雄還一樣會被罵「又老又窮」,也許陳其邁還照舊無法讓高雄經濟有甚麼太大起色,但至少我們不必擔心當前的所正享有的權利有所減損或被遺失了。

將之推論到明年1月11日的那場總統和立委的選舉也是同樣的道理:你可以依據你的自由選擇去投票,無論投藍投綠都是你的個人自由意志。但選擇投下的這一票也很可能將決定未來你的生活方式是否會因此而有所改變。投藍會讓藍營的「統一主張」因為得到多數民意支持,被選出的那位「台灣領導人」(我們稱之為總統的那個人)在未來四年裡的哪一天就會被邀請走進「中南海」,然後開始國共間的「統一和平」商議;然後中共在台北設立「駐台中聯辦」;然後也像香港那個「駐港中聯辦」一樣的,對於「總統府」發號施令;然後立法院成了北京「立法局」,開始奉北京之令通過各種限制自由人權的禁制法令;再然後FB被封殺了,Line也禁止使用了;再然後軍公教被勒令進入「思想改造營」,像新疆那樣地限制使用「台語」......抱歉,實在族繁不及備載,只好請大家自行去推理或想像了!

台灣人血液裡暢流著「愛賺錢」的基因

不過還有一點非再補充不可的,台灣人通常都很愛「賺錢」,這是台灣移民歷史所遺留「基因」,原也無可厚非。以前日本人統治台灣就充分運用了此一特殊「基因」設計出嚴密的社會控制體系;國民黨據台後也是諄諄告誡台灣人「只要賺錢,不要碰政治」;現在又出現了另位「非典政治人物」,因為摸透台灣人這「愛賺錢」的根底後,便喊出「經濟100%、政治0分」的口號,果然漩風陡起,席捲全台,而且所向披靡。

「愛賺錢」很好啊,但總得要先把「愛賺錢」的自由權利維護好吧!這樣我們才能安穩且安心地去「賺大錢」耶!惟,只要你選擇了「統一」,也就等於連「賺大錢」的機會都得交給那個無所不在的「黨」,沒有「黨」的批准,誰也都別想要「賺到錢」,或是「賺來的錢」隨時都可能被「黨」收繳,馬雲已經有個典範給我們參考了。

20190328-高雄市長韓國瑜赴中國進行「經濟之旅」,帶回約53億的合作備忘錄與訂單,其中包括約38億貨真價實的合約。(取自韓國於臉書)
20190328-高雄市長韓國瑜赴中國進行「經濟之旅」,帶回約53億的合作備忘錄與訂單,其中包括約38億貨真價實的合約。(取自韓國於臉書)

那個「黨」所牢控緊握的就叫作「政治權力」,於是,本來該是你生來與俱的那份「權利」,你卻用投票將之無條件奉送給那個「黨」,那,你還奢想自己「可以賺到錢」麼?選擇「統一」就是同意讓台灣被關進一個恐怖的「極權社會」,而在那極權主義社會裡,權力永遠比金錢重要。你能不能發揮或享受台灣人的天生本領「賺大錢」之樂趣,全靠你是否能跟「掌權者」尋租到他所賦予你的一絲絲「權力」。

因此,學姐黃瀞營們,局勢來到這一步田地了,「統獨問題」已經不再是柯P胡言亂語的那一套「誑語」的空洞內涵了!「統獨問題」已經是攤在我們面前的一個由不得我們不做決定的「生命十字路口」。

最後再補幾句:統一或獨立永遠不會今天投票明天就變天的,而是會像冰山融解一樣地緩慢地變幻,等到你察覺時,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林智群律師(klaw)在其臉書上就是這樣寫道:

《主權是怎麼消失的?》

我說「主權」這種東西是慢慢流失的,

真正失去時,你才會恍然大悟:「啊我失去了!」

價值觀的建立絕非一天兩天可完成;同理,台灣人民今天所已享有的自由權利和生活模式,乃是經由幾十年的集體奮鬥之後才爭取到的。

但請謹記,我們手上的這一張選票,卻極可能決定了我們是否仍然能夠擁有此一享有的權利喔。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