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李華觀點:中國出了這樣的大師,你自己沒點數嗎?

2019-03-30 05:50

? 人氣

沈姓拾荒者被捧成網紅國學大師,他本人強調網路流傳的都不是真的,他百分之百不是國學大師。(視頻截圖)

沈姓拾荒者被捧成網紅國學大師,他本人強調網路流傳的都不是真的,他百分之百不是國學大師。(視頻截圖)

前段時間,中國《長春日報》刊登了一篇題爲「長春成立全國首個拾荒者流動黨支部」的報導,隨後《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等各大媒體紛紛報導,一下子轟動全國,引發廣泛熱議。

就在人們對「拾荒者流動黨支部」的嘲笑和戲谑聲還未退去的時候,最近一位上海的公務員拾荒者火了。他對《戰國策》、《左傳》、《尚書》等古籍如數家珍,完全顛覆了人們對拾荒者的印象,加上他公務員的身份和大學的背景,被人們追捧爲流浪的「國學大師」。一時間成了網絡流量的寵兒,各路媒體、微商和網紅蜂擁而上,都要一睹大師的風采。

近些年隨著手機網絡的發達,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媒體和網紅。有些人苦心孤詣不能大紅大紫,有些人一小心就炙手可熱,令人唏噓不已。中國最早的一批網紅是芙蓉姐姐、鳳姐之類,後來又有了犀利哥。前幾年,一位二十出頭的上海女孩因為經常在虹橋機場追星,不經意間在明星圈內也火了,人稱「虹橋一姐」。

如今抖音短視頻APP風靡全球,網紅也批量生產出來。不過熱度來的快,去得也快,很多曾經的網紅都成為過眼雲煙。正如《紅樓夢》裡說的那樣:「你方唱罷,我登場,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

這位流浪大師並不想成為網紅,他只想過平常的生活,撿垃圾和讀書,但是那些對銅臭味孜孜以求的人還是沒有放過他。

出不了大師的民族,什麼「妖魔鬼怪」都可以捧上神壇

當年「中國導彈之父」錢學森在彌留之際,曾經對時任總理溫家寶感慨道:「  這麽多年培養的學生,還沒有哪一個的學術成就,能夠跟民國時期培養的大師相比。爲什麽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的人才?」  

錢學森這一問讓溫家寶十分難堪,在當時社會上引發了廣泛討論,還掀起了一股研究民國熱。不過這種反思也像那些運動式的計劃一樣,熱度一退,馬上又恢複原樣。

其實民國能出大師的原因很簡單,錢學森自己也應該心知肚明,不必環顧左右而言它。民國雖然是一個政局不穩的亂世,但是學術自由得到了充分保障,學者、教授不會爲了討好當權者說違心的話。蔣中正雖然不喜歡那些痛批國民黨的學者、教授,依然對他們以禮相待,給予他們言論自由。

而錢學森經曆的時代,又做了什麽呢?中共的反右、文革等一系列政治運動將一批批知識分子關進牛棚,逼到投河自盡,對他們極盡羞辱之能事。錢學森要不是為糧食畝產萬斤提供「科學依據」,恐怕也不能倖免於難。

當一個國家的學者、教授都成了俯首帖耳的家奴,你還能希望他們成為有情懷、有精神、有理想的大師嗎?

當改革開放的大潮來襲,有點權勢的人都要下海經商,當時流行「造原子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知識無用論風靡大江南北,全國人民集體向錢看。

中國導彈之父錢學森曾感嘆,中國培養這麼多學生却出不了民國時間般的大師。(維基百科)
中國導彈之父錢學森曾感嘆,中國培養這麼多學生却出不了民國時間般的大師。(維基百科)

近些年來,一些專家和學者成為政府的喉舌,經常違背科學常識和專業背景發表不負責任的話,從此被人們輕蔑地稱為「磚家」。

如今的中國一方面渴望出現大師級的人物,另一方面又出現大量粗製濫造的偽大師。在劣幣驅逐良幣的原則下,真正的大師成了稀罕貨。

當年氣功大師靠著隔空取物的絕活,混跡於政商界、明星圈,連時任鐵道部部長劉志軍都敬其三分,儼然成了「國師」。靠綠豆湯治百病的大師張悟本被人捧成了活神仙,歪曲正信宗教教義的大師被無知群衆頂禮膜,類似的大師們不勝枚舉。

一般有基本常識的人,絕不會被這些所謂的大師欺騙。今天中國難出大師、經常有僞大師招搖撞騙的更深次原因是我們這個民族的文化斷根,當年民國的大師們雖然受過西風東漸的影響,但是他們幾乎都受過中國傳統文化的熏陶,有文化之根。而新文化運動後,中國傳統文化受到嚴重批判,精華和糟粕一同抛棄了,後來的文革更是將摧毀中國傳統文化做到了極致,今天的中國人哪裏還知道什麽「國之四維」。

就在中共在大陸摧毀舊文化的同時,對岸的國民黨卻在進行中華文化複興運動,影響延續至今。很多大陸人和台灣人交流,會發現他們經常能引經據典,出口成章。在台灣講句「道可道,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可能是很平常的事,對大陸人來說卻成了有文化的象徵了。

同理,上海的流浪大師就是引用了古籍裏的幾句話,竟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大師了,這是不是要說明了一些人的「不學無術」呢?自己優秀的傳統文化沒有好好去繼承,不小心撞見了,竟當作稀罕玩意。

我們的習大大也曾經說過:「老祖宗的東西不能丟。」 筆者猜想他的老祖宗應該不是馬克思和恩格斯,老祖宗的東西也不是馬克思主義。

非正常的社會裏,正常人會被視爲洪水猛獸

在社會心理學中有一個著名的群體壓力實驗:一群事先約好的演員,假意在廣場上行走,這樣的場景和平日並沒有什麽兩樣,鏡頭中的行人也並不覺得有什麽不同,突然他周圍的人全部倒下,行人最初十分驚慌,看著周圍人都倒了,于是自己也倒了。

當年趙高指鹿爲馬也是利用了群體壓力的原理,今天其實也有很多這樣生動的案例。如果10人中有9個人認爲人生的目的是賺更多錢,過更好的生活,而其中一個人說是爲了世界和平,那麽他會被別人嘲笑爲瘋子。

再以拾荒大叔爲例,當年他因為撿垃圾的行為遭到領導非議,被單位認定有精神方面問題,要求其待崗,等其精神康復後再來上班,結果待崗一去就是26年。

撿垃圾在不少人心目中是一件不太體面的事,撿垃圾的人也一般處于社會底層。一位工作相對體面的公務員去撿垃圾,著實令人大跌眼鏡,認定爲精神有問題似乎也順理成章,就像趙高將那些把鹿說成是鹿的人拖出去處決一樣。

撿垃圾雖然不是平常認知裏高大上的工作,但卻是在做一件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事。撿垃圾的同時不僅對垃圾進行了分類回收,還減少了對環境的汙染,可謂一舉兩得。中國政府也一直強調保護環境的重要性,一位公務員身體力行做保護環境的事,理應得到掌聲和宣傳,這樣對于人民來說才是好的榜樣。

聯繫到筆者在機關的工作經歷,周圍的人都溜須拍馬、吃拿卡要、上下其手,你守規矩、講原則也會被認爲是不正常,「正常的人」對「不正常的人」就像如鲠在喉,無不除之而後快。

在一個非正常的社會裏,做一個正常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當年屈原對楚國的政局失望透頂,發出了「舉世皆濁我獨清,衆人皆醉我獨醒」的怒吼。雖然真理一般都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但是很多堅持真理的人等不到雲開月明的時候,屈原最後還是抱石投江了。

*作者為流亡海外寫作愛好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