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美的紙鈔在哪一國?鈔票上的藝術美景,可能是台灣永遠追不上的優雅

2016-02-23 15:54

? 人氣

1941年法國發行的法郎以尋常人家作為主題,流露出悠然自得的安適。(圖/天下文化提供)

1941年法國發行的法郎以尋常人家作為主題,流露出悠然自得的安適。(圖/天下文化提供)

不是只有在博物館、藝廊裡才能看見法蘭西藝術的美。另一種重要的表現方式,是色彩豐潤、風格典雅的法郎紙鈔。歷代設計法郎的藝術家,都極盡所能將法蘭西繪畫傳統中纖細綽約、開放、具有生活況味的風貌,融入法郎紙鈔的印製。

一九五七年以前的法郎,就具有學院派的唯美格式。這套法國國家銀行於一九四一年至一九五○年所發行流通的法郎系列,小面額的五、十、二十法郎就表現出天真浪漫的田園風光,畫面中尋常可見的男女老幼,在舉手投足、眉宇神情間也流露出悠然自得的安適。

而在高面額的一百、五百、一千法郎紙鈔上, 除了哲學家笛卡兒(Rene Descartes)與路易十四時代政治家庫爾貝爾(Jean-Baptiste Colbert)外,其他都以傳說時代中的天使、商業之神麥丘利、智慧女神密涅瓦與天后朱諾為設計圖樣。

法國1943年發行1000法郎,以傳說時代的人物作為圖樣。(圖/天下文化提供)
法國1943年發行1000法郎,以傳說時代的人物作為圖樣。(圖/天下文化提供)

最後,面額最高,票幅也最大的五千法郎,正面是象徵法國的法蘭西女神, 畫面環繞著來自全球各地的珍稀花卉,女神的下方有三位不同人物肖像,分別是非洲、印度支那與阿拉伯人,某種志得意滿的優越溢於言表。背面法蘭西女神以對印的方式呈現,這是法郎紙鈔愛用的防偽技術。而背景則是殖民地風光,天然海灣、繁華港口與豐饒物產,勾勒出令人神往的異國風采,與自鳴得意的國家認同。

很快地,過了幾年,這個世界上第二大的殖民帝國,就在時代的推動下崩解,從絢爛再度歸於平淡。唯一留存下來的,是法郎紙鈔中褪色的富庶榮景。

長久以來,法蘭西學院派被許多自命不凡的作家視為「造作矯情」、「因襲陳腐」、「濫情浮誇」的負面代名詞。仔細想想,藝術史上集體價值被抹殺、被汙名化的繪畫流派並不多見,學院派藝術就像是文明史上的希伯來民族一樣,曾經徹底地隱沒在黑暗之中。

時間先回到十九世紀,印象派畫家在視覺藝術發展到極限時,提出了以新技法描繪自然狀態下的光影、動作:不注重細節的描繪,探究造形上的意義, 無論是街角女子的匆匆一瞥、河面上粼粼閃動的波光、在風中搖曳金色麥浪, 印象派畫家嘗試捕捉瞬間的永恆,在美感經驗上偏向感性的滿足。相對地,學院派繪畫對歷史、文化有深刻地省思,富有服務熱忱,對國家或宗教懷抱崇高的理想與信念。就精神內涵而言,學院派對社會有更強烈的道德使命感,他們相信「思考」的力量,強調「知性」上的喜悅。同時,學院派藝術家也是一群熟悉古代典籍、文學詩歌的知識分子,當年左拉、波特萊爾、雨果、巴爾扎克常常與學院派藝術家聚會,進行哲學性的深刻對談。

法蘭西學院藝術代表人卡巴內爾(Alexandre Cabanel)1863年作品《海邊誕生的維納斯》。(圖/天下文化提供)
法蘭西學院藝術代表人卡巴內爾(Alexandre Cabanel)1863年作品《海邊誕生的維納斯》。(圖/天下文化提供)

想瞭解法蘭西學院派與印象派最大的不同處,是對國家、政治、社會事件涉入層度不同處, 我們可以檢視一八七○年所發生的普法戰爭(Franco-Prussian War)做為參考。當戰事發生時,學院派畫家前仆後繼地放下畫筆,拿起槍桿保衛國家,年長者捐資散財,服民防役;年輕力壯的到前線服正規兵役,畫風唯美的詹姆斯‧ 迪索(James Tissot)、狄泰爾(Edouard Detaille)、以《聖女貞德》聞名的洛爾(Lionel Royer),都在前線有出色的表現,後來還有不少人沙場捐軀。學院藝術健將, 同時也熱烈支持印象派的巴齊耶(Frederic Bazille), 在博恩— 巴羅朗德戰役(Battle of Beaune-la-Rolande)中彈身亡,幾週之後以《莎樂美》聞名的雷紐爾(Henri Regnault)也在巴黎城郊的布松瓦爾之役(Battle of Buzenval)陣亡。

反觀印象派畫家對保家衛國的反應就比較冷淡,許多人—莫內、畢沙羅、梵谷—選擇避居布魯塞爾或倫敦,有些人—例如塞尚,則出錢逃避兵役。

1942法國發行5000法郎,以法蘭西女神勾勒出令人神往的異國風采。(圖/天下文化提供)
1942法國發行5000法郎,以法蘭西女神勾勒出令人神往的異國風采。(圖/天下文化提供)

或許有人會說學院派屬於資產階級,而印象派畫家則是出身中下階層,貧窮但浪漫的波希米亞人,不過如果仔細比對十九世紀法蘭西藝術家們的出身背景,你會發現大多出自於中產階級。唯一不同的地方,還是在於對社會議題的關切。一八九四年,撼動歐陸的德雷福事件,小說家左拉在報上以《我控訴》(J'accuse)指責法國政府的反猶政策,以及對猶太裔軍官德雷福斯的迫害,左拉最後被判刑、被迫出亡,事件後來雖獲得平反,在背後也是經由許多學院派藝術家奔走遊說。

此外,除了畢沙羅與梵谷之外,大部分印象派畫家對農工、藍領階級的生活沒有太大的著墨,而具有社會主義傾向的學院派畫家,則以尊貴的眼光凝望勞動,無論是辛勤揮汗或罷工,學院派畫家都給予尊重與憐憫。

當然,學院派藝術家們的整體水準不可能完美一致,有些畫家作品的確流於珠光媚俗,或纖麗細瑣,但無可否認,是學院派對古典傳統的承繼發揚, 形塑了法蘭西民族對家國的情感認同。這也就是為什麼法郎紙鈔在構圖設計與印製發行上,學院派依舊是最重要的視覺與精神元素的原因。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天下文化鈔寫浪漫:在這裡,世界與你相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