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人《一萬小時》:昔日的太空男孩又長大了

2015-06-17 20:00

? 人氣

太空男孩又長大了。(圖/欣傳媒)

太空男孩又長大了。(圖/欣傳媒)

最近有三件事情會讓我想到喜馬拉雅山,第一件是尼泊爾的四月大地震,第二件是教育部課綱微調,把「聖母峰」當成中華民國第一高峰,第三件就是宇宙人的新歌〈往前〉。無聊如我,私自把他們標籤為天災、人禍與創作,然後感謝老天爺,當我們為前兩項惴惴不安,活地精疲力竭、腦子轉不動時,總還可以從最後一項獲得些撫慰。

去年,宇宙人登完玉山登喜馬拉雅山,並衍伸那將吉他手阿奎從低潮中救出來的「一萬小時定律」概念,作出了今年這麼一張頗為勵志的創作專輯《一萬小時》。他們把熱血、勇氣泡成奶,哺乳那些對現實感到徬徨、失望的聽眾,演唱許多來自平凡生活的歌詞譬喻,令人感到親近。其氣質與前作最明顯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傳達的訊息特別「認真」,內斂與玩心並行,多是〈大志若愚〉與〈一起去跑步〉的延續;不見〈核爾蒙爆炸〉或〈我討厭你〉的搗蛋。昔日的太空男孩又長大了。


宇宙人 - 前進

從開場的〈前進〉,合成器就打造出天高地闊的氣場,試著把聽眾搬到百岳峰頂,望見他們曾望過的無際風景,催人前進。第二首鑽進徬徨者心裡的〈那你呢〉,大概會成為許多人的年度歌曲,此曲有 Foster the People 的神采,小玉開口第一句有陳奕迅的味道,旋律一聽就黏在腦子裡,讓人想一聽再聽。

宇宙人很會「揪團」,常常用「一起」或「我們」來與聽眾搏感情,在這張專輯裡,除了〈那你呢〉與〈不孤島〉,後段再度拉高專輯氣氛的〈寂寞之上〉也是如此,專門向那些覺得孤單的人伸出友善的手。〈真實朋友〉亦然,他們邀你離開手機控制,左看右看,用銅管與打擊樂敲醒你回到真實。

而這種擺脫「科技奴役」的態度,也出現在〈日常練習〉;詞中的我「盯著電視機」、「被新聞牽動情緒」、不會計畫、不會照顧自己,這一切都需要練習。〈成名15秒〉也與科技扯得上邊,只能錄 15 秒影的 instagram,改變了安迪沃荷「成名 15 分鐘」的定律,網路時代我們超級容易分心。

「我要變成你的樹 / 用葉子親吻你的臉」可不是席慕蓉的詩〈一棵開花的樹〉,而是〈一萬小時〉的歌詞。小玉的情歌寫作也比之前成熟地多,〈淹沒〉寫一種無法言說,因而過度膨脹,反嗜自己的愛情,是比之前的〈如果不是你〉還更細膩的體會。而從第一張專輯到現在,宇宙人剝開外星緊身衣,腳踏實地,露出地球人的真身,聽〈兩人雨天〉的台語演唱口氣,總覺得現階段,他們正在學會怎麼當一個台灣人(其實不會台語也可以是台灣人啊)。

最後不得不佩服小玉寫出大合唱歌曲的能力,專輯裡每一首歌是 feel-good song。儘管老人如我,對這樣的正面向上,溫暖勵志的音樂已經越來越麻痺(也許我也該去登山),也覺得《一萬小時》有些頭重腳輕(可能是因為我最喜歡的歌在開場就都播完啦)。但聽著〈沒感覺〉還是可以想像,某個不經意拐進人生死胡同,或卡在命運岔路間的少男少女,被這歌的豐沛的能量拯救,開始恢復對世界的感覺,開始他一萬小時的努力計畫。


▲宇宙人 - 那你呢

文/阿哼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欣傳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