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首遭刺殺,對一個國家影響有多大?40年前阿拉伯王室報復血案,至今看來仍震撼…

2017-08-03 11:41

? 人氣

國家元首在經濟攀上頂峰的黃金時期被刺殺,對一個國家的影響有多大?1970年代,阿拉伯石油為國家帶來數以「億」計的財富,但國王卻被自己的親戚刺殺、政府部長也因恐怖攻擊淪為人質。那個既是高峰、又是低谷的時期,讓我們跟著國王欽點的沙烏地阿拉伯石油部長阿里.阿爾納米一起回顧……。

1967年的6月,戰爭造成油價飆漲,沙烏地阿拉伯的經濟漸趨火熱。1960年代末期,在史丹佛研究所的協助下,費瑟國王訂定第一套五年經濟計畫,並於1970年開始實施。我國年度石油營收,在1970年首度超過一億美元。這項計畫針對未來油價及需求趨勢,謹慎設定基礎假設。而且該計畫不僅列入阿美公司正在進行的石油設施建設計畫(價值數十億美元),其他大型建設的政府工程專案也名列其中,包含道路、學校及醫院等。

在1975年3月起跑的第二套五年計畫,反映出油價及營收飆漲逾三倍的新現實。這套計畫的重大公共建設工程,會在數年內改造整個國家,特別是首都利雅德,而且沙烏地阿拉伯的國防支出也大幅增加。這項整個將石油營收,花在商品或專案(其中很多皆由西方國家所援助)的過程,就成了所謂的石油美元回流。

第二套五年計畫的基礎,是規模比其他大型專案都還要龐大的氣體治理系統。這套計畫預估預算為120至140億美元,相當於現今逾400億美元,是史上最大的能源開發計畫。

這套計畫的宗旨是促使我國經濟轉型,同時將完全仰賴石油業,及其附屬設施和服務的產業經濟分散至其他產業。而且當時產油設施的天然氣大多燒盡,未來將會有效管控天然氣,讓下一代沙烏地阿拉伯產業及商業更有動力。

含有古代海洋生物的海洋沉積物受壓縮後,形成的碳氫化合物就成了天然氣和石油。通常在地下岩層中找到石油時,伴隨而出的氣體稱為「伴產氣」(associated gas)。當然,也可能只發現石油,這取決於封閉石油的岩層特性,及其他因素。

在石油產業萌芽的數十年內,伴產氣的需求量不大,提煉及運輸技術也尚未成熟,德州和委內瑞拉是如此,沙烏地阿拉伯也是如此,所以才會把天然氣燃盡。即使過去十年來,北達科他州(North Darkota)的頁岩油,和天然氣田極迅速的開發,但也因管線和基礎建設不足,無法運輸天然氣加以提煉。因此,大量的天然氣就繼續被「燃盡」。

1950年代中期,我們在布蓋格開始收集這些伴產氣,將其注回油槽,以維持油槽壓力,並穩定石油流動速度。幾年之後,又蓋了另一座工廠,將天然氣注回愛因達爾及薩德古姆(Shedgum)的油槽,這兩座油槽都隸屬於儲量極大的加瓦爾油田。但是相對於我國當時普遍燃盡氣體的做法,這些極為先進的工廠仍屬少數。

《烈陽與烈焰》(Sun and Flare),是阿美公司內部報紙早期的名稱,從這個名字就可以看出,火焰在我們的世界占的地位。尤其是在晚上,一點也不誇張,我在布蓋格工作時,晚上開卡車回達蘭,根本不用開大燈。熊熊火焰如悶雷般的聲響,和氣體燃燒的味道,早已司空見慣。

至少從1960年代初期開始,包括我國首任石油部長阿卜杜拉.塔里基等人,就不斷呼籲要有效控管天然氣,並善加利用。贊成這種做法的公司主管,看到我們暴殄天物,也總是搖搖頭。但當時政府要求我們把主力放在生產石油,以支持我國成長,我們必須把這項要求視為優先要務。到了1970年代中期,我們手上突然有了數十億美元,可以達成有效控管天然氣的目標,就不必這麼浪費了。

想當然耳,收集和使用天然氣,主要是出於經濟考量。同時,即使當時沒有人討論氣候變遷——至少在我們的世界裡沒有——很多人仍覺得火焰對我們帶來的負面效應,越來越難以承受。在阿美公司,我們這群責任越來越重的人,深知石油業的天職是報效國家,但我們要呼吸新鮮空氣,我們要仰望在沙漠中,默默引導貝都因族人的星星。起初,改革採漸進的方式,但現在回想起來,1977年,氣體治理系統(Master Gas System)工廠上線,我認為建立這個系統,是國家邁向環保意識與責任的關鍵第一步。

經濟大好,國王卻遭刺、部長被綁架

遺憾的是,費瑟國王還來不及目睹第二套五年計畫就辭世了。計畫宣布幾週後,他就在利雅德的王宮,被28歲的王侄開槍刺殺身亡。當時,王子混入現任石油部長阿瑪德.雅曼尼在內的參訪團,溜到國王面前,部長也差點喪命。王子是王室成員,大家自然以為他有獲准進入會場。

媒體後來揭露,王子有長期使用藥物及精神疾病的病史。他的哥哥屬保守主義教派,也可能是為他哥哥的死而展開報復,至少他想這麼做。費瑟國王支持開放我國的第一家電視臺,但王子的哥哥生前極度反對,覺得這違反沙烏地阿拉伯的文化,而後在攻擊電視轉播設施時喪生。

費瑟國王之死,對沙烏地阿拉伯人來說,就像美國人回憶甘迺迪總統喪生一樣。當時我在總部大樓,從廣播中得知國王的死訊時,馬上放下手邊工作,繼續仔細聆聽新聞的詳細內容。然後我們打電話給在利雅德的政府關係部同仁,想搞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阿美公司為了表示對皇室的敬意,隔天早上,執行長強格斯前往利雅德參加喪禮,以示對國王的崇敬,同時對費瑟兄弟獻上哀悼之意。

哈立德王儲(Crown Prince Khalid)積極參與政府事務多年,深受眾人愛戴,他繼承了費瑟成為國王。弟弟法赫德(Fahd,實權統治期間橫跨20世紀1980到1990年代,直到他病重才把大權逐漸交給弟弟阿卜杜拉代為負責)也是相當精明、機敏的領導者,則被任命為王儲。儘管這些皇室領袖都能妥善治理國家,人民對於費瑟天不假年,還是有深沉的失落感。

儘管費瑟遭刺時已年近70歲,但大家仍認為他是充滿活力的領袖,既尊重沙烏地阿拉伯的沙漠風俗,又努力不懈的推動現代化,進而大大提升了我國在國際間的名望。費瑟也是一位政績斐然的政治家,與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建立了密切關係,還修補因為他支持石油禁運,造成我國和西方許多國家的外交鴻溝。

當全國還在為痛失國王而療傷時,1975年的最後幾個星期,又發生了震驚全國的事件。有些年紀的讀者一定記得,1970年代最著名的就是發生了許多恐怖活動,包括劫機事件。這十年當中最惡名昭彰的恐怖分子,就是人稱「豺狼卡洛斯」的委內瑞拉人(Carlosthe Jackal,讓他聲名大噪的案子,莫過於1975年維也納石油輸出國家組織突襲事件,之後他還陸續幹下多起綁架等恐怖事件,他於1994年被逮捕,現正於法國北部克萊爾沃監獄服刑)。

當年12月中旬,卡洛斯率領一批國際恐怖分子,襲擊石油輸出國家組織的總部維也納,對全球企業進行大規模攻擊,還挾持了數十名人質,其中包括雅曼尼和其他五位阿拉伯部長。雅曼尼後來在他的傳記中說,卡洛斯告訴他,他是首要人質。

阿美公司飛機駕駛員將雅曼尼和他的助理載往維也納,他是首先得知人質挾持事件的人之一。這位駕駛員持續監聽維也納機場飛航管制塔臺的無線電對話。卡洛斯要求一架奧地利飛機,將恐怖分子和人質載往的黎波里(Tripoli,位處利比亞西北部沙漠的邊緣及地中海沿岸,是該國首都)。強格斯批准阿美公司的駕駛員,以安全距離跟蹤恐怖分子的飛機,希望他能盡快平安救出雅曼尼部長。

飛機飛往的黎波里後,又飛到阿爾及爾(Algiers,阿爾及利亞首都及海港),然後回到的黎波里,許多人質陸續被釋放,但不包括雅曼尼。後來這場危機終於和平收場。雅曼尼衝過跑道,一直跑到正在等他的阿美公司飛機,被載往安全地點。直到1994年,卡洛斯才遭捕獲,他因謀殺兩名法國政府祕探及線民,目前正在法國服無期徒刑。

人質危機警醒沙烏地阿拉伯人,在全球事務中扮演重要角色有其風險及回報。從那一天起,我國部長都有嚴密的保護。當我們開始覺得,這種無所不在的維安是種累贅時,我相信包括我自己在內的每位部長,都會想起雅曼尼和他的家人當時所忍受的一切苦難。

作者簡介|阿里.阿爾納米

從1995年8月至2016年5月,阿里.阿爾納米是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部長。在他長達20年的職涯中,他不但扮演了全球石油的中央銀行的一角,還是OPEC的最主要人物。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是文化《油價決定者:他的一句話直接影響油價、一個動作震盪世界經濟,沙烏地阿拉伯油王告訴你,世界的權力如何運作!》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