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於朝鮮皇室,下場卻是餓死在米櫃裡!《逆倫王朝》揭韓國「思悼世子」悲慘的一生

2020-08-26 16:47

? 人氣

“吾死則三百年宗社亡矣,汝死則宗社尚保,汝死可矣。吾不斬汝一人使宗社亡乎? — 《李光鉉日記(壬午日記)》壬午年閏五月十三日”


這是朝鮮英祖的承旨李光鉉在英祖三十八年閏五月十三日的日記中所記載的字句。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你能想像,這句殘酷的話,是一個父親對兒子說的嗎?

這是朝鮮王朝英祖,對兒子思悼世子所說的話。

英祖隨後將思悼世子廢為庶人處置,八天後,米水未進的思悼世子活活餓死在米櫃中,史稱壬午禍變。

壬午禍變是朝鮮王朝的著名懸案,思悼世子被英祖囚禁在米櫃中餓死的真相至今仍未明朗,且朝鮮王朝斷代史《承政院日記》上關於思悼世子的紀載也被世孫 — 即日後的正祖下令銷毀,故依照《承政院日記》編纂的正史《朝鮮王朝實錄》上對思悼世子的記載相當簡略模糊,只能由思悼世子正妻惠慶宮洪氏所著回憶錄 — 《恨中錄》及其他書信日記等零散資訊去拼湊事件原貌。

目前史學界主流的兩派說法分別為死於黨爭;抑或是英祖為了延續社稷命脈,無奈之下只得犧牲罹患嚴重精神病的思悼世子。

逆倫王朝這部電影並沒有特意探討思悼世子的死亡真相,而是從父子間相處的角度切入,藉思悼世子周遭人士的回憶,兼用倒敘法來講述思悼世子的悲劇一生。

宋康昊所飾英祖及劉亞仁所飾思悼世子
宋康昊所飾英祖及劉亞仁所飾思悼世子(圖/取自方格子)

在長子孝章世子夭折後,年屆不惑的英祖終於又迎來一個兒子 — 也就是思悼世子。喪子七年後終於又有王位繼承人,英祖欣喜若狂,感觸良深的他認為自己終於有顏面對列祖列宗。

【壬辰/暎嬪 李氏誕生元子于集福軒時國家久無儲嗣, 人皆憂懼, 至是擧國懽忭, 時原。 任大臣及諸宰玉堂, 咸詣請對, 上引見諸臣, 迭陳賀語, 上曰: “三宗血脈將絶而始續, 今幸有歸拜列祖之顔。 喜悅之極, 感懷亦深矣。”】

【諸大臣請亟定號元子, 告廟頒赦, 上曰: “予已知卿等求對之意, 故已稟于東朝矣。” 仍下諭曰: “三宗血脈, 今有所托, 欣喜曷喩? 內殿取子, 元子定號, 豈容小緩? 卽爲擧行, 上告廟社, 下頒八道。”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40卷》英祖十一年(1735年)一月二十一日,乙卯年第一條。】

英祖的喜悅之情躍然紙上,兩百多年後的今天,我們仍可以從《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中的字句感受到思悼世子降生時,英祖有多麼地高興。

【上從衆議, 敎曰: “以元子爲世子, 以三月卜日行禮。”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41卷》英祖十二年(1736年)一月一日,丙辰年第二條。】

【己亥/命議世子名, 從心傍字。 於是, 大臣、卿宰會賓廳, 議擬三望以進, 上下點于首擬愃字。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41卷》英祖十二年(1736年)一月四日,丙辰年第一條。】

電影中唯一出現世子名諱的橋段是英祖書其牌位時,生前被迫背負世子的身分及重擔,發瘋後淪為棄子,死後才真正做回自己(圖片/取自方格子)
電影中唯一出現世子名諱的橋段是英祖書其牌位時,生前被迫背負世子的身分及重擔,發瘋後淪為棄子,死後才真正做回自己(圖片/取自方格子)

英祖將兒子取名為愃,並於其十四個月大時立為世子,還請十五位大臣擔任世子之師,身為李氏天下唯一正統繼承人,他更是受到大妃(英祖之父肅宗第三任王妃 — 仁元王后)、中殿(英祖元妃 — 貞聖王后)及生母暎嬪李氏的萬般疼愛,在電影中,世子聰慧傑出的表現令英祖相當自豪,即使早已超過就寢時間,英祖仍一筆一畫地為世子親手撰寫四書五經讀本,對於兒子寄予厚望的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正是把父子倆逼上殘酷命運的開端。

疼愛世子的後宮長輩們(圖片/取自方格子)
疼愛世子的後宮長輩們(圖片/取自方格子)
英祖親自為世子撰寫四書五經讀本,最後一次為世子親自撰寫的卻是世子牌位(圖片/取自方格子)
英祖親自為世子撰寫四書五經讀本,最後一次為世子親自撰寫的卻是世子牌位(圖片/取自方格子)

世子逐漸長大,天性率真奔放的他不喜讀書,喜歡武術、作畫及閱讀雜書等,英祖期待的繼承人必須是焚膏繼晷地苦讀聖賢書及學習經國濟民之道,畫圖、舞刀弄棍,或是閱讀《西遊記》、《水滸傳》等雜書,無疑是玩物喪志。在侍講院接受考試時,世子漏背《中庸》第一章的:「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英祖便訓斥世子連經學都念不好,還能念好什麼書?玩樂為一時之樂,學問乃一生之樂,荒廢學業是存心想讓國家滅亡……,世子之師替世子向英祖緩頰,勸英祖勿操之過急,但嚴厲又心急的英祖哪聽得進去?另一方面來說,英祖心急也不無道理,王儲學問不精,行止不端,即位後如何令眾臣及國民信服?

僅止漏背一句,英祖就把世子罵得狗血淋頭(圖/取自方格子)
僅止漏背一句,英祖就把世子罵得狗血淋頭(圖/取自方格子)

孔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在皇家,只有君臣之別,父子之情得擺後頭。已屆志學之年的世子由英祖帶至太廟祭拜先祖,英祖向世子講述帝皇家將子女視如寇讎般撫養的無奈,遙想血跡斑斑的家族史,世子認為父母為子女著想的本心並無不同,對英祖的教誨置若罔聞。歷代君主牌位前的燭火隨著清風微微顫動,訴說當年的腥風血雨,往年的血淚聲,早已化為牌位前的縷縷輕煙隨風而去,一塊塊牌位無語地注視著這對父子。而歷史即將再度重演。

英祖向眾臣提出禪讓王位給世子的決定,同時觀察眾臣反應,之後便折衷要世子代理聽政,英祖此舉除了向眾臣表明自己與兄長景宗之死毫無關聯,同時也向意圖控制世子並把持朝政的臣子下馬威,最主要的是讓世子提早面對並懂得維持黨派間的微妙平衡,使國家政務不至於空轉。

英祖在世子第一次代理聽政前,世子之師對世子說這是登基的捷徑,還以世宗之子文宗代理聽政時發布對韓文發展具有深遠影響的訓民正音之例鼓勵世子,孝順的世子說他是替父親代理聽政,不是為了自己登基,世子之師聽畢微微苦笑,隔天,英祖如慈父般特地為其正冠帽,勉勵他好好作為,這樣子他才能活著保住社稷。

【令世子聽政, 朝參如儀者。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69卷》英祖二十五年(1749年)一月二十七日,己巳年第一條。】

世子開始代理聽政(圖/取自方格子)
世子開始代理聽政(圖/取自方格子)

自廢王燕山君開始,幾乎每位朝鮮王朝的君主都為黨爭傷透腦筋,縱有明君勵精圖治、蓄積國力,也會被之後的黨爭及士禍消耗殆盡,調節黨爭並使國事順利運轉更是考驗每位君主的政治手腕。

英祖時期的朝臣主要分為老論及少論派,英祖還是王世弟時,曾被少論派追殺,後由大妃及老論派扶持上位,連帶付出軍權旁落的代價。在討論國防預算時,世子本意是希望將軍權統一,同時讓英祖能夠直接掌握軍權,卻動到老論派的根基,看到世子如此魯莽行事打壞朝中平衡,英祖登時臉色一沉,再次上朝時便責怪世子令他為了平息黨爭所施行的蕩平策前功盡棄,訓誡世子作為王不是一意孤行,是在不損及國家利益下允諾臣子提出的政策及究責的角色。怒氣沖沖的英祖,對於自己是一國之君卻還得看臣子臉色行事相當無奈,戰戰兢兢地維持朝政,卻還是功虧一簣。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不出英祖所料,手握重兵的老論派請求移交軍隊,國防即將大亂,英祖在群臣面前全盤推翻世子先前的決策,要求世子在決定重要政策時要先諮詢他,然而當世子照做時,英祖卻又直斥世子連較為容易的決策都要問,要世子代理聽政有何用處?問與不問都招來一頓痛罵,英祖陰晴不定的性格令世子無所適從。

【戊戌/王世子引接大臣、備堂。 左議政趙顯命曰: “邸下每遇事, 毋論難易, 必稟大朝而自斷者少, 臣固知邸下之心, 出於審愼, 而亦不宜太過也。 自斷者斷之, 當稟者稟之, 何可一切煩稟乎?”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69卷》英祖二十五年(1749年)二月二十日,己巳年第一條。】

此時的世子已成為英祖的眼中釘。英祖開始對世子處處挑剔,連雨沒落在乾旱地帶導致莊稼歉收都能夠怪罪世子,說世子沒資格去祭拜肅宗大王的陵墓,也打算再生一個兒子,並將他培養成自己屬意的繼承人。這時大妃與英祖因細故發生齟齬,英祖脫口說自己乾脆退位並讓世子即位,大妃賭氣地答應英祖的要求,兩人互相賭氣的結果就是讓世子跪在大雪中請求英祖收回成命,然而就算跪到快要凍斃,英祖也沒出現。

不論世子再怎麼跪,英祖依舊無情地往前走去。(圖/取自方格子)
不論世子再怎麼跪,英祖依舊無情地往前走去。(圖/取自方格子)

【丁丑/申時, 中宮殿徐氏昇遐于觀理閤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89卷》英祖三十三年(1757年)二月十五日,丁丑年第一條。】

【丁巳/巳時, 大王大妃殿金氏昇遐于永慕堂。 是堂, 初無名, 上名以永慕, 以寓孝思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89卷》英祖三十三年(1757年)三月二十六日,丁丑年第二條。】

身為皇室位高權重的大長輩,大妃無法將已說出口的承諾收回,如要讓承諾不算數只能等到大妃死去,為了保住世子一家,大妃抑鬱而終,不久後中殿也隨之而去,然而在朝鮮王朝實錄中,中殿過世後沒多久,大妃才駕鶴西歸。可能是為了延續英祖與大妃產生爭執的橋段,才改由大妃先行離世。

接連失去疼愛自己的長輩,無任何靠山及情感慰藉,加上英祖在喪禮上對自己冷嘲熱諷,積怨已久的世子終於爆發了。昔日神采發揚的青年從此變為癲狂的瘋子。

英祖將大妃之死怪在世子身上(圖/取自方格子)
英祖將大妃之死怪在世子身上(圖/取自方格子)

因英祖嚴厲的態度和長久壓迫之下,世子放浪形骸,成天披麻帶孝,與妓生、尼姑、薩滿巫師等三教九流廝混,在大妃的畫像前跟著薩滿巫師唱著《萬祖上解寃經》,試圖藉著這段揉和道教及佛教元素的詭譎咒文召喚大妃的魂魄、平撫大妃的怨恨,更準確地說是紓解自己對父親英祖長年累積下來的怨氣。

在世子寫給岳父洪鳳漢的書信中,他提及自己心情鬱悶,問岳父可否偷偷送紓解煩悶的藥物給他,隨著時間過去,他接連出現驚悸症、衣帶恐懼症及雷霹症,更是多次看見幻影、試圖自殺、甚至殺人,如這些紀載都屬實的話,幾乎可以確定世子生前有精神障礙症狀,在電影中則是因英祖長久以來的精神暴力下,導致世子罹患憂鬱症、躁鬱症或思覺失調症之類的精神疾病,接連做出許多離經叛道之行。

世子失控拿臉盆毆打大臣(圖/取自方格ˊ子)
世子失控拿臉盆毆打大臣(圖/取自方格ˊ子)

 

應是衣帶恐懼症(圖/取自方格子)
應是衣帶恐懼症(圖/取自方格子)

 

發瘋殺人的世子(圖/取自方格子)
發瘋殺人的世子(圖/取自方格子)

倒行逆施的世子已成棄子,加上世孫逐漸長大,學問表現優秀之餘,行為舉止端正,儼然就是一位合格的王儲,英祖便將延續三百年社稷命脈的任務寄望於世孫,並要世子之師寫下廢世子詔書,好將王位名正言順傳給世孫,無法遵從御命的世子之師懼怕喜怒無常的英祖,顧念師生之情,寫下懇求英祖對世子慈悲為懷的遺書後便懸樑自盡。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英祖決心棄世子保世孫(圖/取自方格子)

決定隨心而活的世子,擅自讓生母暎嬪李氏穿上王妃禮服過花甲壽宴,並要求大家行只有王及王妃才能享有的四拜禮,他偏要以自己的方法對生母盡孝道,藉以挑戰英祖所堅持的禮法。

世子要求大家對生母行四拜禮(圖/取自方格子)
世子要求大家對生母行四拜禮(圖/取自方格子)
在世子荒誕行為的背後,是因禮教而無法依自己所願之形式盡孝的悲愴(圖/取自方格子)
在世子荒誕行為的背後,是因禮教而無法依自己所願之形式盡孝的悲愴(圖/取自方格子)

意識到世孫若順利即位,自己將大禍臨頭的老論派決定先下手為強,老論派重臣暗中派被世子所殺內官之弟羅景彥向英祖告發世子種種惡行,並誣陷世子有謀反之心,任誰都知道這是誣陷,儘管世子聲嘶力竭地懇求英祖查明幕後主使,要求讓自己與羅景彥對質,英祖卻還是將羅景彥處斬。

【景彦自衣縫中出凶書曰: “欲納此書于九重天陛, 而末由登徹, 故先呈原書于秋曹, 以爲階梯矣。” 上覽未畢, 以手拍門楣曰: “慮有此變。” 以書賜領議政視之。 鳳漢泣見曰: “臣請先死。” 尹東度進曰: “臣亦請見。” 上曰: “卿亦見之。” 東度見畢, 上謂諸臣曰: “今日朝廷着帽結帶者, 皆罪人之罪人也。 景彦能呈此書, 使予知元良過失, 諸臣無一人以此告予者, 視景彦能無愧乎?” 大抵景彦枚擧東宮闕失十餘條, 語極悖亂。

鳳漢急詣昌德宮, 以報世子, 世子震驚, 乃乘步輦上闕, 時方二更, 進伏于弘化門內待罪。 上乃使問郞, 問罪人曰: “汝能爲國陳此, 其誠可嘉。 然初呈書中, 做作浮言, 陷人於惡逆之科, 且以變在呼吸等語, 恐動君父, 以至闕門扈衛, 都下波蕩, 此後不軌之徒, 復踵汝習矣。” 乃命嚴刑。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99卷》英祖三十八年(1762年)五月二十二日,壬午年第二條。】

目眥盡裂的世子跪在英祖房間外,悲憤地質問英祖,難道真要讓兒臣淪為逆賊才痛快嗎?對世子失望透頂的英祖開窗,說了全片最傷人的一句話: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謀反!

全片最令人心寒的一句話(圖/取自方格子)
全片最令人心寒的一句話(圖/取自方格子)

英祖罵世子倒不如發瘋發狂還較好,命世子去錦川橋待罪,傾盆大雨落在穿著單薄的世子身上,跪在錦川橋待罪、痛心疾首的他仰天長嘯,淒切的咆嘯聲被轟鳴的雨聲掩蓋,這些年來,沒有人真心地去理解他,只會要求他履行世子的義務,就連老天爺也對他的痛苦置若罔聞,獨留他一人於雨夜中愴然涕下。

【有頃世子以笠袍, 入伏庭中, 上閉戶不見者良久, 承旨啓于戶外。 上推牕大責曰: “汝搏殺王孫之母, 引僧尼入宮, 西路行役, 北城出遊, 此豈世子可行之事? 着帽之漢, 皆欺我, 微景彦, 予何得聞? 王孫之母, 汝初甚愛, 以至溺井之境, 何乃竟殺乎? 其人頗剛直, 必諫汝之行事, 由是見戮。 且將來僧尼之子, 必稱王孫, 入來問安矣。 如此而國不亡乎?” 世子不勝其憤, 請與景彦面質。 上責曰: “此亦亡國之言。 代理儲君, 豈與罪人面質乎?” 世子泣對曰: “此果臣之本病火症也。” 上曰: “寧爲發狂, 則豈不反勝乎?” 命退出, 世子出外, 待罪于禁川橋上。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99卷》英祖三十八年(1762年)五月二十二日,壬午年第二條。】

既然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謀反,那乾脆反到底吧!

打算玉石俱焚的世子(圖/取自方格子)
打算玉石俱焚的世子(圖/取自方格子)

世子提刀往英祖寢宮走去,在寢宮外聽見自己的兒子世孫在與英祖談話,英祖問為何世孫明知違反禮法,卻還是給生祖母暎嬪李氏行四拜禮?

是先有人才有禮法,不是先有禮法才有人。孔子也說不要看禮法的末端,要看其心,孫兒那天看見的,正是父親的心。

聽到世孫的回答,英祖無言,世子提刀的手慢慢地放下了,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懂他的心,然而當他意識到這點時,死亡的陰影逐漸壟罩在他身上。隔天,生母暎嬪李氏向英祖告發世子昨夜謀反的消息,正愁沒理由除掉世子的英祖命世子脫去衣冠,將世子關入米櫃,親自寫下廢世子詔書,連帶處斬與世子廝混的三教九流。

【上幸昌德宮, 廢世子爲庶人, 自內嚴囚。 初孝章世子旣薨, 上久無嗣育, 及世子誕生, 天資卓越, 上甚愛之。 十餘歲以後, 漸怠於學問, 自代理之後, 疾發喪性。 初不大段, 故臣民冀其克瘳矣。 自丁丑戊寅以後, 病症益甚, 當其疾作之時, 殺宮婢宦侍, 殺後輒追悔。 上每嚴敎切責, 世子疑懼添疾。 上御慶熙宮, 兩宮之間, 轉成疑阻, 且與閹寺妓女, 遊嬉無度, 專廢三朝之禮, 上意不合, 而旣無他嗣, 上每爲宗國之憂矣。 一自景彦告變之後, 上決意欲廢, 而未忍發矣, 忽有飛語, 從中而起, 上意驚動。

上命世子伏地脫冠, 徒跣扣頭, 仍下不忍聞之敎, 促其自裁, 世子扣額血出。

上持劎連下不敢聞之敎, 促東宮自決, 世子欲自經, 爲春坊諸臣所解。 上仍下廢爲庶人之命。

世子哭而復入, 伏地哀乞, 請改過爲善。 上敎愈嚴, 微陳暎嬪之所告, 暎嬪卽世子誕生母李氏, 而有所密告於上者也。 都承旨李彛章曰: “殿下以深宮一女子之言, 動搖國本乎?” 上震怒, 命亟正邦刑, 旋寢其命。 遂命世子幽囚, 世孫倉皇入來。 上命嬪宮世孫及諸王孫, 送于左議政洪鳳漢第, 時夜已過半矣。 上乃下傳敎, 頒示中外, 傳敎史官諱而不敢書。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99卷》英祖三十八年(1762年)閏五月十三日,壬午年第二條。】

關在米櫃中的世子看見蜈蚣爬入米櫃的幻覺,便踢破米櫃逃出去,再度被抓進米櫃時,岳父洪鳳漢丟入一把扇子,那是世子在世孫降生時所繪之青龍圖製成的扇子,世子用扇子接尿喝時看見青龍凌空圖,想起世孫降生的那一天,捧著扇子哽咽著。

【初莊獻世子夢神龍抱珠入寢室, 旣覺手畫夢中所覩, 揭之宮壁。 及誕降, 英音發如洪鐘, 宮中皆驚, 英宗臨見喜甚, 敎惠嬪曰: “是酷類予。 得此兒, 宗社其無憂乎?” 卽日定號爲元孫。 — 《朝鮮王朝實錄.正祖實錄.1卷》正祖即位年(1776年)三月十日,丙申年第一條。】

世子捧扇嚎哭(圖/取自方格子)
世子捧扇嚎哭(圖/取自方格子)

第七日,世子氣若游絲地控訴英祖的高壓將自己變為廢物,自己不願被吃人的禮教束縛一生,他所期望的只是英祖一縷溫柔的目光,和一句溫暖的話而已,英祖說自己看見世子聰慧的樣子欣喜若狂,但看見世子只會玩刀時感覺天崩地裂,為了讓世子成為像樣的君主,只能逼迫他屢行世子義務,為何父子倆卻得到陰陽兩隔之際才能敞開心胸?

個性天真爛漫的世子曾想要以人倫挑戰禮法,終究還是被宮廷體制及禮教束縛逼迫致死,英祖感慨若不是生在帝王家,父子倆的結局或許會不一樣。侍衛移走世子的大體後,岳父洪鳳漢撿起青龍扇,若有所思地望著奏凱旋樂離去的英祖儀仗隊伍。

世子眼角落下一行清淚(圖/取自方格子)
世子眼角落下一行清淚(圖/取自方格子)

【思悼世子薨逝。 敎曰: “旣聞此報之後, 豈不思近卅載父子之恩乎? 顧世孫之心, 諒大臣之意, 只復其號, 而兼謚以名曰思悼世子。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99卷》英祖三十八年(1762年)閏五月二十一日,壬午年第二條。】

英祖只恢復思悼世子的名號(圖/取自方格子)
英祖只恢復思悼世子的名號(圖/取自方格子)

時光荏苒,成年的世孫和垂垂老矣的英祖命人將思悼世子的紀錄洗去,英祖命世孫不可再提起思悼世子,世孫如同小時候般,面無表情地允諾。世孫對於祖父與父親之間的矛盾了然於心,他知道在宮廷中若是像父親一樣情緒優先於理性的話,會惹來殺身之禍,唯有登上王位才能為父親雪恨。

【上御集慶堂, 敎曰: “今此下敎, 爲宗國爲沖子, 而猶有未盡者。 何則秘史雖不可議, 於《政院日記》, 輿儓皆見, 塗人耳目者。 思悼冥冥有知, 必也飮涕, 豈垂昆之意哉? 秘史旣在, 何關日記有無? 今日時原任適入侍, 故已下敎。 承旨一人, 依實錄例, 注書一人, 同詣彰義門外遮日巖洗草。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127卷》英祖五十二年(1776年)二月四日,丙申年第三條。】

英祖及世孫命人洗去思悼世子的紀錄(圖/取自方格子)
英祖及世孫命人洗去思悼世子的紀錄(圖/取自方格子)

不久,英祖駕崩,世孫即位,是為正祖。正祖即位後立即宣布自己是思悼世子的兒子,並隨母親惠慶宮洪氏到父親墳前遞上未能遞給父親的那碗水。為了讓母親開心,在母親花甲壽宴上以思悼世子遺留下的扇子表演扇舞,以告慰在天上的亡父。

正祖於思悼世子墓前遞水(圖/取自方格子)
正祖於思悼世子墓前遞水(圖/取自方格子)

 

正祖表演扇舞(圖/取自方格子)
正祖表演扇舞(圖/取自方格子)

【召見大臣于殯殿門外。 下綸音曰: “嗚呼! 寡人思悼世子之子也。” — 《朝鮮王朝實錄.正祖實錄.1卷》正祖即位年(1776年)三月十日,丙申年第四條。】

作者介紹│邱婷鈺

雜家型寫作者 我手寫我心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方格子(原標題:我所冀望的,只是父親一縷溫暖的目光,和一句深情的話,如此而已-《逆倫王朝(思悼)》)

責任編輯/連珮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