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年邁阿嬤用皺皺的手拿出200元,說要捐出來!他經營食物銀行多年,看遍最溫暖人性

2020-05-05 16:48

? 人氣

安得烈食物食行執行長羅紹和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服務案量增加了。(圖/取自羅紹和臉書)

安得烈食物食行執行長羅紹和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服務案量增加了。(圖/取自羅紹和臉書)

「很多人不知道有社會資源,不知道如何求助;有些人自尊心很強,不想讓人知道他需要幫助。」

安得烈食物食行執行長羅紹和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服務案量增加了,發現需要幫助的人愈來愈多,但他知道,總有光照不到的角落,總有底層的人依然在邊緣

最多高達4200億的特別預算,最快5月8日在立法院通過,規模大了,可以覆蓋的人多了,但這把紓困的傘,無法紓解每一個企業的困境,也無法為每一個家每一個有需要的人遮風擋雨,特別是角落與邊緣的民眾。「我們的責任,是更勤奮地主動去找到需要幫助的人」。疫情期間,和許多社福團體一樣,羅紹和與安得烈的同仁,比以往更忙。「顧及對方的自尊,用專業的態度,有智慧地把有限的資源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

羅紹和鼓勵大家做「好事的人」,「發現有需要幫助的人就告訴我們」。他說,有一家五口,因為長期積欠房租,被房東要求搬離,無處可去,「家庭悲劇往往從這裡開始」,幸好有熱心民眾知道了,透過臉書通報,安得烈得以及時伸出手,接住了這家人。

新冠肺炎爆發以來,幾乎百工百業都被疫情波及,很多人的生活比以前辛苦。羅紹和說,在艱難的時刻,更是看盡人生百態,有的個案即使生活不容易、經濟不寬裕,但還是想到別人,「年邁的阿嬤拿出200元給我,說要捐出來。」羅紹和記得阿嬤皺皺的手和皺皺的200元。

安得烈這陣子接到幾位固定捐款人來電,說他們的公司因疫情裁員或減薪,生活受到一些影響,每月捐款金額可能會少一點,但還是希望在能力範圍內,持續助人。「我們會跟對方討論,暫時停止捐款也不要緊,等度過難關再恢復。但捐款人說,自己還過得去,一個月從1千元,變成500元、600元,總是心意。」

「一隻螢火蟲的光也許只有一點點,但一千隻螢火蟲的光,可以照亮一整個房間。」

羅紹和執行長分享他的螢火蟲哲學。說到這裡,這位在任內被譽為「國防部最強發言人」的陸軍退役少將,堅定的眼神裡,散發著溫柔的光。

就在第一波600億紓困預算開始發出,第二波跟進之際,安得烈慈善協會執行長羅紹和接受POP Radio《POP搶先爆》節目主持人朱學恒專訪,對處在補助條件邊緣的人,尤其擔心。但其實安得烈本身也受到衝擊,不過因為過去在國防部工作期間遇過SARS,天天開會的經驗,讓羅紹和對新冠疫情有所警覺,一月起開始超前部署,提前採購,目前為止也讓食物銀行的物資,都有相對安全的量,能夠持續提供給需要的民眾。

食物銀行和其他社福團體很大的不同之一,是需要很多打包、整理、搬運的志工。而社交距離弄亂了志工的服務節奏,當然人力也比以前來得少,只好花更多時間,在有的空間裡,辦理更多次的志工打包、整理、搬運作業。羅紹和在志工的身影,「看到台灣人民的慈悲與善良,也看到國家的希望。」

旅行社在疫情衝擊首當其衝,但有旅行社主管帶著員工,一起到安得烈,擔任包裝食物箱的志工,「你們去做志工,公司薪水照發」,羅紹和感謝之餘,也向政府提出建議:紓困方案提及的《充電再出發訓練計畫》,可以考慮納入企業到社福團體服務的志工時數。這個方向,與行政院長蘇貞昌所說的,「非營利公益團為社會做很多事,不能因為這次疫情讓他們倒下」相呼應,可以讓政府對企業紓困的同時,維持了社福團體的能量,雖說社福團體因疫情衝擊,導致捐款縮水,活動受限,但是仍然可以運作。

社福團體的安全網,平時接住困難的人,疫情期間,更多要接住的是因疫情影響而突然變得困難的人,特別是在各項補助條件邊緣的人,以及礙於面子不開口、或者不知道如何開口求助的人。

不管是不是可以成為羅紹和執行長說的螢火蟲,我們的一點點付出,如果可以讓社會安全網更牢固一點,張得更大一點接住更多的人,那就做吧。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