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遭割頸慘死血泊中,2歲兒一旁玩耍毫無所知…他續租命案公寓21年等真相!

2020-03-14 10:30

? 人氣

1999年11月13日午後,名古屋西區當時年僅32歲的奈美子,被房東發現全身是血,倒臥於家中的走廊,且頸部還被人兇殘的用刀刃劃開。至於兒子則是毫髮無傷地,待在母親遺體的附近。事發後,丈夫高羽悟為了保存證據,從那天起,他決定每個月花5萬日幣續租這間成為命案的屋子,而這一租就是21年。不過,兇手是誰?殺人的動機為何?「名古屋市西區婦殺害事件」的這些問題即使到了2020年依舊未解。

奈美子對丈夫說:「現在最幸福。」不料,這看似幸福的家庭,卻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徹底變調了。(圖/翻攝自youtube)
奈美子(左)對丈夫說:「現在最幸福。」不料,這看似幸福的家庭,卻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徹底變調了。(圖/翻攝自youtube

事發經過,毀滅幸福家庭的神祕1小時

因為事件過於離奇,因此事後有不少日本網友收集新聞書籍節目等資料,最後統整出下列的時間列。

1、事發前上午

高羽悟與奈美子,彼此是在公司認識的,兩人才剛結婚不到5年,育有一子航平。事發前幾日,因為航平發燒,所以當日在目送丈夫去上班完後,奈美子決定帶兒子去附近的小兒科看診。

9點左右,奈美子撥打電話給住在3樓的媽媽之友(日本有不少女性,在結婚生小孩後,常會退出職場。成為家庭主婦的她們,為了交換育兒、日常等訊息,所以往往會組成「媽媽之友」這樣的團體。),告訴對方因為想帶兒子去看診,所以希望對方的丈夫能先把車鑰匙借給她開(奈美子之前買的車發生擦撞,當日原定要請媽媽之友的丈夫來幫忙修車,所以目前無法開車)。不過,這裡無法確定最後對方是否有把車鑰匙借給她。

9點30分,宅配人員按了高羽家的門鈴,但沒人回應,所以留了通知單。10點20分,前述住在3樓媽媽之友,打了家用電話給奈美子,可惜也沒人回應。40分再打一次,同樣無人回應。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根據看診的收據顯示,11點10分,奈美子與兒子一起抵達附近的小兒科看診。11點40分,正在停車場幫忙修車的媽媽之友的丈夫,看到奈美子他們回來,據他的說法,當時奈美子並沒有打招呼,而是直接往屋裡去了。據他的描述,當時母子從醫院回來的時候,表情、服裝等並沒有特別的異樣,附近也沒看到陌生人。

2、事發時中午

從中午開始到1點左右,這短短1小時,不但有鄰居聽到怪聲,還有人看到了手腕滴血的可疑女子,事後警方也認為這1小時可能就是慘案發生的時間帶。

據住在同一棟公寓的其他人描述,這段期間聽到命案屋子內傳來「巨響」,同時還聽到有人「疑似快步從樓梯奔跑下來的聲音」。隨後在12點15分左右,有不只一位目擊者在稻生公園、聖德寺附近,目睹一位行跡可疑的女性。會說她可疑,是因為從外表可以明顯看到她左手受傷,且疑似還在滴血。

至於之前打2次電話都撲空的媽媽之友,在12點半到2點之間,又打了電話給奈美子,可惜一樣打不通,因為此時的奈美子可能早已慘死了。

3、事發後下午

午後2點,當時房東太太打算將自家摘種的柿子分送給各公寓內的住戶,當走到高羽家時,發現玄關未上鎖,不料才一推開門,只見到奈美子倒在血泊當中!儘管連忙叫了救護車,但依舊回天乏術,經警方判斷,當時奈美子已經死亡經過2~3個小時了。

警方的調查,不明乳酸飲料、兒子無外傷、犯人眾說紛紜

事後經警方調查,奈美子遺體陳屍的地點是在從廚房通往玄關的走廊上,死者當時衣衫完整,穿著居家服與牛仔褲。死因為頸動脈被割,出血過多致死,這也導致了玄關、牆壁上殘留了數不盡的血跡。此外,在廁所的洗臉槽也發現血跡,疑似是犯人為了清洗手上的傷口而留下的。

原本以為是強盜殺人,但詭異的是,屋內的擺設與重要物品並沒有被偷。更離奇的是,當時與母親同樣待在屋內的航平(當時2歲)完全毫髮無傷,不過依殘留的血跡判斷,兇手極有可能是在航平面前,用利刃將奈美子給慘忍殺害。儘管目睹了一切,但據說被發現時,航平是坐在餐廳的幼兒椅上玩著玩具,似乎因為年紀還小,所以不清楚自己的母親已經往生。

透過目擊者描述,所描繪疑似嫌犯的面容。(圖/翻攝自愛知縣警察官網)
透過目擊者描述,所描繪疑似嫌犯的面容。(圖/翻攝自愛知縣警察官網

另外,除上述的離奇點外,警方還在餐桌上發現一瓶已被開過的乳酸飲料。可是丈夫高羽悟表示,自己、小孩與奈美子,三人並沒有喝乳酸飲料的習慣。持續追查後更發現,這種牌子的乳酸飲料無法在命案公寓旁買到,想買還得跑到35公里外的西三河地區才能買到,因此警方推斷,這瓶飲料很有可能是犯人帶進來的。

犯人的逃跑路線。(圖/翻攝自愛知縣警察官網)
犯人的逃跑路線。(圖/翻攝自愛知縣警察官網

關於犯人,警方採集血液後,發現嫌犯血型為B型,且依據屋內留下的足跡,判斷這是一雙長24公分的韓國製女鞋。再加上當時在公園、寺廟旁的目擊證人的描述,以及在公園廁所內也找到血跡,因此警方最後推斷,犯人應是年齡介於40歲~50歲之間(現60~70歲),身高160公分,血型為B型,外表則留著及肩燙髮,穿著韓國製女鞋的女性。逃跑的路線,則是殺完人後,徒步走到離命案現場外500公尺的公園廁所內清洗手上的傷口。儘管有了這些證據,但犯人依舊遲遲未被捕,因此當時新聞、網路等開始有了這幾種說法:

1、犯人是韓國人:會認為犯人是韓國人的原因,主要是因為犯人穿的鞋子是在韓國量販的鞋子。但這個說法很快就被打臉,因為除了鞋子這點與韓國有關外,其他並沒有與韓國相關的證物出現。

2、犯人是媽媽之友:據說奈美子的性格屬於比較小心謹慎的類型,再加上當時還有一個2歲的病童在家,那段期間奈美子自然會格外小心。不過,嫌犯能讓奈美子卸下心防,且把鎖打開還讓對方進來,從這點判斷很有可能嫌犯就是熟人。說到熟人,媽媽之友當然就成為被懷疑的目標。

3、犯人是前妻:其實高羽悟與奈美子是再婚,在這之前高羽悟曾離過婚。但案發當時,前妻還好端端的住在靜岡,所以擁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再者,嫌犯的血型是B型,前妻則是O型,兩者明顯也不吻合。

續租命案房長達21年的丈夫

事發後,丈夫高羽悟決定每個月花5萬日幣續租這間成為命案的屋子,而這一租就是21年。去年11月,日本的CBC電視台,也特別專訪了高羽悟。為了保存證據,這21年間屋內的擺設幾乎沒有動過,就連玄關上殘留的血跡也未清洗,專訪時高羽悟,看著血跡表示,這些也許能成為逮捕兇手的線索。

為了保存證據,這21年間屋內的擺設幾乎沒有動過,就連玄關上殘留的血跡也未清洗,專訪時高羽悟,看著血跡表示,這些也許能成為逮捕兇手的線索。(圖/翻攝自youtube)
為了保存證據,這21年間屋內的擺設幾乎沒有動過,就連玄關上殘留的血跡也未清洗。(圖/翻攝自youtube

事件發生後的2個月,高羽悟雖然很快就回去公司上班了,但他只要一有空,依舊會來到這間充滿回憶的公寓。也許是非常思念奈美子,所以高羽悟開始將情感寄託於筆記本中,專訪時,高羽悟表示,自己一周會回來2到3次,來到房內雖然想著必須要打掃,自己也告訴自己,「今天就從這打掃起吧」,但每當想動手時,手卻又停了下來,往往只能望著屋子嘆氣,想著「下次再來打掃吧」,接著又回到公司上班。

事發當時只有2歲的兒子,2年後進入了幼稚園,高羽悟為了彌補奈美子的空缺,所以只要學校有懇親會、參觀日等,他都盡可能的積極參加。同時藉由書寫育兒日記的方式,來向來不及看到孩子長大的奈美子,告知自己與孩子現在過得很好。

藉由書寫育兒日記的方式,來向來不及看到孩子長大的奈美子,告知自己與孩子現在過得很好。(圖/翻攝自youtube)
藉由書寫育兒日記的方式,來向來不及看到孩子長大的奈美子,告知自己與孩子現在過得很好。(圖/翻攝自youtube

不過,一個人扶養孩子,這對於還要上班的高羽悟來說壓力還是太大了,再加上失去奈美子後,頓時成為了單親家庭。當時社會仍存在著對於單親家庭的迷思,認為少了爸爸/媽媽,孩子的成長會有問題,所以高羽悟有時也會受到他人的指指點點。專訪時,高羽悟透露,有天曾看到自己的母親邊哭邊回到家,一問才知道,原來附近的鄰居都在說他們的閒話,他們認為:「失去母親的孩子,將來很容易走偏。」看到難過的母親,原本堅強的高羽悟也哭了出來,因此他誓言絕對不讓這種事發生。所幸航平並未走偏,20年過後(2019年受CBC訪問),航平現在已是22歲的大四生,2020年4月畢業後,將成為社會新鮮人。

只是21年過了,這個破壞高羽一家幸福的兇手,依舊未被捕。現在依舊可以在愛知縣警察的官網看到懸拿「名古屋市西區婦殺害事件」兇手的獎金公告。最後,在那本寄託情感的筆記本中,高羽悟曾寫下:「和妳一起度過的那樣耀眼的日子,現在雖然都成為回憶了,但是妳永遠會活在我們的心中。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毅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