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讀者投書:為何嬌蘭香水是法國人心目中永遠的第一名?調香師分享創作之路

2017-01-14 07:30

? 人氣

老牌香水嬌蘭在法國人心中,有不可取代的經典地位(圖/何承涵提供)

老牌香水嬌蘭在法國人心中,有不可取代的經典地位(圖/何承涵提供)

他跑遍了全世界包括產廣藿香的印尼,產玫瑰的保加利亞,產柑橘的義大利南部,產檀香的澳洲,產香跟草的寮國等等,他認為他的角色除了扮演創作香水的角色,還得掌握嬌蘭香水的原料來源,因此他對於原料的特性很熟悉,也懂得運用不同產地的原料在他的作品裡,例如Aqua Allegoria Jasminora這款香水,就是混合著格拉斯茉莉和義大利茉莉……

老牌香水嬌蘭在法國人心中,有不可取代的經典地位,從1889年的Jicky,到1912年的L’HeureBleue、1925年的Shalimar,對於後來很多香水模仿造成風潮。

1828年嬌蘭品牌正式創立,從第一代到第四代都是嬌蘭家族繼承調香師職位,直到第五代沒有後人繼承而往其他調香公司挖角,Thierry Wasser從2008正式被嬌蘭納入旗下成為第五位調香師,第四代傳人Jean Paul Guerlain是他的導師。他背負著嬌蘭快200年的歷史的品牌印象,為嬌蘭保留傳統也肩負創新的責任。

說起來,Thierry Wasser是我的學長。Thierry Wasser是瑞士法國人,1987年的5月他開始在巴黎的奇華頓香水學校受訓,而Thierry和香水學校校長亞蘭一起在瑞士的認識 兩個已經有三十年的交情,亞蘭認為,如果讓他來和我們分享他在嬌蘭調香的經歷,對我們會有很有幫助,於是促成了這次他來訪學校。

本來要當一個植物學家,偶然機運下他進入了奇華頓香水學校,Givaudan Perfumery School開始他調香師的旅程,為嬌蘭創造出許多更棒的作品。

(圖/何承涵提供)
(圖/何承涵提供)

例如這一款Idylle Guerlain是他進嬌蘭第一款作品,由嬌蘭第三代Jaques Guerlain鍾愛的保加利亞玫瑰,荔枝和覆盆子為主調,加上廣藿香成了標準的 Chypre柑苔綠香調,後味是清新的麝香,我個人覺得這款作品非常的Guerlain,嬌蘭的香水總是有很明顯的特色,像是顏色繁複的一朵花,一眼就可以看到她並且無法將視線移開的那一種花。

他還沒來之前,我和其他學生都想像他會是一臉正經或嚴肅,實際上的他穿著駝色大衣,裡面是灰色西裝,頭髮梳著整齊抹了髮油, 臉上充滿著自信得笑容和我們打招呼,他才講話5分鐘就已經讓我們笑聲連連,本人一點都不嚴肅。

一踏進學校 ,他就說:「我真懷念這個地方啊!我還記得30年前自己的位子在哪,我坐在那裡,當時我好年輕喔!」他帶了許多從世界各國他跑過的原料產地的樣品給我們聞,馬達加斯加的香草,保加利亞的玫瑰,澳洲的檀香,天然龍涎香的樣品,他說這些都是他和當地的農民一起合作開發原料,目的就是要讓嬌蘭的原料保持最好的品質。

Jean Paul Guerlain第四代嬌蘭調香師教了Thierry很多原料來源的知識,50年以來嬌蘭的供應商一直都沒變過,但現今很多原料已經不能使用,現在他們要尋找新的供應商,更符合永續方展和對生態友善的供應商,別人想像中的調香師就是坐在實驗室寫配方,但Thierry不一樣,總是還會在世界各地的原料產地看到他穿著長靴的身影,必須花4分之1的時間在開發嬌蘭自己的香水原料,已維持品質和來源。

他跑遍了全世界包括產廣藿香的印尼,產玫瑰的保加利亞,產柑橘的義大利南部,產檀香的澳洲,產香跟草的寮國等等,他認為他的角色除了扮演創作香水的角色,還得掌握嬌蘭香水的原料來源,因此他對於原料的特性很熟悉,也懂得運用不同產地的原料在他的作品裡,例如Aqua Allegoria Jasminora這款香水,就是混合著格拉斯茉莉和義大利茉莉。

而義大利茉莉的產地來源,則是他一位來自南義大利很好的朋友,在奇華頓香水學校認識,交情超過30年,這位義大利朋友家族生產佛手柑,橙花和茉莉,在Thierry有一次拜訪這位朋友的花園,才得知他們家是義大利最後一個有在生產茉莉花的原料商。

(圖/何承涵提供)
(圖/何承涵提供)

Thierry為這些義大利茉莉的味道而驚艷,花了3個月在義大利和朋友一起研究,如何讓這片義大利最後的茉莉花園成為嬌蘭香水中的神來一筆。現在只有嬌蘭在用義大利產的茉莉,產量不高,Thierry搞笑的說,目前只有我們用,我不希望Dior或Chanel發現這塊寶地!

他帶了義大利茉莉的精油來學校給我們聞,不像印度茉莉Jasmin sambac的青草味, 或法國茉莉吲哚味濃郁,義大利茉莉是介於法國茉莉和印度茉莉之間,或者可以說義大利茉莉帶有兩者的特色,帶有多加了一些水果的清香。

Thierry和我們聊到下午一點多他才說:我肚子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為了表示歡迎他到來的誠意,中午吃飯校長特地在公司的飯廳安排一個包廂,8個學生加上校長一起和他吃飯,把它佈置成在餐廳裡的擺設,擺上精美的白色桌布,餐盤餐具和酒杯,還有一個服務生為我們上酒,

前菜是已經安排好的,鵝肝醬配上無花果乾和奶油麵包加上法國的Rillete肉醬,在飯桌上學生還是不斷問他問題,等大家的前菜都吃完了他卻沒時間吃,他開玩笑說:可以不要再問我問題了嗎?服務生都無法上菜了啦!

(圖/何承涵提供)
(圖/何承涵提供)

主菜是煎干貝佐和地瓜泥,而甜點是覆盆子蛋糕,芒果卡士達醬和巧克力慕斯,因為他來我們才有機會在中午吃到正式的法餐, 我們一邊吃一邊和他聊天,吃了兩個多小時,下午繼續上課和回答我們的問題,一位巴西學生Regina問他:當你寫配方時,你能知道聞起來的味道嗎?

因為Regina正在學習調香,她說調香很大的困難是寫配方的時候,不知道這個原料用在配方會是什麼效果。許多人都覺得,經驗老道的調香師不用聞光看配方就可以知道味道,而Thierry說:「我有30年經驗,到現在還是會有驚喜呢!所以不用擔心,大膽的去想像味道,寫下配方,然後不要怕失敗!」

校長亞蘭每天都和我們說學原料有多麼重要,他私底下也請Thierry今天務必要跟我們重複一遍,非常用心良苦地要讓我們知道「把原料學好的重要性」!

提到學原料的方法,Thierry說:「學香水像是一個新語言,每個原料都是一個字,而每個人學新的語言都必然會帶有自己的口音,那樣是你自己的特色,嬌蘭香水有自己的特色,可能在消費者心目中是香草和薰衣草,或是鳶尾花和玫瑰,不可少是香草和零陵香豆,嬌蘭不是香奈兒,也不是Dior,雖然我們三家很競爭是真的啦!(講到這Thierry Wasser笑了),因為畢竟三家都是法國經典品牌,也都有自己的in house perfumer, 但我想跟你們分享的就是找出自己創作的特色。」

*作者介紹:英國伯明罕藝術設計學院碩士,格拉斯香水學校畢業,目前位於巴黎的一家香氛公司當學徒,訓練四年後成為調香師。從小成長於臺灣的中興新村後花園,對於氣味有極大的熱情和想像力。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