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昭南觀點:黑道、夜壺&三合一同路人

2017-01-14 07:10

? 人氣

警政署針對黃之鋒遭攻擊事件召開記者會。(施孝衡攝)

警政署針對黃之鋒遭攻擊事件召開記者會。(施孝衡攝)

高中生扮演納粹服裝秀被罵得臭頭,連校長都得趕緊自動鞠躬下台;而境外社運人士來台卻屢遭暴力追打或圍毆,豈能輕輕帶過,當做沒發生這樣一回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可恨!蔣介石拿我當夜壺!!

其實這樣的運用黑幫做為政治事件的滋事份子由來已久。最為人樂道的,當然是青幫老大杜月笙動員幫眾拚盡全力幫助國民黨穩固政權,到了悽慘而孤伶的晚年,才領悟到「蔣介石拿我當夜壺,用過了就塞到床底下。」杜月笙這樣一位充滿傳奇性的黑幫頭領,曾經在上海呼風喚雨的頂尖人物,到頭來都不得不如此憤怒而又悲涼的發出此等概嘆,可見得白道與黑道之間畢竟還是有其無法跨越的鴻溝。

青幫如此,曾經慷慨捐輸不遺餘力協助孫文革命的洪幫,也照樣被孫文所出賣而難以洗白;那時出錢出力最支持孫文革命的洪門大佬黃三德即曾憤怒指罵說:「你孫文對不起洪門!你偉人變匪人!」

晚近,台灣竹聯幫老大陳啟禮和張安樂奉國防部情報局長汪希苓密令,在美國刺殺美籍作家江南(本名劉宜良)的案例,也曾是個轟動全球驚動萬教的「尿壺」典範。陳啟禮和張安樂(白狼)殺人是事實,但他們都覺得是在為國家盡忠,是翦除國家的敵人或奸人,他們都並不認為這樣殺人有錯,在黨國威權下遺毒思維裡,江南這個人本來就該死。為國鋤奸何罪之有?

但,無論如何,黑道,永遠都只能是政治人物的尿壺。對政治人物而言,黑道不登大雅之堂,永遠見不得光。這是社會倫理觀與價值觀恆常的定向思路,強求不得。黑道白道雖說理應在兩個平行世界中永不相交才對,但畢竟當利益資源龐大到足夠迷人程度時,黑白兩道的勾結與協作往往總會是歷史的必然。

 江南案,發生於1984年10月15日,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在美国遭到台湾情報局雇用的台湾黑道份子刺殺身亡。(圖取自劉宜良紀念館)
江南案,發生於1984年10月15日,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在美国遭到台湾情報局雇用的台湾黑道份子刺殺身亡。(圖取自劉宜良紀念館)

台灣黑幫與黨政軍難解的糾葛

在上世紀的白色恐怖時代,國民黨曾大力祭出「三合一敵人」,強力宣傳「台獨、黑道跟共匪是同路人」。但由於太過缺乏這三類人馬實際合流證據,其說服力一直都很薄弱很蒼白,無以讓人相信其真實性。

1984年江南案的爆發後,國民黨與黑幫相互勾結的戲碼一齣齣被翻出來,「三合一敵人」的大謊言也全盤瓦解,尤其是「竹聯幫」與「四海幫」跟黨政軍糾葛難解的人脈關係網絡,也一一被起底翻騰。黑幫人馬乃趁勢而起,開始投身自我漂白的選舉,透過賄選與暴力而逐一擠身國會殿堂,當時被戲稱為「黑道治國」。

於是,「三合一敵人」隨著時代遞變而被完全更新了:國民黨、共產黨、黑道是同路人。

國民黨和共產黨從過去雙方廝殺、屠人無數的鬥爭歷史去看,理應是不共戴天的兩股勢力,如今國民黨卻成了與共黨水乳交融的「在台代理人」。儘管國民黨已被共產黨戲謔為「爛泥」了,依然不改其志,繼續甘當中共在台馬前卒。所謂「逢共必軟、造假抹黑、亂成一團、扳倒小英」的四大指標行動準則,刻意形塑英全政府的無能,意欲造成社會混亂與人心不安。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