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每部作品都是經典?動畫大師宮崎駿的工作哲學,就是遇上麻煩事這樣解決…

2016-09-26 17:05

? 人氣

動畫導演宮崎駿總是跟年輕的工作人員說,製作電影有三大原則—
第一是「有趣」,第二是「有價值」,第三是什麼呢?

我在電視上看過節目介紹宮崎駿導演製作動畫的現場。

宮崎駿導演一邊抖腳,嘴巴不斷嘟噥著讓人吃驚的話:「真麻煩!」、「怎麼這麼麻煩!」、「事情這麼麻煩,該怎麼辦?」、「沒有比這更麻煩的!」完全是「麻煩」大暴走。

他最後說:「重要的事,都是很麻煩的。」

一個動畫師畫了一個星期的圖,做成動畫只有五秒鐘。也就是說,動畫師勞心費神、挑燈夜戰一整年,也只能做出四分鐘左右的動畫。一部兩小時的電影,至少要花上兩年的時間製作。而且宮崎駿導演對圖很堅持,會要求一再修改。如果還是畫得不理想,他也會代替工作人員親自操刀作畫,絕不妥協。不斷反覆這種讓人快要神智不清的作業。正因為如此,製作電影如果沒有堅強的意志力,是無法完成的。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宮崎駿導演製作電影的三大原則,第一是「有趣」,第二是「有價值」,那第三呢?

我就開門見山的說—「要能賺錢」第三點有點讓人意外吧?

但這是理所當然的。吉卜力工作室製作一部動畫,需要動用四百至五百位工作人員,人事費用相當龐大。所以電影上映,絕對不容許叫好不叫座。導演的壓力之大超乎想像。要是這部電影沒有大賣,就沒有下一部了。

說到賺錢,有些人可能會有不太好的印象。但如果把「金錢」換成「觀眾的掌聲」,就可以體會賺錢有多重要。

正因為如此,宮崎駿導演的三大原則是—「有趣」、「有價值」、「要能賺錢」

光靠這三個原則就夠?

但是,宮崎駿導演曾有一次破壞自己訂下的原則。那部片是《龍貓》。《龍貓》和宮崎駿導演的前輩兼盟友—高畑勳導演的《螢火蟲之墓》同時上映,也就是說,不用一個人承擔所有的票房壓力,壓力只有一半。

製作人鈴木敏夫說,從來沒見過宮崎駿導演工作時這麼愉快,還會和工作人員開心的聊天。

在愉快的工作氣氛下推出的處女作《龍貓》,結果如何?快樂的結果是—一蹋糊塗。

鈴木敏夫先生說,在吉卜力所有的作品中,《龍貓》是觀眾最少的一部。果然,太享受還是不行的……

但之後情況有了戲劇化的轉折。《龍貓》在戲院上映時沒有引起話題,但是在電視播映時卻人氣大爆發,連玩具廠商都注意到龍貓的魅力,想製作龍貓玩偶。吉卜力從來沒想過要推出角色商品,結果,第一次推出角色商品就大受歡迎。最後,《龍貓》成為吉卜力史上收益最高的作品,而且幾乎囊括當年度的電影獎項。

在享受的前方,還有奇蹟式的逆轉在等著。

所以,我要在「有趣」、「有價值」、「要能賺錢」這三大原則之外,再追加一項—「要很享受」

享受的祕訣是什麼?隨便敷衍完事,叫輕鬆,不是享受。

認真挑戰,做出超越「有趣」、「有價值」、「要能賺錢」,這三道屏障的作品,努力才有意義,也才會讓人覺得享受,而那應該也是非常麻煩的事。也就是說,「麻煩事」也是「享受」的一部分。       

學習把挑戰當享受 找出自己的終極目標

拿自己當例子有點不好意思,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一開始是這樣拜託編輯的:「請不要客氣,盡量在原稿上批改,用紅筆把不行的地方挑出來。」不要挑錯當然比較輕鬆愉快,要是挑出一大堆有問題的地方,也會讓人很難過。但是,我的生存目的不是過得輕鬆,也不是尋求不被打擊。我的生存目的,是寫出能夠打動讀者心靈的作品。

挑戰這個目標,是非常「享受」的過程。「輕鬆」和「享受」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

那麼,面對麻煩事,怎麼樣才能充滿熱情?答案就在宮崎駿導演的這句話裡:「我不是為了自己製作電影,我是為了孩子而做。」

宮崎駿導演想將「這個世界充滿著各種有趣事物」的信念,傳達給誕生於這個看不見未來的時代的孩子們,一本初衷的為孩子製作電影。

宮崎駿導演在兒子三歲的時候,就製作給三歲孩子看的電影;當兒子上小學了,就推出以小學生為對象的電影。當自己的孩子長大成人後,他的對象也改變了,例如《神隱少女》就是為了朋友的女兒而做的電影。所有的作品都是獻給身邊重要的人,所以不能偷工減料,即使如此麻煩。

當孩子出現「人為什麼要活著」的疑問,就把問題交給「魔法公主」來解答—「即使有憎惡或殺戮,也有值得活下去的理由。因為會有美好的相遇和美好的事物存在。」

你是為了什麼而做?你會為了誰而做?只要釐清了這個問題,再麻煩的事,你都可以承受。

「麻煩事,通通放馬過來!」真正的享受、最大的樂趣,就是看到那個人的笑容。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0.1秒,把「最糟」變「最好」:讓人生快樂100倍的思考方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