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牠陪我一輩子!不捨寵物離世,他豪擲百萬複製愛貓:讓牠再活一遍

2019-08-28 17:30

? 人氣

中國第一隻複製貓「大蒜」已在日前滿月(圖/希諾谷生物科技微博)

中國第一隻複製貓「大蒜」已在日前滿月(圖/希諾谷生物科技微博)

今年一月初,住在中國溫州的英國短毛貓「大蒜」開始嘔吐、食不下嚥,他的飼主黃雨本不以為意,沒想到大蒜卻在送醫後被診斷出尿道堵塞,不久後便離開人世。

「三隻貓中牠是最有靈性的,」黃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他對大蒜的死深感懊悔,要不是自己觀察不周,錯失治療時機,大蒜也不會就這樣離開。

得知噩耗不久後,黃雨想起不久前在微博上看過的複製狗新聞。抱著暫且一試的心情,他打電話連繫了當時看到的複製技術公司。掛斷這通電話後,黃雨做了兩個決定:一是立刻取樣大蒜的細胞樣本,二是給付25萬人民幣給負責複製工程的希諾谷公司。

他決定要讓大蒜復活,他要「弄個一模一樣的大蒜」。

從實驗室到商業化 基因複製不再是想像

1996年,世界上第一個成功複製的哺乳類動物桃莉羊誕生,揭示基因複製時代的來臨。這個技術工程浩大,科學家先是以懷孕母羊的乳房細胞作為DNA來源,再取用另一隻羊未受精的卵子,把卵內的細胞核替換成懷孕母羊的細胞核,當胚胎成長到一定程度時,再將其植入代理孕母的子宮內。整個複製工序,起碼涉及三隻動物個體(DNA、卵子、子宮),過程十分不容易,且失敗率極高,當年桃莉羊即是實驗277個胚胎中唯一發育成功的案例。

史上第一隻複製羊「桃莉羊」。(圖/維基百科)
史上第一隻複製羊「桃莉羊」(圖/維基百科)

隨著生物科技發展,複製動物的成功率目前已提升到約20%,除了用於科學研究外,也有業者看準了另類的「寵物商機」,做起「儲存動物細胞」、「複製寵物」的生意。

網路一鍵選購 科技公司「克隆」出你家寵物

在網購平台搜尋欄輸入「寵物複製」一詞,諸多搜尋結果映入眼簾,桃莉羊不再稀奇,「克隆」(clone,即生物複製)已成一種可購買服務。

就算複製寵物要價台幣150萬元,但飼主愛寵之心往往非金錢可比擬。自從名為史努比(Snuppy)的阿富汗獵犬在南韓成功誕生、成功存活到平均年齡後,大眾對於複製動物較短命的疑慮淡化,也讓許多痛失愛犬的飼主有了希望,願意花費高價讓寵物再次回到身邊。知名演員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便透露,自己身邊就有兩隻狗是以逝世愛犬基因複製而成。

第一個複製出小狗的公司「秀岩生物科技」創辦人稱,複製出的小狗就像晚一點出生的同卵雙胞胎一樣,是這個時代的雙生子。複製狗的誕生也成為當年《時代雜誌》的「年度驚奇發明」之一。

隨著複製技術被廣泛運用,中國11歲的影視明星犬「果汁」也有了「小果汁」、「果凍」兩隻複製犬,而由警犬DNA複製而來的「昆勛」也跟隨原體的腳步,當上警犬。

希諾谷公司已接了20個寵物複製訂單。(圖/希諾谷生物科技微博)
希諾谷公司專門負責複製生物(圖/希諾谷生物科技微博)

不過你若以為複製術只用在狗狗身上可就大錯特錯了,論起寵物商機,怎能忽略廣大的貓派飼主呢?

中國第一隻複製貓!寵物過世竟也可以採樣

幾個月前,中國飼主黃雨在痛失愛貓「大蒜」的傷痛之下,也有了「克隆」大蒜的想法。儘管此時大蒜已經過世數小時,黃雨也已將牠埋葬土裡;在跟生物科技公司取得聯繫後,黃雨趕緊取出大蒜遺體,取得牠的皮下組織。66天後,「小大蒜」成功誕生。

這隻複製貓不但撫慰了主人的心靈,也刷新了人們對動物複製的想像;過往複製技術僅限活體動物,且以老鼠、猴子、狗為主,但如今一隻已過世的貓卻成功有了分身。

「小大蒜」現已滿月,且將在一個月後回到主人身邊,代替已經死去的「大蒜」陪伴主人。

中國首次出現複製貓。(圖/希諾谷生物科技微博)
中國首次出現複製貓(圖/希諾谷生物科技微博)

倫理議題爭議不斷 基因複製背後的生命成本

生命自有長短,面對生死分別,我們往往感到巨大悲痛。現代人將寵物視為人生良伴,重要程度不亞於家人、戀人,只是寵物壽命較短,飼主幾乎無可避免、必得面對喪失愛寵的苦痛。在「克隆」技術商業化後,許多飼主將此視作寵物生命的延續,將自己的思念投注其中,彷彿坐上時光機,再陪伴寵物活一次。

然而這樣的技術也招致諸多批評,孕育複製體不僅需要DNA,培育公司甚至會為了利用動物的卵子、子宮,而飼養大量動物。除了飼養環境不佳,複製過程也極易讓代理孕母與小孩喪生,許多人質疑複製技術扼殺大量生命、把動物視為行走的子宮,並且寵物的性格、過往回憶也沒辦法複製。美國人道主義協會人士亦指出,世界上有百萬貓狗流浪在外,我們完全沒必要複製寵物。

但生物複製讓群眾反彈還有另一個原因——擔心「複製人」的誕生。

如果貓狗都可以被輕易複製,那麼同樣的技術會不會被使用在人類身上?

這樣的情形宛若電影真實上演,可能對人類社會造成一大衝擊,「複製人」是否會被有心人士利用?如果今天有兩個你,到底哪個才是真的?諸如此類關於倫常的憂懼,使許多科學家聯合抵制複製技術的發展。不過也有部分人士持相反意見,認為基因複製可以留下優良品種,透過「編輯基因」還可以來防止疾病,使動物與人類更適合生存,這其實是保護生命的方式。

科技衍生出的爭議已非一朝一夕,技術發展就像一把雙面刃,在生活改善的同時,我們也不得不去思考它帶來的其他影響;當複製技術日漸純熟,各國卻缺乏相關因應法規,這門遊走在灰色地帶的生意,接下來將走往何方?終將是人類不得不面對的課題。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