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習公開信餘波》國內親人遭拘 旅德媒體人長平:要我刪文就放人,這不是綁架嗎?

2016-03-30 07:08

? 人氣

中國旅德媒體人長平。

中國旅德媒體人長平。

中國旅德媒體人、前香港《陽光時務週刊》主編、現任《德國之聲》評論員長平(本名為張平),27日在臉書上稱四川省的家人遭到當地警方綁架。四川公安28日回應,長平父親與兩名弟弟是「祭祖引發山林火災」才會被抓,長平對此表示:「(警方)提出只有我刪了文章就可以放,這個不是綁架嗎?」

長平是誰?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曾任《南方週末》新聞部主任、《外灘畫報》副總編輯、《南都週刊》副總編輯及執行總編輯。根據《德國之聲》報導,長平2008年因為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西藏:真相與民族主義情緒》,此後在《南都週刊》副總編輯的職務遭撤,2010年年底開始,中國當局更禁止他在媒體上發表文章。

陽光時務週刊。
目前已經停刊的《陽光時務週刊》。

在中國已「無話可說」的長平,2011年在香港創辦《陽光時務週刊》,並擔任主編,但又遭到香港政府拒發工作簽證。長平此後再移居德國,主要在《德國之聲》(DW)擔任評論員、撰寫「長平觀察」專欄,並為港台及國際媒體撰寫評論。

國內家人遭綁架

長平27日在臉書上發文,稱「令人發指!自發表評論公開信事件文章〈賈葭失蹤,睜眼之罪〉後,我在國內的家人和親屬遭到警方廣泛的調查、騷擾和威脅。今天下午,我的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在父親壽宴上被四川省西充縣警方綁架,被要求讓我停止發表批評中共文章,尤其是DW專欄,否則治罪。我的家人並沒有我的聯繫方式,我的工作與他們無關。請立即放人!」

令人发指!自发表评论公开信事件文章《贾葭失踪,睁眼之罪》后,我在国内的家人和亲属遭到警方广泛的调查、骚扰和威胁。今天下午,我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在父亲寿宴上被四川省西充县警方绑架,被要求让我停止发表批评中共文章,尤其是DW专栏,否则治罪。我的家人并没有我的联系方式,我的工作与他们无关。请立即放人!

Posted by Chang Ping on Sunday, March 27, 2016

長平所謂「公開信事件」,是指《無界新聞》三月初刊出的公開信〈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作者以共產黨員身分批評習近平諸多政策錯誤,要求習近平辭職。中國知名媒體人賈葭見到該文後,告知《無界新聞》執行總裁歐陽洪亮,提醒他刪文。結果賈葭與歐陽洪亮都一度失聯,引發外界高度關注。後來才被證實是被警方帶走調查,賈葭目前已經獲釋。

專欄批評中國當局惹禍

長平在3月19日刊出的〈賈葭失蹤,睜眼之罪〉一文中表示,「賈葭就因為眼睛沒有瞎,失去了自由」。他寫道:「這正是中國的政治現實。那封公開信的讀者,一定不只賈葭一人。然而,絕大多數人一聲不吭,趕緊躲閃。賈葭曾任職多家媒體,廣有交遊,盡識『思想大家』。失蹤之後,舊雨新知亦多作睜眼瞎,依舊談笑風生,甚至污名毀譽、落井下石。」

長平專欄
長平專欄

「真正的盲人因為想戰勝黑暗,其他感知能力往往優於常人。瑪格麗特·阿特伍德的小說中,奴隸兒童眼盲之後,有的成為敏捷異常的刺客。然而,睜眼瞎不會生出這些本領,只會因恐懼和自欺而愚鈍,喪失對基本權利的體悟。這正是專制政治延續下去的秘密之一。」

四川警方要求刪文、噤聲

長平28日在臉書上再度貼文,說弟弟張偉與他聯絡,轉達警方對他的3點要求:一、刪除他在網路上發表的內容;二、要求《德國之聲》撤回〈賈葭失蹤,睜眼之罪〉一文;三、不再發表任何批評中國政府言論。「張偉不斷地打斷我的話,阻止我完整表達。最後我答應他刪除微信上一條消息。然後,他拿著錄音回到派出所領人。到了派出所,等著他的是國保警察。他被立即帶走了。」

国保出面,我的弟弟变李波北京时间今天(3月28日)中午,警方(四川省西充县多扶镇派出所,电话 0086 817 4561065)将我弟弟张伟释放,并告诉他如果跟我联系上,转达警方对我的三点要求,我的另一个弟弟张雄也可以获释。张伟在家...

Posted by Chang Ping on Monday, March 28, 2016

長平在臉書上對此事表示:

一,我將屏蔽張偉的郵箱,不會再看到他的郵件;我的家人和親屬,也沒有任何我的聯繫方式;我也將長期甚至永遠不再和他們發生聯繫。

二,即便中國法律也反對連坐。我寫的文章,和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及親屬沒有任何關係,正如他們放鞭炮燒毀植物跟我沒有關係。警察應該知道這個基本的法律關係。

三,我的家人和親屬將繼續被警察洗腦,以為他們的悲慘遭遇都是我不顧親情所致。他們中間有些人已經開始詛咒我。對此我無所謂。我沒有能力幫他們理解當局的卑鄙。

四、我將曝光我所知道的警察及政府的所有惡行。」

引發國際關注 四川警方:全是外媒炒作

長平在中國家人遭到警方控制與勒索的消息傳出後,引發《德國之聲》、《BBC》、《衛報》、《南華早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美聯社》、《朝日新聞》等國際媒體關注報導。《華郵》說:「在香港書商被噤聲之後,中國現在又盯上了被放逐的異議者。」《紐時》則表示,中國藉著控制海外異議者或媒體人在國內的親人,進而迫使他們噤聲,這在最近幾年早非新鮮事。

四川公安微博對長平家人遭拘事件的聲明。
四川公安微博對長平家人遭拘事件的聲明。

四川公安官方微博28日針對這些報導做出回應,表示這些指控都是「外媒炒作」,因為他的父親及兩名弟弟會被公安機關拘留,是因為張家人26日在燒香祭祖時擅自使用明火、引發山林火災,火場面積約40畝,西充縣公安局才會依法展開調查。

「公正處理吧,我這裡沒有什麼好交換的!」

長平稍晚則在臉書回應:「四川警方宣稱我的家人因為祭祖失火被拘押。既然這樣,你們就調查失火好了,為什麼逼他們跟我聯繫?為什麼要求我刪除文章?失火前一周就開始的調查騷擾又是幹什麼?國保是管失火案的嗎?真有失火,你們就專心調查吧,別神遊歐洲了;公正處理吧,我這裡沒有什麼好交換的!」

四川警方宣称我的家人因为祭祖失火被拘押。既然这样,你们就调查失火好了,为什么逼他们跟我联系?为什么要求我删除文章?失火前一周就开始的调查骚扰又是干什么?国保是管失火案的吗?真有失火,你们就专心调查吧,别神游欧洲了;公正处理吧,我这里没有什么好交换的!

Posted by Chang Ping on Monday, March 28, 2016

長平也對BBC中文網表示:「我沒有能力來了解這件事情和評價這件事情。在這個鄉下,祭祖都是要放鞭炮……這個事情(引發山林火災)我確實沒有能力去調查。」但是他也質疑「為什麼要一直找我要我刪文章呢……而且提出只有我刪了文章就可以放,這個不是綁架嗎?」

旅德中國媒體人長平。
旅德中國媒體人長平。

長平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則說:「這顯然是一起非法綁架和敲詐的案子,我是不可能接受這樣的要挾的。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繼續寫下去,繼續往前走。當然我的家人會受到很大的牽連,但事實上我確實跟他們沒有任何關係,我的工作,我的思想,我的文章跟他們沒有任何關係,他們做的工作都是另外的工作。迫不得已的情況,我已經告訴他們,我們既然無法保持親情,無法保持聯繫,他們可以跟我斷絕一切關係。」

胞弟父親被迫表態

長平推特30日凌晨則貼出弟弟張偉的「親筆信」,當中提到「犯罪經過」外,還「感謝轄區派出所對我們的尊重和理解」,對於子虛烏有的「綁架」說法,則是感到氣憤。

長平在推特上說:「我來幫你們發佈吧,寫得太好了,值得我弟弟學習。你們把人控制起來,想他幹什麼就幹什麼,然後還以為世人都會相信這套表演?可是,你們這不是自我暴露嗎? 」長平也對風傳媒表示:「這是一群『五毛』發佈到推特上來攻擊我的,我也很奇怪他們為什麼沒有在境內發佈。毫無疑問這是在警方完全控制並暴力威脅我弟弟的情況下製造的所謂聲明。」

長平還說,他的父親已被迫「接受」電視台記者採訪、被迫按照警方的台詞表演,稍晚也許會在國內播放。因此他才會在推特上寫道:「下一步計劃?別忘了上電視哦!父親年輕時愛唱《紅燈記》,但一直沒機會當演員。請給他一個機會吧,讓他扮演反對兒子謳歌警察和政府的愛國父親,吾父的演技一定沒得說。爸爸加油!」

看图说话:父亲的寿宴把这两天一些事情记下来。不知道用失火来解释抓人的警方如何说?

Posted by Chang Ping on Monday, March 28, 2016

四川警方控制其家人後,長平卻絲毫沒有屈服跡象。對於是否擔心家人長期遭到中國當局監禁,長平對風傳媒表示:「在所謂失火案之前,警方已經對我家人和親戚進行了嚴重的騷擾和威脅,控制我家人的目的是為了影響我。我拒絕接受他們的影響,否則我的家人更加沒有自由,會被經常利用作人質。」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