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觀點:停止透支下一代的未來─實現世代正義、稅改勢在必行

2016-03-21 07:00

? 人氣

遺贈稅是子孫對未知出生家庭的保險機制。(網路圖片)

遺贈稅是子孫對未知出生家庭的保險機制。(網路圖片)

過去兩個星期,利用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質詢財政部官員的機會,我試圖透過圖表,強調幾個我國財稅面上的嚴重問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1、在2008年以後,政府赤字不斷擴大,每人平均負擔的國債逐年攀升;

2、受僱人員報酬佔GDP的比重不斷下滑,至2015年已達43.5%的新低點,遠遠低於美國的56.8%、日本的52.3%及韓國的50.9%;

3、另一方面,我國所得稅中「薪資所得」與「非薪資所得」的相對比重高達75% vs. 25%,「薪資所得」的納稅比重不僅遠遠高於OECD國家的48.8%,甚至高於資本主義高度發達美國的56.3%;

4、傳統上以「最高百分之二十 vs. 最低百分之二十」(五等分位)家戶所得比之貧富差距指標過於粗略,不僅掩蓋了我國人民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的殘酷真實,甚至被馬政府拿來作為政令宣傳工具(馬英九在2015年的國慶文告,公開聲稱「所得分配持續改善」、「所得差距14年來最低」)。貧富差距的變化,應該同時透過更為細緻的十等分位、二十等分位呈現分析結果。

事實上,無論是「賦稅不公」、「貧富差距惡化」還是「債留子孫」,都不是什麼新的發現,而是大家早就知道的現實。然而,我之所以認為有必要藉由委員會的公開質詢,帶著行政官員「回顧複習」,是因為在行政機關的書面報告中,根本不敢明確點出問題的嚴重性,只是透過一些精心選擇過的數字粉飾太平。

如果願意正視問題,即使困難,至少我們還能開始著手共同努力解決;如果連誠實面對問題的勇氣都沒有,將只是不負責任地放任問題惡化。

對我而言,質詢的目的從來就不是在讓官員難堪,那不具太高的生產性;而是希望在監督制衡行政權之餘,能夠協力探尋問題解決之道,完成必要改革,回應人民期待。也因此,我經常事先透露質詢的主題,讓行政部門作好準備,以進行實質的意見交換。

第一次面對財政部長張盛和時,我即直接請教他對馬政府於2009年調降遺產稅的看法。他的回覆是「那是公平與效率兩個價值的互易」。張部長的回答可說是對這個錯誤決策最為溫和的辯護。質詢時間已到,我無法繼續,預告下次再談。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質詢初登板財政委員會。(林俊耀攝)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質詢初登板財政委員會,圖為質詢金管會。(資料照/林俊耀攝)

關於馬政府調降遺贈稅的不公不義,包括朱敬一院士、曾巨威教授等在內的有識之士,已經數度為文詳細指摘,甚至連張忠謀先生都曾直言「it was a mistake」。因此,當我第二次面對張部長時,我首先請他公開回應,這些著重在「公平」面向的批判,特別是朱敬一院士所下「思考短路、推理迷茫、決策草率、官僚霸道、踐踏專業、時機錯誤、遺禍台灣的爛政策」的評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