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爸爸睡著了」 受難者家屬翻開白色恐怖記憶 在一堆被槍決者中找到遺體

2016-03-20 22:31

? 人氣

「當時只有5歲的我,完全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我爸爸的遺體,是在一堆被槍決的遺體中找到的!我跟隨著媽媽、大哥及姐姐到了殯儀館大廳,我看到了一個一個的簾子,走進其中一間,我看到父親躺在一個木箱裡面,我以為我父親睡著了,但為什麼媽媽和姐姐們在那裏哭泣?我完全不知道我和父親已經天人永隔……」

白色恐怖受難者許強醫師的女兒許須美,這麼描述一夕之間痛失至親、家庭破碎的幽暗記憶。她表示,從小母親就告訴他們,如果別人問起自己的父親是怎麼死的,就說是病死的。直到許強的同事、中研院院士李鎮源舉辦許強醫師的追思會,父親的死難才被社會了解,自己也才得以釋懷。

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追思紀念會20日於景美人權文化園區中進行紀念儀式,受難者家屬代表許須美女士上台致詞時述說父親當時所受到的迫害情形。(林俊耀攝)
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追思紀念會20日舉行,受難者家屬代表許須美述說父親當時所受到的迫害。(林俊耀攝)

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20日舉辦「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受難者追思紀念會」,邀請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總會長蔡裕榮、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名譽理事長蔡寬裕、50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長吳聲潤、及政治受難者先輩暨眷屬等百餘人出席,追悼在白色恐怖下為人權犧牲的政治受難者。

許強被譽為可能拿回亞洲第1座諾貝爾獎 獄中仍不忘研究

政治受難者家屬代表許須美的父親許強,出生於台南佳里,1940年畢業於台北帝國大學首屆醫學部,6年後獲九州帝大醫學博士,成為台大醫院第3內科主任。1950年爆發「中國共產黨台北市工作委員會案」(北工委案),許強遭指控具有「北工委台大醫院支部書記」身分而被逮捕,11月於馬場町被蔣介石下令槍決。許強即使身陷獄中,仍陸續完成數篇研究論文原稿,並寫下遺囑託付。但直到解嚴過後20多年,遺書才終得以掙脫枷鎖,回到家屬身邊。

許須美表示,許強的醫學研究受到日籍教授澤田藤一郎公開讚揚「可能是亞洲第1個獲得諾貝爾獎的人」,卻遭到蔣介石槍決。家境破碎的苦難,仍持續籠罩著受難者眷屬,許須美透露,家中唯一獨子許達夫因家庭背景,分發到三軍總醫院遭拒,自己結婚後則被公公問為何管區警察總是來敲門,同事甚至直說,自己是國民黨政府派來監督許須美的。

台北帝大醫學生時代,後排中立者為許強。(取自許達夫自然醫學醫療網)
台北帝大醫學生,後排中立者為許強。(取自許達夫自然醫學醫療網)

轉型正義3大訴求:補償改賠償、還財於民、開放檔案

對於近日憲兵入民宅搜索白色恐怖時期文件,許須美表示,政府要從歷史學到教訓,別再口說而已,卻繼續做出侵害人權的行為。她引述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名譽理事長蔡寬裕對轉型正義的3大訴求,一是《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應由「補償」改為「賠償」,才是對白色恐怖受難者及其家屬的真正平反;其次,應修改《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國安法》,對於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被沒收財產者,受難者及家屬得直接請求國家還財於民;最後,應修改《檔案法》,開放調閱受害者的問訊筆錄、自白書等文件檔案。

許須美表示,她相信還是有很多人不明不白,甚至仍有受難者找不到遺體,留下無助的家屬。她強調,國家舉辦這些紀念與作為,雖能慢慢撫平受難者家屬,但失去至親的沉痛終究是無法消弭。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