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警察抓來用刑生不如死!」 白色恐怖時期警官失智後的恐懼怒吼

2015-11-12 08:00

? 人氣

2015年10月《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台灣轉型正義階段報告》新書發表會上舉手發言的聽眾王先生,事後在接受《風傳媒》訪問時,鉅細靡遺地描述了爺爺的故事。(曾原信攝)

2015年10月《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台灣轉型正義階段報告》新書發表會上舉手發言的聽眾王先生,事後在接受《風傳媒》訪問時,鉅細靡遺地描述了爺爺的故事。(曾原信攝)

「我沒有問題要問,我是要講我爺爺告訴我的事情。我爺爺被label(標籤)在你們所謂的『加害者』裡頭,他在當時擔任警察,他告訴我說他有一個基本的原則─如果遇到政治犯的話,盡可能從輕發落,有一條最重要的底線,就是要留住他的性命。為什麼呢?這樣是在幫自己留後路……其實在白色恐怖之下,我一直想提醒各位一件事,加害者和受害者的界線往往模糊,今天的加害者,有可能變成明天的受害者。」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在2015年10月《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台灣轉型正義階段報告》新書發表會上,正當作者群與聽眾正熱烈討論誰是加害者、該如何追究加害者責任時,1位聽眾舉了手卻不發問,而是緩緩道出一段深藏於記憶中的家族故事,那是曾在白色恐怖期間擔任高階警官的爺爺告訴他的。

「照我爺爺的講法,當時的福建無處不是山,山上到處都是洞,洞裡面到處都是土匪。我爺爺經常動不動就跟打仗一樣要跟土匪作戰……後來,台灣光復了,也許我不該用這樣的詞彙。總之,陳儀被任命為台灣省東南行政長官來接收的時候,我爺爺就跟數百名福建省警官訓練所畢業、經過8年抗戰時期警察歷練的警察來接收台灣,組織了台灣在國民政府初期的警政力量。」

當天舉手發言的聽眾王先生,事後在接受《風傳媒》訪問時,鉅細靡遺地描述了爺爺的故事。

王先生說,爺爺王衍瑞是福州人,從福建省警官訓練所畢業後便在福建擔任警察,一直到日本戰敗後才隨著被任命為台灣省行政長官的陳儀一起來到台灣。王先生說,爺爺最後的主管職是大安分局副局長,由於當時警局高層都是由軍人出身的警總把持,爺爺的職位在警察中已算相當高,層級可能與現在中正一分局長張奇文相當。在王先生的印象中,爺爺最常提起的警察經驗,是在福州與土匪作戰的經過,但對於來台灣後發生的事情,除非王先生問起,不然爺爺鮮少主動提及。

福建警察通訊錄封面-王先生提供
福建警察通訊錄封面。(王先生提供)

陳儀遭槍斃原因 福建人圈流傳是因「得罪軍統老大」

而爺爺第1次比較完整地講述在台灣工作的情形,則是起因於王先生的好奇心。王先生說,解嚴前後,台灣市面上突然大量流傳一些「國民黨不讓你知道」的中國近代史,當時他讀到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因得罪軍統而遭槍斃,便好奇的問了爺爺這件事。

故事是這樣的,陳儀在福建省主席任內,以「陰謀叛亂」為名,斃了蔣介石寵臣、軍統老大戴笠的心腹張超,此後「收拾陳儀」成為戴笠最大的心願,無奈戴笠還來不及親手收拾陳儀便死於空難;事隔多年後,陳儀因涉嫌匪諜罪而被捕,正好落入當時軍統老大毛人鳳手中,為了完成戴笠的遺願,毛人鳳對陳儀毫無營救之意,最終陳儀就這麼遭槍決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