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保持「轉手可用性」 伊斯蘭國聖戰士「淨化性奴子宮」強制避孕墮胎

2016-03-21 08:30

? 人氣

對很多人而言,戰爭最明顯、有形的破壞力,或許是槍林彈雨下的滿目瘡痍;然而,對許多亞茲迪教派婦女而言,黑暗斗室內無止盡的性暴力,更是戰爭留下深刻而永恆的傷痛。

強制避孕、墮胎

12日,《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發表一篇關於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虐待性奴的報導,引發國際譁然。該報導訪問了37名逃出伊斯蘭國控制的亞茲迪教派(Yazidis)婦女,並詳實地記錄下她們淪為性奴後遭受的身心虐待,其中包括強制性交、避孕以及墮胎。

M是其中一名受害者,她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綁著馬尾,舉止看起來還像個孩子,然而,被伊斯蘭國俘虜期間,她整整被轉賣了7次。

其中第3任「主人」為了確保她沒有懷孕,不只逼M服用事後避孕藥(morning- after pill),更要求M褪下褲子,在她大腿根部注射長效醋酸甲羥孕酮(Depo-Provera,一種注射型避孕劑)。「這是為了防止你懷孕。」對方這麼說道。

而在他注射完之後,他將M推倒在床上,第一次性侵她。

「淨化子宮」保可用性

然而,M的悲慘遭遇,並非單一案例。

根據英國《獨立報》報導,伊斯蘭國「研究與教令部」(Research and Fatwa Department)曾頒布手冊,以問答集的形式,教導聖戰士們如何對待奴隸。其中有一題問道:「可以在擁有女奴後立刻和她性交嗎?」對此,答案則是:「如果對方是處女,你可以在擁有她後立刻和她性交;如果對方不是處女,那麼,你必須先淨化她的子宮。」

在此情況下,為了符合教義,並維持性奴轉手時的「可用性」,聖戰士們「淨化子宮」的方法,便是避孕與墮胎。而《紐約時報》另一名受訪婦女阿蘭(Ahlam,化名)也描述了類似的情境。

不願懷有敵人孩子

阿蘭和她的6名孩子一同遭伊斯蘭國俘虜。遭擄之後,伊斯蘭國要求其擔任阿拉伯文口譯,有時也必須帶其他年輕亞茲迪教派女子到醫院避孕。然而,這些女子之中,更有阿蘭自己未成年、遭受多人輪流性侵的孩子。

阿蘭表示,當時自己內心相當地矛盾。畢竟,伊斯蘭國的行為,可以說是把女兒當成洩欲工具;然而,避孕也能夠讓女兒免於懷上敵人的孩子。

儘管免於懷了性侵者的孩子,然而伊斯蘭國的暴虐,仍讓這群少女懷著永恆的創痛。

嚴重的心理創傷

根據《新德里電視台》報導,部分逃出伊斯蘭國的婦女,在德國「巴登-符登堡邦」(Baden-Württemberg,位於德國西南部)的計畫之下,被送往德國接受身心治療。

負責的德國醫生齊茲漢(Jan Ilhan Kizilhan)表示,逃出的婦女們簡直是到地獄走了一遭。齊茲漢回憶道,去年8月時,他看到其中一名女子,全身有80%受到嚴重燒傷,甚至沒了耳朵和鼻子。然而,在嚴重燒傷背後,是更深重的心理創傷。

「在逃離伊斯蘭國的掌控後,有一天,她作夢夢到伊斯蘭國士兵就在門外。驚慌之下,她朝自己身上潑灑汽油,並引火自焚,希望讓自己變醜,這樣就不會再被強暴了。」之後,女子接受了德國團隊的治療,至今已經歷10幾次的手術,未來更有超過30種皮膚和骨骼手術等著她。

亟需國際援救

然而,幸運得以接受德國醫療團隊幫助的,其實只是受暴婦女中的少數。

根據英國媒體《新政治家》報導,這個計畫耗資將近9000萬歐元(約新台幣32億8000萬元),然而,隨著逃離伊斯蘭國的婦女越來越多,供給明顯不敷需求。也因此,現在只能先幫助情況最危急的受害者。

幸運的是,德國並非唯一關心亞茲迪婦女遭遇者。

17日,法國家庭、兒童和女權部長侯西諾(Laurence Rossigno)在第60屆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UN Commission on the Status of Women)年度大會中表示,伊斯蘭國性侵、販賣、殺害亞茲迪教派婦女的行為,屬於「仇殺婦女」的範疇,並呼籲聯合國將「仇殺婦女罪」(femicide)納入國際法。

此外,19日,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也表示,根據判斷,伊斯蘭國對伊拉克、敘利亞、亞茲迪教派和其他少數族群的行為,已經構成種族清洗(genocide)。而這次的發言,不只表明伊斯蘭國該為其罪行負責,也將促使國際正視並處理該議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